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芙兰二小姐想要被告白

  发布于 2024-03-02  115 次阅读


芙兰这次睡了两三天才醒来,醒了之后又没心没肺地来找饶实玩,好像确实什么都不记得了。

饶实旁敲侧击问了她几句之前玩了什么,她只能模糊地说出几样,第一次清醒与蕾米莉亚说晚安的事说是完全没有印象。

按帕秋莉的说法,芙兰的精神状况还不稳定,在恢复期这种记不清事情的情况可能会时常发生,就跟人小时候记不清事情差不多,过几年或者几十年慢慢就会好了。

除了记性,芙兰的性格也很多变,精力充沛的时候会很淘气调皮,快要睡的时候又会像个听话的乖宝,不高兴的时候会阴沉得吓人,不过很少见,刚睡醒如果一个人待着可能会这样,但只要和她说上一两句话又会变得开朗元气。

小孩子或许应该要有小孩子的样子,就算495岁了也一样,淘气一点调皮一点不是坏事,但饶实还是喜欢安静听话一些的小孩,至少不要将快乐建立在折腾别人身上。

“芙兰大人,那本书是从帕秋莉大人那里借来的,看了要还回去,别弄坏了。”

“不还不还,除非你追到我。”

一大清早的,芙兰就想玩追人游戏了,还拿跑了饶实从帕秋莉那里拿来的魔法基础从入门到入土,帕秋莉说如果弄折了页,就把他人也弄折了。

饶实相信帕秋莉是和他开玩笑的,那些可怕的后果只要没发生就能乐观地当作玩笑。饶实希望能保持住这份乐观,所以他只能顺着芙兰的意思和她玩追人游戏。

她在前面飞,他在后面跑,要地上跑的追上天上飞的真的非常困难,大不利。

饶实预估着大概要跑个三五圈,芙兰就会嫌弃他跑得慢,然后悄悄减速,让他以为有机可乘,但当快要接近的时候又会突然加速,最后笑话他动作太慢,把书丢给他,然后他跑她追,如果被追上这本书就归她,或许必须听从她的下个要求。

在她减速的时候把心星之手丢出去抢书行得通吗?

有可行性,但赢了未必会比输更好,还记得你的工作是什么吗?

与其想着把书抢到,不如加快节奏让中间不重要的过程早点结束,先加速然后佯装没力气跑不动进入下一个流程吧。

饶实启动刻印在后背衬衣上的加速魔法阵,整个人的速度瞬间提上一个档次,在芙兰再次回头的时候已经到了她身后可以触及她翅膀的距离,他的右手高高举起,像眼睛蛇一样瞄准猎物,似乎下一刻就要抓住她了。

“我要抓到你了哦。”他装模做样说道。

“呀!”芙兰连忙扇了两下翅膀又窜了出去。

但似乎他们都忘了看前面的路,“嘭”的一声,芙兰撞上了一般路过的蕾米莉亚,红色的裙子与粉色的裙子贴在一起,蕾米莉亚完全没有被撞动,所以反倒像是芙兰扑进了她的怀里。

饶实感觉要被骂了,按这个时间来算,大小姐已经是熬夜了,可能是看到有趣的书忘记了睡觉时间,她这个时候往往脾气不好。

“芙兰,你这样子太粗鲁了,一点也没有身为吸血鬼贵族的优雅,你应该向我一样,学习做一个淑女。”果不其然,她教训道,她将怀里的芙兰拉出去,扶稳让她站直,手指提住她的下巴,让她抬头,两只不知道如何安放的小手,也让她在身体两侧收好。

芙兰像人偶一样被她摆弄,蕾米莉亚将她摆出一个端庄的淑女姿势,多看了几眼,直到满意了才将目光朝向坐立不安许久的饶实。

老师抓到两个不听话的小孩,前面一个已经教训一顿了,后面一个会怎么样?

“合格的从者,不仅仅是完成主人的要求,在主人做出不符合身份的举止时,你也有义务指出来。”

啊,被教训了被教训了,领导之上还有领导,要讨小领导欢喜,又要让大领导满意,年轻人恐怕还要熬很多年。

“我明白了。”等我能和红师傅过上两招的时候就会勇敢指出来的。饶实回答道,从者失格跟失掉小命,他还是知道熟轻熟重的。

说完,蕾米莉亚就昂着首、脚步款款地离开了,正如她所说的,优雅华丽。

饶实其实觉得在这片已不存在西方贵族社会的幻想乡讲究这些没有必要,虽然他平时也会因为想要耍帅做点样子,但在自己的房间从来都是怎么方便怎么来——毕竟也不给人看,有仪式感就行了,没必要真的做那么多仪式。

况且……他心里怎么有点觉得蕾米莉亚也是来耍帅的。算了,不管是不是,他要做的事情都一样。

饶实转头看向芙兰,她的目光也看着蕾米莉亚慢慢走远,手指仅仅抓着手里的书,木制的书皮都被她摁出了印来,看上去已经没有了继续玩的兴致。

饶实蹲下,保持和芙兰视线一样的高度,温和笑着与她说:“芙兰大人,既然大小姐这么说了,要不要今天试着做个小淑女呢?”他试着伸手从她的怀里将书取出来。

芙兰低着头,抱书转了个身面朝着墙壁没让他取出来。她没有说话,但饶实将心比心,如果是他小时候被差不多大的姐姐这样教训,他可能都要哭出来了。

“不去做也行,那些东西只是大小姐喜欢而已,芙兰大人也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饶实可以用这样的话开解自己,但开解别人的效果如何他就不知道了。

听了他的话,芙兰缓缓转过身来看着他,没有哭但眼睛蒙上一层水雾。

“饶实,你说姐姐大人是不是不喜欢我呢?”

饶实呼吸停止,身体后仰,这句话差点将他干宕机了,是因为他刚刚说的话里面有“喜欢”的字眼,所以被联想到了这里?

不过这种感觉他也不是没有体检过,怀疑父母或者长辈对自己其实很讨厌,但这样的话其实很难问出口,因为谁也不知道述说的人喜不喜欢自己。

会对他说这个,是因为已经很信任他了,笃定他喜欢她吗?

真是给看透了。

“属下觉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以饶实看过数百本东方同人作品的经验来看,10本里面,有9本蕾米莉亚喜欢芙兰朵露,还有1本抱着禁忌的情感——讨厌的情况根本就不存在。

“可是,之前我和姐姐大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她教训了我,说我完全不懂得餐桌的礼仪。”

“在帕琪那里看书,她也嫌我拿书来玩。”

“现在也是……”

熊孩子确实不讨人喜欢,但如果真问起来,饶实相信还是那个答案。

“属下觉得,那些都是大小姐喜欢你的表现,她在乎你,希望你变得更好。”

“如果饶实觉得错了呢?”芙兰盯着他看,面色开始阴沉了。

那我们把他杀了好不好。

饶实无奈地偏过头,他不知道说些什么,但他庆幸读心妖怪没在这里。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知道姐姐大人喜不喜欢我呢?”芙兰继续问道

饶实将头转正过来,他晓得了,接下来的展开就是芙兰二小姐想要被表白,天才间的头脑战是吗——这种当局者迷旁观者急的事情还是不要的好。

饶实少女漫画也看过上百部了,以他的经验来看,在结果早就确定的情况,什么办法都不如直接去问,他不信蕾米莉亚会说不喜欢芙兰。

“直接去问大小姐怎么样,我想大小姐一定会说喜欢你的。”

“不要。”芙兰又背过身去朝着墙壁,把后背露给饶实看,“万一姐姐大人说不喜欢我怎么办?”

那我们把她抓进地下室洗脑一百遍怎么样。

虽然她喜欢我是人生三大错觉之一,但饶实觉得大胆赌一把也比在这里纠结好,因为结果并不会因为犹豫而改变,纠结不过是徒劳浪费时间罢了。不过就像出拳需要先将拳头收回来蓄力一样,直接把拳头递出去确实让人使不出劲来。

弄点敷衍的前期程序如何?

“那么,送点礼物、做点好吃的甜品给大小姐怎么样?如果她喜欢你,收到的时候一定会很开心。”饶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