第三十一章 芙兰:帮我换

  发布于 2024-03-25  69 次阅读


“芙兰,衣服和毛巾我都拿过来了,你是准备在洗手间里面换,还是我直接出去,你随意换呢?”饶实将一件件芙兰的衣服放在他床上,然后拿着毛巾把她头包住,动作轻柔地揉擦,沾着雨滴的翅膀水晶也擦了一遍。

之前芙兰从窗外进来被雨淋过,头发和衣服都湿了,虽然她是吸血鬼不会有什么大碍,但要是被大小姐或咲夜看着,肯定又要说他不称职了。

被毛巾包住的头的芙兰从下面将手机举起来说:“在这之前先教我怎么让这个亮起来吧。”

“不是说把头发擦干,将衣服换好再玩手机吗?”饶实作为从者的底气为他的话加重了一分严厉,“如果不先将这两件事做好,我不会教你玩手机的。”

芙兰没说话放下了手机,饶实虽然看不到毛巾下面的脸,但也能猜到她不高兴,不过幸好从者方面工作的事情,芙兰都挺听他的。

擦了个半干,饶实放下毛巾,将衣服递给芙兰:“那我出去吧,换好了可以再叫我进来。”

芙兰没有接过衣服,反而赌气地又推回给饶实,她说:“帮我换。”

“您认真的吗?”饶实诧异道。

“十分乃至九分地认真。”芙兰面无表情地说。

怎么在这种地方学得怎么快呢?饶实从来没有如此感同身受地发觉到了言传身教的重要性及危害性。

“之前不是都自己换得好好的吗?”

“但是咲夜就会给姐姐大人换衣服。”

“咲夜是咲夜,我是我,我们之间存在非常大的差别,例如她是女仆长,我是见习仆人,然后……她是女的,我是男的。”饶实尽量斟酌着语言。

“这有什么关系吗?”芙兰满不在乎地问。

有关系,有很大关系,但饶实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也不知道该不该向她解释,所谓前有虎,后有狼也不过如此,而且遗憾的是他不能选择晕过去。

真麻烦啊。

饶实感觉自己的灵魂后退了三步,脱离了自己的身体,看着自己的后背,混乱的思绪瞬间清空,身体的脸上摆出滴水不漏的微笑,向芙兰俯身做了一份执事礼。

就如同第一次进入芙兰的房间为她理发一样,在面对难以处理的事情时他就会进入这样的状态,然而就算在人里被枪击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也就是说讲不通道理的芙兰在他心里远比那几个持枪人类还要难对付?他的灵魂哑然失笑,然而身体没有半分失态。

他声音平淡:“既然如此,那就由属下为您更衣吧。”

“好。”听到想要的答复,芙兰十分满意,背后的水晶翅膀高兴地上下扇动。

饶实缓缓走上前,从芙兰的上衣开始,手指先将系在她领口上的领结解开,挂在书桌前椅子的靠背上,然后解开领口的两个纽扣,这样就可以脱下来了。

“好,接下来把手向上举起来,对了,翅膀也要收一收。”

饶实在他小时候也有替家里小孩换过衣服,这种事也不至于做不来。

芙兰将双手提起来,然后深吸一口气憋住,翅膀化作了一缕彩烟印画在她的背上,饶实瞪大眼睛,为此吃了一惊,不过很快他反应过来芙兰撑不了多久,双手抓住衣服的下缘就向上掀了出来。

很顺利,没有哪里卡住,一下子就脱了下来,里面还有件白色无袖的衬衣,被稍微带了起来,露出肚子上光滑的小肚脐,饶实体贴地拉下来,整理齐平。

“衬衣没有湿进来,就不换了吧。”饶实说着,同时拿来新的上衣,等芙兰点了头就牵着她的双手往袖子里面塞,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地方,那就是如果不看仔细了,容易将袖口和领口弄反,脑袋就会卡在袖口上。

不过饶实早就不是为了有趣而自找麻烦的年纪,袖口领口对齐往下拉就将上衣穿好了,芙兰终于松了一口气,翅膀顺着衣服背后的口子伸出来,饶实稍微为她抚平了衣服上褶皱,然后系上领口上的两个纽扣。

接下来就是裙子了,这是最好穿的部分,比起其他衣物,饶实觉得这更像是挂饰,它的本体就是一个绳圈,然后围一圈布,所以简单来说只要套上去就可以了。

饶实蹲下,双手手指提住芙兰裙子的松紧带,缓缓褪了下来,里面是白色的灯笼裤。

说实话这在他看来基本就等同于裤子,芙兰和红魔馆的妖精飞在天上的时候他在地面上随便就能看到,大家似乎也不介意被看。

从这一角度分析,大家可能也认为这是裤子,虽然就贴身的程度上可能更接近内衣。

走神间,饶实就已经将芙兰的裙子换好了,稍微捋了捋皱起来的地方,就像是刚刚洗了澡一样。

“好了,这下就可以玩了吧。”芙兰高兴地说,扇动翅膀飞起来,落在饶实的床上,屈膝坐在上面。

看着芙兰鞋子也没脱就放在他床上的脚,饶实忽然眼神就变了,他沉默地走上前,双手抓住芙兰的脚腕,手臂稳定地用力,将她的脚缓缓拉出床的范围,然后将她踩脏的地方拍干净。

“芙兰,我应该还有和你说过一件事的吧。”饶实无奈地说,“必须脱了鞋才能在床上玩。”

芙兰躺在饶实的床上,歪着头:“有说过吗?我完全不记得了。”虽然这么说着,但她脚尖踢脚跟将鞋子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小白袜,嫩红的脚趾在里面活泼地翘动,鞋子从半空落下来,摔得四颠八倒。

“饶实快告诉我,怎么让这个重新亮起来。”芙兰拿着黑屏的手机问他说。

饶实弯腰将鞋子收拢并排放在一边,他不坐床上去,而是将椅子推过来坐在床边和芙兰说:“你看在侧边是不是有三个可以按的按键,两个连在一起,一个单独的?按单独的那个。”

芙兰按饶实说的操作,屏幕一下就亮了起来,然而她盯着锁屏画面左看看右看看:“就这样?刚刚那样发出声音,还有滑雪的绘画是怎么弄出来的?”

对,就只有这样,刚刚都是幻觉。饶实很想这么回答,但肯定会被一下子拆穿,因为芙兰早就在他身后偷偷看过他玩了,虽然他尝试了些办法拖延,但也没办法消除芙兰对手机的兴趣。

他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中指纹的图案按了一下,翻到滑雪大冒险图标页,犹豫再三,还是点开了。

希望芙兰玩一会就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