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归途

  发布于 2024-03-18  102 次阅读


拖延时间?做得到吗?

看着如果小蝌蚪找妈妈一样,一头钻进小町深不可测胸怀中的露米娅,饶实心中很是复杂。

连死神小町也没把这当一回事,她颇为苦恼地对饶实喊道:“喂,那边的小哥,能帮我把她拉开吗?”

饶实至少没有明事理到现在会帮她,不过令他感到有些奇怪的是,诗子婆婆从见面到现在一直保持温和笑着的模样,即便听了露米娅的喊声也没有行动,甚至表情都没有变化,像是什么都没听见、没看见。

她给饶实的感觉,就好像养老院里那些已经痴呆的老人,对她说什么都没有反应。

“露米娅,诗子婆婆的状态好像有些不对劲。”

饶实出声提醒后,露米娅也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厉声向死神小町问道:“死神,是不是你对诗子做了什么,把她变成了没有反应的木头人?”

死神小町叹了一口气,两个紫色的圆圈同时出现在她和饶实的脚下。饶实下意识退了两步,这东西他是见过的,在非想天则里面可以交换战斗双方的位置,用处不大,但似乎没有躲的办法,果不其然,这圆圈也跟着他移动。

下一刻,饶实出现在露米娅的双臂中,被她死死抱着,妖怪就是妖怪,看似简单的环抱挤得饶实连气都喘不过来,他几乎能听见自己的肋骨在哀嚎。

死神小町则是正好换到他的位置,面向着他,举着镰刀缓缓开口:“我可不会对她做什么,我的工作就只是将死者的灵魂送到地狱,除此以外的一切事,除非给我加钱,不然我是不会做的。”

“这个人在死之前就是这样了,死了之后也是呆呆地站在自己尸体旁,有点灯下黑的意思,害我差点没找到她。”

露米娅:“

“认清现实吧,这个叫诗子的人已经老了,人类老了就是这样的,不只是身体会衰弱至死,灵魂也会变得痴惘直到消亡。现在的她记不得事,做不出反应,说残酷点就只是那个叫诗子的人的一道残影。”

“对于这样的灵魂,我们会将他们投入黄泉中,让黄泉水重塑他们的魂魄,直到哪一天他们又可以转世,不过到那时,他们已经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了。”

小町的话十分残酷,露米娅什么时候从饶实的身上落了下来也不知道,她呆滞地看向伫立在旁边一动不动、对她们所说似乎完全听不见的诗子,她脸上仍然挂着露米娅十分熟悉的笑容,每一次看到露米娅的时候就会像这样笑着。

“那我该怎么办呢?”露米娅咬着嘴唇,手指紧紧攥着裙角,努力忍耐着,然而眼泪鼻涕不知何时已经挂满了她的脸蛋。

死神小町摇了摇头:“你的时间还有一半。”

饶实在露米娅面前蹲下来,拿出手帕替她擦干净了脸,平视着她的眼睛轻声说:“向她告别,送她离开吧。”

在饶实的鼓励下,露米娅缓缓走到诗子的身前,抬头看向诗子苍老却仍然温婉的脸庞,她依旧温和笑着,却不再看着她。

露米娅深吸了一口气,几乎用尽她所有力气露出笑脸说道:

“诗子,再见了。”

说完,她深深地低下头,不想诗子看到她难过的表情,尽管她现在可能看不见。

在露米娅身后的饶实,召出心星之手想要托起诗子的手放在露米娅头上,但他想了想还是作罢,向前两步,将自己的手放在露米娅头上。

“这是什么意思?”露米娅不理解地抬头看着他。

“给你一个安慰奖。”“撒开。”

被露米娅一记手刀打掉了。

直至最后,也没什么奇迹发生,但死神小町非常好心地一记大镰刀将他们送离了地狱,直接回到了人里的边缘。

虽然忙活了半天,但饶实感觉没做成什么,告别也不算是好好告别,想要像他看过的那些作品一样完美结局果然不是那么容易。

他与露米娅一同走在返回的道路,在进入魔法之森前他们都同路。

露米娅双手如同一个十字一般横伸在身体的两边,缓缓向前飞行,饶实就走在她的后面。两人之间一片沉默,但饶实看着她一起一落的飞行轨迹,觉得她心情已经平复许多了,人类的一生对妖怪来说恐怕也只是一段3分钟的插曲。

“人类的寿命真的好短暂。”露米娅忽然感叹道。

她老气横秋的模样让饶实想起了他小时候自以为有成长的模样,令他有些忍俊不禁。

“喂,你笑什么?”露米娅在前面感到奇怪,问他。

“我想起了高兴的事情。”

“就不能待会再想吗?我还在难过呢。”她嘟着嘴说。

“抱歉,是我不好。”

飞在前面的露米娅忽然转过身来,看着他。

“我说,你是不是也会很快死掉?”

“哈哈哈哈。”露米娅的话将饶实逗乐了,笑了几声他平静地说,“是啊,很快很快就会死掉。”

其实这样的话对人类有些不礼貌了,但他不在意,其实他一直有幻想过和妖怪讨论寿命的问题,今天终于实现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哪一天你死了的话,我也会像今天这样追到地狱去,和你告别的。”露米娅看着饶实的眼睛静静说。

饶实摇了摇头,平静道:“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呢,让我一个人死掉就好了。”

“欸——你不会怕孤独的吗?”

“担心我孤独的话,要不要来陪我一起死呢?”饶实抬手,像是咏唱歌剧一般,声音洪亮,“与我一起共赴黄泉!”

“我才不要呢。”露米娅向他吐出俏舌。

他们现在已经到了魔法之森的边缘,两人在这里就不同路了,露米娅快步向前飞了一段,再转过身来和饶实告别。

“阿实,再见啦,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饶实也挥手向她告别,目送她消失在森林深处,踏上经过雾之湖返回红魔馆的路。

……

这条路更近一些,往魔法之森走的话要兜一个大圈子,不过有很多妖精栖息在这里,被缠上也会很费时间,不过饶实最近掌握了轻松通过这里的办法。

他深吸了几口气,不断地想象自己是一只妖精,有翅膀、很天真、从自然诞生的妖精,随之他的气质又或者说气场,某种说不清楚的东西悄然变化,给人的感觉跟红魔馆中妖精女仆一般无二。

饶实还拿三色战队做过实验,只要没看见他的脸,就会真以为他是一只路过的妖精。雾之湖的妖精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也会将他当作是同类,不会纠缠他,他可以大摇大摆地从这里经过。

不过饶实现在还不急着返回红魔馆,他走到雾之湖的岸边,看向湖面上自己的倒影。

嗯……好像和平常一样。

他蹲下,双手挽起湖水往脸上一浇,雾之湖的湖水常年冰冷,令他的精神为之一振。他没有立即起身离开,而是双手抱着脸,静静地看着平静的湖面。

过了多久?应该没有多久。

眼前的湖面出现了浅浅的波澜,饶实感觉好似有青草绿叶的清新芬芳在他面前,他缓慢地抬起头,看见的是一只绿色头发、黄色蝴蝶结系成侧马尾、穿着如同小学生校服一般衣服的妖精。

大妖精,了解东方project的饶实认得她,但见面还是第一次,在大多数作品中她都是非常胆小的性格,主动与他说话真是难以想象,因为他现在看起来像一只长得有些奇怪的妖精吗?

“有什么事吗,小姐?”第一次见面,饶实觉得自己最好表现得礼貌些,因为现在的视线是持平的,所以他没有起身。

大妖精用担忧目光看着他,轻声说:“那个,你在难过吗?”

饶实瞳孔微缩,他侧过脸不断点头念叨道:“有可能呢,很有可能,确实。”

叹了一口气,他向大妖精问道:“很容易看出来吗?”

大妖精点了点头,饶实再次双手挽起湖水往脸上一浇,用力搓了搓。这样做能洗掉点什么吗?他也说不清楚。

“那个,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大妖精声音温柔地说。

饶实摇了摇头,摆出笑容对大妖精说:“我只是个陌生人而已,没必要为我做什么。”

“可是,你很难过。”大妖精轻轻扇动翅膀,脸贴近了他说,“我是妖精中的长者哦,一定可以帮到你的。”

饶实感觉那股青草嫩叶的芬芳更加浓郁了,他眼珠子飘向侧边,又转回来直视着大妖精。

“那么,能拜托你摸摸我的头吗?只要这样做,我就能好起来。”

“真的吗,这样做就行了吗?”

知道了能帮到他,大妖精简直比他还要高兴,伸出纤白的小手落在他头上,轻轻摩挲了几下:“要打起精神来哦。”

饶实也说不清楚现在萦绕在他心里的情感是什么,但被这一只手抚摸,好像都烟消云散了。

“谢谢你,大妖精。”他说。

轻声告别了她,饶实踏上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