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饶实·人里二度

  发布于 2024-03-19  136 次阅读


今天,饶实又跑人里来了。

昨天屁癫屁癫回去后,被咲夜翻着空间项链说“血呢?”然后他才想起来,昨天和露米娅一阵瞎跑,就是忘了去献血屋。

“我忘了。”他坦荡地说。

于是今天负荆请罪再来人里一趟,值得一提的是,知道了饶实办事不力后,蕾米莉亚讲了一些才工作几个月的他果然还是比不了多年来从未出个问题的咲夜的话,要他多向咲夜学习,有理有据,将咲夜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饶实觉得他接下来的日子应该会好过一些了 。

他穿行在人里的小巷中,七绕八弯,终于来到了献血屋,很普通的屋子,和周围房居一样,大门前挂了一张多少血换多少钱的牌子,以及一张工作时间表,上面写着仅在上午10点到12点营业。

饶实觉得等自己老了,也许可以申请到这个部门来,工作两小时,休息一整天。

推开门,里面摆设也很简单,一张桌子,上面摆着自动抽血的魔法针筒,一个冰箱,用来存放血袋,一把椅子,上面坐着的就是饶实的未来同事,是赤蛮奇,用红色的斗篷披肩围住脖子和脸的下半部分,看上去有些冷漠,但这种容易摸清的距离感让饶实觉得很好相处。

之前有与她聊过几句,她说自己喜欢人里的生活,这里钱多事少,就来工作了。

饶实与她打了声招呼,直接双手搬起冰箱放进空间项链中,然后从里面拿出另一个空的冰箱替换,弄好了再打一声招呼,就离开了。

昨天铃奈庵和香霖堂也没去成,接下来还要去这两个地方,饶实走献血屋附近的小巷中计算着最近的路线,然而迎面撞见一群人路过,他好心地走到墙边让他们好通过,结果他们中带头的一人瞧了他两眼,就把他围起来了。

饶实感到了很明显的敌意,但他很奇怪,他们有见过吗,无差别堵人?他扫了这些人几眼,领头的人穿着一身褪色的旧和服,脚上还穿着两只颜色不一样的鞋子。

哦,有印象——昨天见过的。

“今天没有妖怪陪着你了,把昨天要给我们的钱拿出来。”

看来今天是觉得只有他一个,好欺负了。

饶实打量了一下周围,这一片都是空房子,很偏僻,平时也没什么人经过,就算他呼救恐怕也没人会来救他,不过其实他也不需要。

“If you want it,then you have to take it.”饶实缓缓说道,同时将他的右手像上课时回答问题的学生一样高高举起。

“你说什么呢?”围着他的几个人都没听懂。

这都不懂的吗?八云紫抓的都什么人啊。

饶实费劲巴拉地解释道:“就是,就是,你们想要我的钱,就得自己来拿,必须把我打趴下了,才拿得到,这样子,明白吗?”

他用温和的目光试图与他们进行眼神交流,回应他的是感到被戏耍的眼睛,以及随之而来的拳头。

这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无过于解释自己所说的梗,他也不想这样的,下次直接动手吧。

饶实高高举起的右手握紧拳头,手臂像做剪刀石头布一样落下,砸在面前人的脑袋上,几乎没有技巧,简直就是小孩子打架一样的打法,可如果这样说的话,饶实就是班上留级留了十几年,小学班中唯一的成年男性,一捶就能捶倒一个人。

他首先捶倒了面前领头的旧和服,快步踩着他倒下的身体离开他们的包围圈,在狭小的巷道中,从头到尾,如同剑道中排山倒海的连续面部攻击,一人一下,一个照面便全打趴下了。

“以后如果再做碰瓷、抢别人钱的事,我就……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饶实说出了他只在小时候才听人讲过的话。

呯——

饶实从未想过,他会在幻想乡听到这个声音,也未想过会在这样的场合听到。

一道血花绽放在他的右腹部,倒在地上的旧和服,狞笑着高高地举起一把左轮手枪,枪口正指着他,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火药味道。

饶实捂着受伤的腹部半蹲下,陌生的痛觉让他吸了几口冷气,他苦笑道:“竟然连枪都拿出来了,你们哪弄到的?”他目光静静地向着地面,眼睛逐渐眯起,最后抬头淡漠地看向旧和服等人,这已经不是小孩子打架的程度了。

旧和服被这目光一淋,不自觉打了个寒战,紧了紧手里枪,相信这东西能给他无穷的勇气,妖怪也好,妖人也好,只要他手里有枪,随手扣动扳机,就能让他们都跪倒在他面前。

他随手指挥着旁边一个还比较清醒的同伙,让他去搜罗饶实身上的钱财。

“他是那座洋馆里面的人,每次都来买一大堆东西,身上肯定有很多钱。”

“我们还可以让他带我们去洋馆,拿枪把那里占了,听说那里的女仆和大小姐都长得特别漂亮……”

那名同伙被打趴下,动作缓慢地爬起来,脑袋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看到打自己的人蹲在地上,心里狠辣地想要拎起饶实的衣领,先抽上两个巴掌来解气,然而他手刚伸出去,掌心处忽然传来一阵剧痛,他定睛一看,手心到手背多一个通透的血洞。

“枪,他也有枪。”他踉踉跄跄地倒在地上痛呼道。

旧和服连忙双手握紧了手上的枪,对准饶实。枪,他怎么也有枪,这明明是他……

他看见饶实缓缓起身,腹部的血肉蠕动,叮当一声,黄铜子弹从他的伤口处被推出来,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一声就好像比赛时的发令声,旧和服发了疯似地向他拼命扣动扳机,连射三枪。

一道红色的射线自饶实的伤口发出,以肉眼无法看清地速度从正中击碎射向他的子弹,径直打穿旧和服的手腕,还卷回了从他手中掉落的左轮手枪,最后停留在饶实的身前,外形如同一根血红色的手指。

饶实当然没有枪,这是由他的心星之手变化而来。此前他很少将心星之手变为尖锐锋利的形状,虽然理论上这样造成的伤害更高,但实际上这样做会使心星之手变得更加脆弱,轻易就会被破坏,也就谈不上进行攻击。

刚刚他尝试让心星之手取出子弹时,发现沾染上血液的心星之手强度会大大提高,甚至操控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

饶实摆弄着手里的左轮手枪,里面还有两颗子弹,这种新玩意带回去给大小姐应该能讨她开心,于是收进了空间项链中。

饶实将目光再次看向旧和服,他趴在地上,双腿的膝盖处各多了一个血洞,用仅剩的左手努力向远离饶实的方向爬行。

“妖怪,妖怪。”他已经被吓傻了,嘴里喃喃念道。

哦,想起来了,刚刚他想要逃跑,饶实就用血指打碎了他的两腿膝盖。对于开枪射杀他的人,他自然不会起多余的同情心,但接下来的问题是要怎么处理他们呢?

杀了他们!血指从他的身前急射而出,直指旧和服的后脑。

算了,杀也麻烦的。血指在最后一寸偏了方向,射穿了旧和服的左肩。

杀了他们!。血指再次射向旧和服的后脑。

处理很麻烦的。血指再次偏了方向,只射穿了旧和服的右肾。

旧和服趴在地上,唉唉呦呦,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

忽然,一道陌生而强大的气息出现在巷子的另一端,一目了然地,那是一个罪袋,头上套着一只写有“罪”字的白色布袋子,浑身上下除了这个就只穿有一只白色胖次,肌肉高高隆起。

“我不会对你动手,你离开吧,这里我会处理。”他在另一端,声音沉闷地传来。

这不是现在能对付的对手,饶实第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回退了一步,血指却突然暴射而出,一袭穿透了旧和服和他同伙所有人的眉心。

“抱歉,它失控了。”饶实举起双手,面色平淡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