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评委裁判都是我这边的,你拿什么赢

  发布于 2024-03-07  144 次阅读


“那我们做点什么呢?”芙兰转过身来跃跃欲试地说道。

做点简单的,谁都会做的东西吧。

“巧克力怎么样?”

“那是什么?”

要从这里开始解释吗?

“在外界,互相喜欢的人就会赠送巧克力,用可可豆制作的小甜点,甜蜜柔和的口感常常让人误会这就是爱的味道。”有时候也很苦涩就是了。

”好,那我们就去厨房吧。”芙兰煽动着翅膀飞起来说。

“芙兰大人,淑女……”饶实试着提醒道。

他感觉芙兰很不情愿地回头看了他一眼,才落在地上用双脚走路。

说实话,如果让他长出一双翅膀,他也更乐意在天上飞而不是在地上走,反正红魔馆天花板挺高,不用担心撞到头。

来到厨房,饶实一推开门就看见三色战队,那三色妖精在里面偷吃。

“什么嘛,原来是阿实啊。”三色战队刚刚还想藏起来,看到推门进来的是饶实就又不动了。

“什么叫原来是我啊,你们能不能好好工作。”

饶实一脸无奈地看着她们,其实他之前也是偷吃小队的一员,这些妖精都把他当同伙了。不过现在风水轮流转,他是资本家的走狗了,和这些磨洋工的妖精是对立面。

“妖精女仆们也在这里吗?”芙兰在饶实的身后,她探出来一个头说。

看见她,三色战队吃东西的动作一僵,“恐怖杀人鬼啊——”下一瞬间全部飞起从厨房的窗户逃走了。

芙兰拉了拉饶实的衣角对他说:“妖精女仆们好像都很怕我。”

“没混熟而已,等和她们相处时间一长,她们就肆无忌惮了,到时候说不定你还会觉得倒不如怕你的好。”

饶实扫视了一眼厨房,发现厨师长没在这里,可能是去帕秋莉的农场狩猎巨型植物了,一般来说他会留个人看着,不让偷吃的人把这里搞乱……他蹲下来果然发现了一只藏在桌子底下的妖精,她正双手抱着脑袋瑟瑟发抖。

这只妖精有着紫色的短发,穿着紫色的裙子,饶实平时管她叫小紫,她的翅膀比一般的妖精小,甚至没办法让自己飞起来,所以平时总和其他妖精混不到一块,但做事情很可靠,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常常看到她和三色战队走在一起。

至于和某只妖怪贤者重名的事情,饶实相信她不会在意的。

“小紫,我想拜托你照顾一下芙兰大人,帮她换一身围裙……从我那里匀一套出来吧,我需要去一趟洗手间。”饶实拉着她抱住脑袋的手臂将她从里面桌底下拖出来。

“我会被消灭掉的。”她害怕地说。

“怎么可能,你看我不是活得好好的,而且妖精不是都会复活吗?”

“这种事我从来没听说过。”

饶实没想到她会这么抗拒,有点难办了啊,他想了想,试着鼓励道。

“如果你不听我的,我就将你带朋友来厨房偷吃的事情告诉咲夜女仆长,你也不想看到她对你失望的表情吧。”

可能是因为难以融入妖精的缘故,她一直很希望成为像咲夜女仆长那样可靠受人信赖的人,所以做事情很认真。

有想要的东西就会有弱点呢。

小紫眼中的害怕变成了某种更加不可名状的东西,但总归在饶实的鼓励下战胜了恐惧,同意听他的。

饶实将她彻底从桌子底下拉出,推到芙兰的面前:“芙兰大人,我想要去一趟洗手间,让这只妖精帮你换上在厨房穿的围裙好吗?她很能干也很优秀……来,两个人握个手当好朋友吧。”

向她们交代两句,饶实快步走出了厨房,在走廊上寻找咲夜,他自然不是真的要上厕所,芙兰要送巧克力给大小姐这一事最好和她们先说一下,只要串通好答案,自然能填出满分的试卷。

这时候咲夜会在哪里呢?饶实之前还真没有关注过,这么大一个红魔馆,不知道要找多久去,他最好在十分钟内回去,不然小紫可能撑不住,芙兰起疑心也不好。

他想了想,调整自身的气机,进入假死的状态,然后大步向蕾米莉亚的房间走去。现在是大小姐睡觉的时间,之前见到的时候,她也是正在返回房间,这时候她应该还在。咲夜感知到他要死了,也会向他移动,如果没有碰上,他就直接向大小姐汇报这件事吧。

越级上报让他有些压力,真该找一种更有效率的联络方式。

不过幸好,饶实在三楼的楼梯口见到了咲夜,她正从三楼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完美潇洒的女仆在他面前打了个哈欠,像是刚刚被从床上叫起来。

这么说起来,咲夜也是人类,在蕾米莉亚睡觉的时候,她大概也需要补觉。

“我有事想要向大小姐汇报,芙兰大人她最近被大小姐批评了几次,她怀疑大小姐不喜欢她,现在她在厨房打算做巧克力送给大小姐,试探她喜不喜欢自己。我担心大小姐如果到时候不知道情况,可能会有意外。”例如红魔馆爆破之类的。

饶实简单几句说明了情况,咲夜也理解了这件事的重要性。

“你判断得很正确,我带你一起向大小姐汇报吧。”

我也要一起啊,饶实心里砸舌,不过时间还有,只要不是让他一个人汇报就行吧。

他跟在咲夜的后面,走到了蕾米莉亚的房间门前,咲夜向前两步,在门口敲了两下。

“是咲夜吗?我已经睡了。”门内蕾米莉亚说。

咲夜说:“是饶实,他有重要的事情要汇报,是关于芙兰朵露大人的。”

一阵轻风吹过,两扇房门哐当一声敞开,蕾米莉亚还是之前见面的时候那样衣着正式整齐。

“是什么事?”她问。

饶实看了咲夜一眼,想着究竟是她开个头,还是直接由他讲。然而咲夜没有指示,向着蕾米莉亚房间里面扫了一眼,然后在饶实的视线中消失了。

下一瞬间,她出现在蕾米莉亚的身后,手里拿着一本书,上面封面的英文书名由花式的手写字体构成,还没看惯英语的饶实一时认不全,只看得懂几个词——如何、威严、姐姐……行了,懂的都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