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和芙兰一起玩耍

  发布于 2024-03-26  47 次阅读


饶实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向芙兰说明这个小游戏的说法,他那折成豆腐块的被子被芙兰掀开一角半靠半坐在床的边缘,膝盖微微屈起,穿着小白袜的脚就这样随意地在饶实床板上拍踩着。

虽然吸血鬼理论上来说不会出汗没有脚臭,但他还是有些介意,他自己从来都是将脚洗干净了才会坐床上的,可也不好和芙兰直说这事,只能强迫自己不想这事情。

“只要这里点击这个绿色的按钮,游戏就开始了,这个小人睡在家里的时候突然雪崩就来了,然后就要帮他逃掉……”

“雪崩是什么?”芙兰打断问道。

“雪崩就是……比如说帕秋莉大人的书架突然倒下来,那么多本书一起落下来,能把人完全埋住再也爬不出来,雪崩就是将这里的书换成冬天见到的雪。”

“哦。”芙兰好像懂了地点了点头,她按下按钮,然后一场大雪覆盖而来,淹没了小人的木房子,从小屋里面出来竟然是个还睡在床上的人,“诶!他为什么都要被雪埋了,还在睡觉,他不怕吗?”

“他怕的,只是所怕有甚于雪者,比如睡得不够。”饶实凭他的感觉带点玩笑地解释道,忽然察觉到芙兰用疑惑的小眼睛看着他,所以他又换了一种说法,“他睡得就像芙兰一样沉,所以大雪来了将他带着床一起推走,结果他都没发现,还以为在做梦。”

“我才不会像他那么傻。”听到自己拿做比喻,芙兰有些争斗心地反驳道。

屏幕中睡在床上的小人无法操控地向前滑着,直到撞上一块黑色的石头,床被撞烂,整个人翻滚而出,摇身一变成了已经穿戴整齐的滑雪者。

饶实向芙兰介绍了滑雪板和滑雪这项运动的原理,不是多么详尽,但也尽量让她理解了怎么回事,要做什么。

“你只要按一下屏幕,小人就会跳起来,如果你在小人跳起来的时候一直按住屏幕,他就会向后转圈,如果他在空中正好转了一圈安全落地,就会……”饶实斟酌了片刻描述,“就会屁股喷火滑得更快,撞到石头也不会摔倒。”

饶实坐在芙兰的旁边,伸手过去,手指点在屏幕上示范了一遍,屏幕中的滑雪者就如同他说的一般,屁股喷火冲了出去——严格来说应该是滑板在雪地上摩擦弄出了火线,但这就解释不了为什么会加速了。

芙兰将眼睛瞪得圆圆的,小巧的嘴巴吃惊地张开,似乎这样的做法超乎了她的想象:“为什么他的屁股会喷火,而且为什么一定要转一圈?”

为什么?因为代码就是这样写的,增加奖励机制让玩家更愿意做难度高的操作,从此丰富玩法增舔趣味——可是这没法解释给芙兰听。

饶实自己玩的时候都没思考过原因,只是后来长大从事相关工作才知道是这一回事,他小时候就只想着翻更多圈,喷更多火,不过也可能是因为他当时没有可以问的人。

“因为……他就像咲夜前辈有时间停止的能力一样,他天生就拥有翻一圈然后屁股喷火的能力……很概念,就比如在中国的神话中还存在有翻个跟斗就能飞十万八千里的妖怪……”饶实翻来覆去,引据经典,想要表达的意思就是,“虽然很奇怪,但就是这样的。”

芙兰也不知道懂没懂,但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目光转回手机屏幕上,发现大雪已经把小人埋葬了。

“啊——我怎么操控不了了。”她对着屏幕一阵乱点,见什么效果都没有,便埋怨道,“都是饶实解释太长的错,他被埋了,我不能玩了。”

因为双手要拿着手机,想要向饶实发泄不满,她便用头一下一下地撞着饶实的胳膊。

“都怪饶实。”

饶实连忙扶住她的额头让她停下来,:“别这样,头发和帽子都要乱了,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的,只要点一下这个绿色的圆圈。”

他将手伸到芙兰的手臂间,帮她点了一下,雪崩再次来临,小人又一次睡在床上从小屋里滑了出来。这一次芙兰已经理解了这个游戏的一切,她双眼紧紧盯着屏幕,操控小人跳过石头。

“为什么我让他翻跟头,他会倒在地上?”

“你让他头着地,不倒在地上才怪呢。这个时候可以不断地点屏幕,让他快点站起来。”

芙兰听懂了,两根手指不断敲在手机屏幕上,屏幕在她手指的压力下都显示出了不均匀的彩纹。

“哇,好像站起来快了一点。”她惊喜道。

饶实却心疼得不行,连忙劝阻道:“不要敲那么重,也不要用指甲,轻轻地就好,手机会坏的。”

“不敲那么快,我怎么快点站起来嘛。”芙兰嘟嘴抱怨道,不过手上的动作确实轻了不少。

饶实见她有听进去便不再多抱怨什么,只是在她玩到新内容的时候向她做一点解释说明。

“企鹅和雪人都是可以坐的,让它们带着你可以跑得更快,老鹰可以让你飞在天上,但很难抓到它,后面运气好还会骑上摩托……”

这类游戏很容易上手,芙兰不一会儿就能跑很长距离了,不过她有一个刚刚接触这类游戏人常有的毛病,那就是操控屏幕中人物翻跟斗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也会跟着转起来,就好像这样能转得更快一样。

饶实一次又一次扶住向肩膀撞来的小脑袋:“没用的,就算你跟着一起转,该摔倒的时候还是会摔倒,正确的做法是不要一跳起来就翻跟斗,要找一个有坡的地方。”

芙兰应该是听到了,摔倒的情况少了很多,但似乎前半句没有听到,还是会向饶实这边倒过来,多扶了几次,他扶厌了,于是每次芙兰身体倒过来的时候,他就向后倒,使用无敌的避开。

两人一来一回就好像钟摆中严密运作的组件,然而芙兰又怎么会轻易放过饶实,她故意多倾了几分,直接枕在了他的膝盖上不起来。

这下饶实还真是躲不掉了,他抚了抚芙兰侧额说:“快起来了,头发和帽子会乱掉的,而且躺着玩手机对眼睛不好。”

专注在手机上的芙兰稍微分了一点注意给饶实:“为什么对眼睛不好?”

因为侧躺会压迫到眼球的血管,血液流通不畅就会更容易疲劳,就会近视……然而饶实不确定这些针对人类的知识对吸血鬼是否有用,而且因为听不懂芙兰也就不会听他的。

「因为你再不起来,我就要在你脸上留下两个黑眼圈」这才是饶实真正想说的话,但是不行。

“帕秋莉大人是这么讲的。”老师是这么说的。家长有不懂的情况就可以这样做,虽然好像什么都没解释,但说服力会变成双倍甚至更多。

“不可能,帕秋莉都让我这么躺的。”芙兰反驳道。

好吧,饶实没话讲了,一大家伙们都宠着的小孩他又能讲什么呢?弱者无法解决的环境,那不就只能适应了。大腿被压着,饶实不能动,只好歪着头看芙兰玩游戏。

“跳跳跳,快跳……翻翻翻,多翻几个……保持好飞行的角度,可以飞得更远,穿破云层有加分……”

看的过程中,饶实总忍不住指导她,在她几次要撞上石头的时候还帮她点屏幕跳过去,这种情形让他回想起了最开始玩这款游戏的时候,和几个已经记不清模样和名字的同学一起抢着玩。

饶实乐在其中,但芙兰似乎没有这么想,看着几次闯进自己视线还给自己乱点的手指,心里不满得很,小眼睛瞪成斗鸡眼一口咬了上去。

饶实缓缓提起手掌,看着紧紧咬住手指被连带上来的小脑袋,他心里很是复杂,原因大致清楚,不过还是要抱怨一句。

“怎么了,为什么无缘无故要咬我一口?”

芙兰起来了,扶了扶帽子说:“因为饶实很烦,我想要自己好好玩,还有……”她想了一会儿说:“我好像饿了。”

闻言,饶实晓得了,又到了履行他本职的时候,他解松脖子上的领结,拉开领口露出脖颈:“不要喝太多哦,喝太多我就不能动了。”

芙兰缓缓点了点头,眼中流露出渴望血液的神彩,她手上指甲也在不经意中伸长变尖,按在饶实的肩膀上,整个身体的重量落了上去,脑袋伏在他脖颈间张开嘴露出尖牙一口咬上去,尽情地吮吸。

饶实咬紧牙关,忍耐血液从身体中快速抽离的痛苦,手掌抚在芙兰的后背:“慢一点,不着急。”

这位红魔馆的二小姐应该能算作听话的孩子,但是不多,她确实少喝了,但可能就少喝了一指头的量。

帕秋莉为他设置的防死魔法能令他在红魔馆的范围里快速恢复伤势,失血也能补充回来,但这会消耗他很多体力,他本来就累了一天,当芙兰从他身上起来时,他就快睁不开眼了。

芙兰这时候刚刚吃饱,人也是迷糊的,吸血鬼尖牙从饶实身体中拔出,眼睛迷离,小俏舌来回反复舔舐他的脖颈,发饭晕大概就是这样。

饶实强大精神,手掌托着她的下巴将她推开,拿出手帕替她擦干净嘴唇边上的血迹:“这样的吃法对二小姐来说有些粗鲁了,大小姐看到了会不高兴哦。”

“那我就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吃。”芙兰稍微清醒了一些,嘟着嘴说。

对此饶实不想再唠叨什么,只能苦笑,他很困了,大概碰到床就会立马睡去。

他对坐在床上重新开始游戏的芙兰叮嘱道:“我先眯一会吧,要是有事就叫我起来。”

得到芙兰点头,他将椅子搬开些,在芙兰旁边找了块空的地方躺了上去,这床他横着躺并不能躺直,所以他鞋子没脱,脚搭在椅子上勉勉强强躺下。

这时他发现自己的枕头旁边放了一个小布偶熊,不是这里原来就有的,显然是芙兰带来的。

“这是我带过来的,它坏掉了,饶实可以帮它治好吗?”芙兰说。

饶实将这个小熊拿起来,发现它右手一半耷拉了下来,肚子的部分也破开露出了棉花,他说:“为什么不找咲夜补呢?”

“饶实不能补吗?”

“要补我也能补,但咲夜会补得更好看。”在他衣服破了小口的时候,不愿意找咲夜,干脆就自己补补。

“那就饶实来补吧。”芙兰说

为什么呢?饶实不想费精力劝说芙兰,说了一句等我醒了再补,其实心里已经做好打算到时候找咲夜替他补,两位大小姐的事她肯定乐于帮忙。

他将小布偶熊放在肚子上,勉强充当被子睡去。

芙兰叫了他几声,没有回应才知道他睡着了,她将靠在身下的被子拿起来盖饶实的身上,然后靠在饶实身上继续玩手机。

不多时,房间门外走廊渐渐传来的平底皮鞋的脚步声,咲夜见房间内灯光还亮着,于是直接敲门进来说:“饶实,大小姐想要请妹妹大人一起吃午餐,你可以去叫……哦,妹妹大人原来就在这里。”

她的目光聚焦在芙兰手中的物件:“妹妹大人在玩什么呢?”

“这个是手机哦,饶实拿来的,很好玩。”

“哦,是这样啊。”咲夜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此时正在熟睡的饶实肯定想不到,等待他醒来的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