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琪露诺也能学会的巧克力制作

  发布于 2024-03-07  134 次阅读


“大小姐,你是不是又在熬夜看这种没名堂的书?”咲夜的声音十分严厉。

蕾米莉亚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向她的从者扑过去:“快放下来,饶实还在这里呢,你就不能小声一点?”

然而在她扑到之前,咲夜再次时间停止,移动到了她的背后,饶实的身前:“不行,大小姐您需要好好反省……”

前扑的蕾米莉亚忽然反手向身后发射了一枚红色弹幕,在咲夜反应过来前将她手里的书烧成了灰。

“反省什么,我不知道。”蕾米莉亚背朝着咲夜,回头对她露出了满是邪恶的笑容。

“您这样做,帕秋莉大人会生气的。”

“只是副本而已,我会和她说明的。”蕾米莉亚无所谓地摆摆手,目光看向饶实,“你刚刚什么没看见,是吧。”

将一切尽收眼底的饶实说看见不好,说没看见也不好,直接讲起了芙兰的事情。

“……大小姐最近可能对二小姐太严厉了。”末了,他又加了一句。

蕾米莉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后背过身去轻笑了一声:“真是蠢笨,竟然怀疑我对她的爱。”

她大手一挥:“我已经全部明白了,虽然是不成器的妹妹,但身为姐姐我也勉为其难宠她一次吧。”

这样就行了吧,开卷考试还能不及格?饶实陪着奉承了几句,快步返回了厨房了。

时间稍微多花了一些,小紫应该撑得住吧。话说他刚刚要是跟咲夜强调一下小紫在帮他看着芙兰,是不是就不会让他一起见大小姐了。

是啊,就是啊,他越想越后悔,光想着会不会碰上了,完全没考虑碰上了怎么说,应该打好草稿的。

饶实一边想到,一边走进厨房,他一抬头,发现厨房里只有芙兰一个人,她安静地坐在桌子旁边的凳子上。

“小紫呢?”饶实差点心脏骤停,不会真给消灭了吧,他连忙下蹲扫了一眼,地上没有P点,也没有妖精残破的躯体,不确定地站起来问,“她去哪了?”

“逃走的那三只妖精又飞回来把她带走了。”芙兰的桌子前摆了一杯果汁,应该是小紫为她准备的,她正无聊地往里面吵泡泡,“饶实怎么去了那么久?”

没有人被消灭就好,看来照看芙兰的工作还是不能随便拜托给别人,比他自己照看还要担惊受怕。

“最近肚子有些不舒服。”饶实笑笑糊弄了过去,“我都回来了,那就开始做巧克力吧,小紫有帮你把围裙换上吗?”

芙兰从凳子上飞起来,在空中转了一圈,展示她已经换好的围裙。

“好看吗?”她问。

“可爱极了。”饶实配合鼓掌道

小紫为芙兰换上的是从饶实那块匀出来的围裙,整体大了一号,长长的下摆都拖到了她的小腿。饶实轻轻招手让芙兰落在他身前,他蹲下为她在腰间简单束了个结,稍微提上来一点,不会影响她行动。

“好了,将手洗干净我们就可以开始吧。”

在回来前,他已经从咲夜那里问到了黑巧克力的存放位置。

“要怎么做呢?”芙兰问。

“很简单。”饶实拿出一叠片状黑巧克力说,“这个是可可豆块,我们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先将它们融化。”

“为此,我们先要用刀将它们切成细碎的小块,需要用刀子的部分让我来做吧,然后用一大一小两个锅子隔着水加热融化,就拜托芙兰大人了。

先融化再凝固,琪露诺也能学会的巧克力制作办法。饶实简简单单就将黑巧克力切好,交由芙兰隔水加热。

芙兰两只眼睛盯着在沸腾水中轻轻抖动的小锅子,回头看向饶实:“好慢啊,能让它们快一些吗?”她伸出手,有一些红光在她手心中流转。

“加热太快会焦掉的。”饶实连忙制止了她,“等待也是注入心意的过程,再耐心一点吧。”

芙兰瘪了瘪嘴,眼睛又盯回锅子,但是她握在手里的铁勺子慢慢融化弯曲了。

希望厨师长不要生气。

过了一小阵,黑巧克力开始融化了,散发着浓郁的可可脂香味。

“好香啊,已经可以吃了吗?”芙兰拿着手中只剩下半截的铁勺子说。

“可以尝一尝,但可能不太好吃。”其实融化之前就能吃了。

芙兰用勺子沾了一点点,拿到嘴边伸出小舌头轻轻的舔了一口,意料中的甜味一点都没有,反倒是浓浓的苦味。

“好苦啊。”她难受地闭起眼睛吐出舌头。

毕竟这是黑/纯巧克力。

“快帮我擦掉,帮我擦掉。”芙兰还吐着舌头说。

饶实看了看了手头两边,幻想乡竟然没有抽纸那么方便的东西,于是他伸出大拇指直接在芙兰的舌头上抹了一下,心星之手附着在上面,将巧克力都抹去了。

做完他才发觉这好像有些不合适,芙兰是蕾米莉亚的妹妹,又不是他的妹妹,他把手放水池里仔细涮了涮,多涮了两遍。

闭着眼睛的芙兰不知道饶实拿什么帮她擦掉,她也不在意,只是眼睛充满怨念地看着在沸水中轻轻抖动的小锅子。

“这个不好吃。”她扭头对饶实说。

“想办法让它由苦变甜,就是体现一个人心意的地方。”饶实把砂糖罐子搬出来说,“先加八勺糖下去吧。”

“这个很好吃,也加一些进去吧。”芙兰从旁边柜子里拿出盒子装的奶油说。

盒子上有附加低温的魔法,上面的盖子还有连饶实都解不开的封印魔法,但现在已经被打开了,而且里面的奶油有一些手指的印痕,看来已经有人偷吃过了。

“好,但是不要加太多了,不然要变成巧克力味的奶油了。”

经过一番努力与折腾,倒入模具再冷却,星形的、心形的,各种形状的巧克力在他们手中诞生。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另一边,蕾米莉亚坐在二楼大阳台的桌子旁,看着今晚的月色饶有兴致地等待着。

因为她的妹妹破天荒地要为她做点心,这可是那个妹妹啊,那样的一双手究竟能做出什么点心呢,而且她竟然还担心自己会不会不喜欢她,睡久了连脑袋都变天真了吗?

就算很难吃,我也勉为其难夸奖你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