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真是把人给看扁了

  发布于 2024-03-14  130 次阅读


饶实跟在露米娅后面走着,她一边动着鼻子一边前进,这让他觉得这有点像带着狗散步。

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一个穿着旧和服,手里端着个木箱子的人。如果是普通路过,饶实绝不会注意他,但他绝对有将视线投过来,不是普通路过看了一眼,而是有意识地打量着他们。

饶实微微眯起眼睛,他察觉到周围还有三四道有意无意的视线,这里虽然人不多,但也是人里的大道,要在这里找他们麻烦吗?

就如同他所预料的,旧和服走到露米娅附近,故意脚一崴,手上的木箱子就向她倒了过去,“哎呀,小心。”他叫道。

饶实忽然向前两步,召唤出无形的心星之手扶了他一把。

“哎呀,你们撞坏了……”旧和服刚想发挥一阵演技,却发现自己站得好好的。

“怎么了?”饶实将露米娅拉在身后,笑地看着他。

旧和服还以为恍神了,他举起箱子又往饶实他们倒过去,但却像是撞到了棉花一样又将他弹了回去。

这是幻觉?他不信邪地又冲了上去,结果又给弹了回去,就好像在原地跳舞一样。

露米娅从饶实背后探出头来:“这个人怎么回事,好傻啊。”

听到她这话的旧和服也是急了,双手拿着箱子就往地上一砸。

“你们摊上大事了,撞坏了我家的古董瓶子,赔钱!”他从里面取出一个断口的瓷瓶。

这时候,那三四道有意无意视线的主人也跑了出来,围着饶实和露米娅两人,说着“怎么将人家宝贝碰坏”“我们都看见了,一定要赔”“村外人欺负村子人”之类的话。

饶实倒是有些大开眼界了,原来真的有人能做到这种程度,社会调研大发现。

显然讲理是讲不通的,撒一把钱让他们趴在地上捡怎么样?虽然大概率会很爽,但以节约为习惯的饶实觉得这样还是太浪费了,那可是他的血汗钱。

“看,有天狗!”饶实往天上一指……结果没有一个人往天上看,全都盯着他。

“现在人都不信这个了吗?好吧,好吧,我拿钱就是了。”饶实把手伸进衬衣的口袋里,其实他还在口袋里放了一个他最爱吃的蔓德拉草,临出门的时候在地里扒的。

“露米娅,把耳朵捂起来。”让它出来叫一声应该就能把这里的人干趴下。

然而露米娅却走到了饶实前面,声音由纤细转而低沉嘶吼:“村里的小鬼,要是不把路让开……我就把你们全都吃掉。”她的脑袋变成一团黑雾炸开,又变为一张血盆大口。

“妖怪啊——”不知道谁喊了第一声,围在他们身前的人才仿佛回魂般地狼狈溃逃,还有人把鞋子都跑落下了。

变回人形模样的露米娅双手叉腰站在饶实面前,小脸高高昂起来:“我干得好吧。”

“嗯,干得漂亮。”饶实趁兴又摸了摸她头,被打掉了,“但是我们要跑路了哦,他们的叫声把其他人都引过来了。”

他拉起露米娅跑离了原地,向着人少的北边,那一边几乎都是住人的房子,他与咲夜几乎没来去过,他们已经将半个人里都逛过了,如果露米娅要找的人确实在人里,那应该会在这边。

“我闻到了,我闻到了。”露米娅忽然挣脱开饶实的手,跑向一家蛮宽敞的宅邸,这个时候她高兴得就跟个小孩子一样。

“跑太快了,不要做直接冲进别人房子的事。”饶实提醒道,“吓到人就麻烦了。”

不过不变妖怪的话,她就是个普通的小女孩吧。饶实跟在她后面,随时准备跟房子里面的人道歉,然而跑到门口,他忽然一顿,感觉自己好像撞上了一团阴冷的雾,露米娅倒是没发觉似地直接跑了进去。

进到院子里面,饶实才发现,里面人意外的多,而且穿的都是黑白色调的衣服,门口还摆了一些看着就不太喜庆的物件,这看着有些不对劲。

“露米娅,等等。”

但是露米娅完全没听见他讲什么,一个劲往里面跑。

她个子小,直接从人群之间穿了过去,饶实却没能钻进去,在他前面的人有一头橘红色的头发,好像在哪里见过。

黑白色调衣着、没有系平时铃铛的本居小铃有些意外。

“执事先生,你也来参加葬礼吗?”

“葬礼?”

……

“诗子,诗子,终于找到了你了,为什么你好久不来看我,为什么你要躺在这个木箱子里,为什么……你不说话。”

露米娅看着一动不动的诗子,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她抬头茫然地看向周围:“为什么这么多人待在这里?而且……”她看向站在的旁边外貌与诗子有些相似的女人,“为什么你要哭?诗子最讨厌人哭了。”

“抱歉,这是我家的妹妹,她以前和诗子婆婆很要好……”

露米娅忽然觉得脑袋一沉,一只大手按在了她的头上,拉着她向人道歉,不用抬头看,只闻气味她也知道是饶实的手,但是为什么要让她向别人道歉,她有做错什么?

然而饶实没有给她问为什么的机会,将她拉到旁边,与其他人一起坐下,沉默的气氛让露米娅觉得发出声音就是一种错误,她只能坐在那里,看着一个人一个人起身走到诗子躺着的木箱子前看一眼、说几句话,然后坐回来,有的人说着说着还会哭起来。

“如果诗子就是你要找的人,她已经去世了。”耳边传来饶实细碎的声音。

“去世是什么意思?”

“……就是……再也见不到了。”

“那不是跟死了一样?”

“对……就是死了。”

……

是这样啊,诗子已经死了,所以好久没来找她,所以躺在木箱子里,所以她不说话,所以……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你是可以吃的人类吗?啊,为什么你在哭啊。”

“我才没有哭,我明明,最讨厌哭的人了。”

那时候和自己一样身高的人类小女孩,一边说着不哭,一边哭得更大声,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不会再哭了,但笑的时候也少了好多,从抱着肚子哈哈大笑,变得只会翘翘嘴角。

“诗子,为什么你脸上皱巴巴的?”

“哈哈哈,因为我老了啊。”

记得这是最后一次,她对自己笑得那么开心,明明没多好笑。

明明一点都不好笑……

露米娅望着装有诗子的棺椁出神,这就是最后一次见诗子了,等所有人与她告别后,她就会被埋到土里去。

她感觉眼睛好难受,好难睁开,鼻子也好闷。

旁边递过来一张手帕,替她抹了把脸。

“诗子婆婆是寿命到了,老死的,所以这算是喜丧,不要哭了,你也说她不喜欢人哭的,安静地送完她最后一程吧。”

明明不过是才活了十几年的人类小鬼,“寿命”“老死”“喜丧”总是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词,最后一程,最后一程……

在众人的默哀中,露米娅忽然起身,不顾大家的视线,径直跑出了门外。

饶实连忙起来,跟着在场的人道不是,马上也追了出去。

“露米娅,你在做什么?葬礼还没结束啊。”

“诗子不需要葬礼了,我马上就将她的灵魂夺回来。”

露米娅之前有听说过,天人之所以可以活得很久,就是因为他们会打退想要收走他们灵魂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