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我抓住死神了

  发布于 2024-03-17  54 次阅读


“你要去找死神的麻烦?”饶实有些不确定地说。

“对。”露米娅冷冷地看着饶实,斩钉截铁回答道,“你不用再和我一起,我们的约定就是你带我来一次人里,你的工作已经结束,死神的事会我自己处理。”

她向外走了两步,眼睛中目光闪烁,又回头与饶实感激道:“谢谢你能带我来。”随即头也不回地跑去。

“等等,等等,你冷静一点。”饶实向前两步,心星之手附在手臂上,双手拉住露米娅的肩膀。

“不要阻止我,我要打败死神,把诗子的灵魂夺回来让她复活。”露米娅用力想要挣脱他的手说道。

饶实直接双手伸到她胳膊下,将她举起来,两只小腿没地方使劲,她又不想在人里飞行,只能气闷闷地看着饶实,“你到底想干嘛?

饶实平视着露米娅的眼睛,和她说说:“我没有阻止你的想法,但我很讨厌帮人帮一半,现在我希望你能冷静一点听我说。”

“首先,第一个问题,你打得过死神吗?”

“……”露米娅没说话,眼睛不满地直直盯着他。

好吧,这种事情没打过谁知道呢。

“第二点,你知道哪里找得到死神吗?”

露米娅眼神移开,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个红发的死神我有见过,在米斯琪的推车摊那里,只要在那……”

“所以你打算在那里守株待兔……在那里傻等?”

露米娅低着头不说话。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就算将诗子的灵魂带回来,她都已经办过葬礼,所有人都知道她死了,人里的人们能接受她的复活吗?

不过估计前两个问题没办法解决,他就不问了。

饶实叹了一口气说:“我来帮你一把吧。”

露米娅不可置信抬起头,先不提他能不能帮到自己:“你为什么要帮我?”

饶实笑道:“谁知道呢,说不定我是仙女教母。”

他将露米娅放下,抬手抚在自己的脸上,盖住眼睛,淡淡的幽光在他手上显现,手掌缓缓向下,露出了幽蓝的瞳孔,被那眼睛一看,露米娅下意识地脑袋一缩,她感觉那目光能将自己的本质看穿。

这是帕秋莉教他的,将心星之手附在脸上,透过它可以看到肉眼无法看见的能量流转,缺点是肉眼能看见的色彩看不到了。

“出发吧,就当是死马当活马医,我带你去找死神。”

饶实拉着露米娅沿着他视角中的淡红色雾气奔跑,他也说不清这是什么,但这是他进入诗子宅邸时撞到的一团阴冷所留下来的,不管这是什么,相信它的尽头一定是他们要找寻的事物。

他们在村子里毫不顾忌周围人目光地奔行,从门可罗雀的门店走到人迹罕至的边缘,从宽敞的大路走到不起眼的小巷,红雾没有走出村子,而是在一处死胡同断了。

饶实仔细观察着红雾断口,陷入久久的沉思,然而露米娅却没办法再忍耐了。

“所以说,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啊?”她忍不住抱怨道,她真不理解两刻钟之前的自己,忽然就相信了这个才活了十几年,连她都打不过的小鬼,而他做的就只是带着她在村子里乱跑,现在又在这个地方停下来发呆,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我还是用我自己的办法吧,我记得妖怪之山那里有一条前往地狱的路。”露米娅说,她的心里也藏着一股无名的火气,不是生饶实的气,而是为她自己着急,为什么都做不到,做什么都好像白费力气的自己生气。

“你先别急,我有眉目了。”饶实向前方半空缓缓伸出手掌,他的目光就像是往狭小的针口穿进丝线,无比专注,露米娅也看向他的手,她吃惊地发现,饶实的手掌凭空少了一截,半空中就好像有一道看不见的裂缝,而饶实的手掌已经伸进去小半。

“就是这里。”

饶实拉着露米娅的手大步往前一跃,眼前忽然一暗,他们进入了一片幽暗的地域,凝而不散的白雾围绕在四周,只有幽幽森白的鬼火能为这里提供一点光线。

露米娅忍不住发问道:“这里是哪?地狱?”她实在很难想象,她刚刚还在人里,才一步踏出她就到了灵魂归属的地狱,而且带她来的还是一个连她都打不过的人类。

“管它是不是地狱,能找到诗子就好。”饶实微微一笑,目光穿透白雾,直指远处缓缓行去的两道身影,“现在,继续跑。”

露米娅现在对饶实的话深信不疑,一步不离跟在他后面。

两个人向着白雾那边的两道身影快步奔去,然而,一小时、二小时……时间流逝,他们跑得精疲力尽,两道身影虽有接近,但一直无法抵达,好像他们之间所隔的白雾就是无限的化身。饶实的身体虽然习练过气,但也经不起这样长时间的全速奔跑。

“没想到还在纠缠。”前方的两道人影,拎着巨大的镰刀那一道喃喃念道,她自然知道后方两人的追赶,古往今来想要挽回死者的人不计其数,然而大多数人只能无可奈何地放弃,能在后面坚持这么久也值得她劝上一句。

“退去吧,这是生者与死者无法跨越的隔绝。”

饶实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气,露米娅在他旁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飞在空中的转了几圈,旋即她下定了决心:“执事,你回去吧,剩下的路由我来追,说到底,想要夺回诗子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的事。”

“不对,不是这样的。”饶实大口喘着气,连忙拉住露米娅离去的手。

“执事,你已经没力气了,不要再勉强自己,我是妖怪,我还能追。”

饶实死死拉住露米娅的手,摇了摇头,待他多喘了几口,终于缓了过来。

“追是永远追不上的,要让她自己过来。”

饶实左手伸进衬衣的口袋中,往他的钱袋里抓了一把拿出来,用力往前一抛,金灿灿的钱币在半中的碰撞,发出悦耳的叮呤声,惊奇的是,这把钱币竟然穿过了白雾,落在了那名死神的面前。

“我的这位朋友,很想与死者见最后一面,望网开情面。”

那把钱币还未落地,就被死神一卷袖子全部收了起来。

“哈哈哈,你早这么做事情就简单多了。”她大笑,带着另一道人影走了过来,“最多一刻钟的时间,不能再长了。

两道模糊的人影穿过白雾,终于变得清晰可见,一道是拿着巨大镰刀的红发少女,也就是小野冢小町,另一道是和葬礼棺椁中尸体一模一样的诗子婆婆,即便身处幽暗阴冷的地狱,她脸上也挂着温柔亲和的笑容。

“和她说几句话,然后我们就回去吧。”饶实面色平淡地对露米娅说,这就是他一开始打算的,从死神这里夺回灵魂,他们两人绝无可能做到,见识到刚刚无法跨越的隔绝,想必露米娅也明白的。

人类的死亡本就是很寻常、无法反抗的事情。

露米娅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缓步向诗子走去,小小的宵夜妖怪走向看上去比她老得多的人类。

然而,情况瞬间转急,在距离诗子只有一丈远的时候,露米娅突然冲向小町,双手死死地抱住她,大声喊道:“我抓住死神了,诗子你快跑啊!”

好,她没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