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米莉亚,为了芙兰,对正邪使用鞭打吧

  发布于 2024-02-27  183 次阅读


事实证明,如果不是二周目,最好不要随便跳剧情

《奶油面包,好好吃啊》我也很喜欢这个。

—— ——

“魔理沙,你说姐姐大人是不是不喜欢我?”

在黑漆漆的红魔馆地下室,魔理沙正在听她的新伙伴芙兰讲述悄悄话。

“怎么会呢?她话里话外都要带上你,而且一副以你为豪的样子。”魔理沙提出了之前蕾米莉亚到神社找灵梦玩的样子。

“可是,昨天我和姐姐大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她教训了我,说我完全不懂得餐桌的礼仪;我在和妖精女仆们一起玩的时候,她也说我没有贵族小姐的样子……我好像做什么都被她讨厌了。”

“她就是这样爱装腔作调的性格嘛,不过这不代表她不喜欢你。”魔理沙说,“如果她真的不喜欢你,就会避开你,不见你,看到了也当作没看到,更不用说教训你。”

“唔”芙兰纠结地把头埋进枕头里。

魔理沙都拿着扫把来了,就悠闲地帮她扫扫房间,等她自己想通。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测试姐姐喜不喜欢我呢?”芙兰放下枕头说。

“说不定帕秋莉那边……”魔理沙随口答道,忽然她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这样的情节,她似乎在小铃的藏书里看过了,看得够多了!主人公总是因为一些当局者迷,旁观者急的问题,用这办法用那办法,结果最终闹得啼笑皆非。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

“你直接去问就好了,大声地问,什么方法都不如直接去问。”

“可是,我不敢,万一……”

“没有什么万一,我陪你去问,下午就去。”

魔理沙骑上扫把就走,之所以不是上午,因为她要先去和蕾米莉亚通个气。

她来到红魔馆三楼的蕾米莉亚的房间,咚咚咚敲门道:“蕾米莉亚,蕾米莉亚……”

敲了好久才听到“来了来了”,一开门就看见了穿着睡衣揉着眼睛的蕾米莉亚:“魔理沙?你大白天找我干嘛?”

“你怎么还在睡,都快要吃午饭了。”

“我是吸血鬼,我又不和你们一起吃午饭,吃你还差不多。没事就快走,我才睡一半呢。”

“芙兰想要过来当面问你喜不喜欢她,我过来先跟你支一声。”

蕾米莉亚本来就没睡醒,现在更是被魔理沙搞糊涂了:“为什么芙兰要过来问我喜不喜欢她?”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魔理沙将芙兰和她讲的悄悄话说出了蕾米莉亚听。

“原来是这样,我可能对她太严厉了。”蕾米莉亚叹气道,“我其实很期待芙兰能成为和我一样优雅的淑女,但没想到她不喜欢这些。”

魔理沙对优雅的淑女那部分话存疑,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事。

“首先我要确认的是,你喜欢芙兰的吧。”

“那是当然,她可是我最宝贵的妹妹。”

“那就好,我下午就陪着芙兰过来问你,先把草稿打好吧。”

“好了,我知道了,你就等着我的魅力姐姐发言吧。”

……

下午,魔理沙拉着芙兰的手,带着她走出了红魔馆地下室,刚一出门,她又犹豫了,另一只手紧紧抓着门框不肯出来。

“魔理沙,我好好想了想,觉得直接去问还是不好,要不还是魔理沙帮我去问吧,用录影的魔法把图像再播放给我看。”

“行不通的,笨蛋,你不亲自去,你怎么体会得到你姐姐对你的感情。”魔理沙双手拉着芙兰,可是这小妮子力气真她娘得大,手指都扎进墙壁了,根本拉不动。

她想了想,采用另一种方式,右手伸到芙兰的腋下,不停地搔她的痒。

“哈哈哈,不要,哈哈,快停下来。”芙兰笑得都没力气了,手从墙壁上扒拉下来,被魔理沙直接拖走。

一路直行,走最短的路线,直接到蕾米莉亚房间门口,咚咚咚又是敲个不停。

“蕾米莉亚,蕾米莉亚,你妹妹来找你了。”转过头又把身后的芙兰推到门前,“你姐姐马上就要出来了,狠狠地问她。”

“怎么狠狠的啊。”芙兰觉得紧张极了,嘴里嘀咕道。

“问就是了。”

咣当一声,门开了,穿着正式的蕾米莉亚款款走出来,旁边还有轻缓隆重的音乐响起,房间里面似乎还藏了妖精乐队。

这也太排场了,魔理沙砸舌。

但在她身前,双手紧紧抓着裙子下摆的芙兰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些,她一直低着头,直到一双和她一样款式的小皮鞋踏进她的视线中,姐姐大人已经走到她的面前了。

“芙兰,你好像有话想要对我说?”

“我,我,我,我就是想问一下。”芙兰背在身后的两只小手紧紧掐住自己,“姐姐大人,到底,到底,喜不喜欢我呢?”

她的脸几乎已经红到快要哭出来了。被半推半就来到了这里,发现这种事远比自己想象得要难,如果不是魔理沙向她打了包票,她恐怕就要逃走了。

“我当然最讨厌芙兰了。”

全场瞬间寂静,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蕾米莉亚还在说:“我一直在想,如果你没有生下来,该有多好……”

再往后芙兰就没有听见了,咲夜停止时间移动到她的背后捂住了她的耳朵,但已经听到的话没有办法忘记。

“我最讨厌姐姐了,魔理沙是骗子。”芙兰挣脱开了咲夜的手臂,尖锐的指甲在她皮肤上留下长条的伤口,大哭着逃走了。

只留下一脸错愕的众人,以及难以忍耐的寂静。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看着蕾米莉亚。

“蕾米莉亚,这就是你的真心话吗?”魔理沙怒不可遏道。

“这些,当然是我的真心话。”蕾米莉亚一副完全不理解情况的样子,事实也是如此,明明她精心准备了稿子,这才念了一半,怎么芙兰就哭着离开了,魔理沙也生气地看着她。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咲夜理解主人的不解,走到她跟前,与她耳语叙说了刚刚的情形。

蕾米莉亚瞳孔闪烁:“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那样说。”

魔理沙看到她这副样子真是急得不行:“你先并清楚你怎么回事,我先去安慰芙兰。”

她一把抓起扫把,朝着芙兰的地下室飞去。

蕾米莉亚眉头紧皱,牙齿衔着手指几乎咬出血来,她必须弄清楚怎么回事。

“咲夜,封锁全馆,我去找帕琪。”

“遵命。”

魔理沙站在红魔馆地下室门前,芙兰跑了进去,魔力紧紧锁着大门,她光是碰一下门皮肤就会灼伤一大块。

“芙兰,蕾米莉亚她脑子坏了,她不是那个意思。”

里面一点回应也没有。

“是真的,没有骗你,我刚刚已经教训过她了,她会向你道歉的,她喜欢你的。”

里面还是一点回应也没有。

另一边,在一处无人的角落,一只没有翅膀的妖精女仆脚步轻快的前进,在所有人焦头烂额的时候,她似乎很开心。

“太有意思了,就算是这样的大妖怪也会被本大爷的能力戏弄,哼哼。”

她就是天邪鬼,正邪,正是她把蕾米莉亚想要说出的话变得相反,戏弄了所有人。

银发女仆快步从转口走出,执行封锁全馆的工作,正邪立马装出款款步行到样子,和其他妖精没有区别。

脚步匆匆的女仆长似乎没有发现异样,在天邪鬼的窃喜中从旁边经过。

“在妖精女仆里,我好像没有见过你。”

如寒冬一般凌冽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

魔理沙在地下室门口说尽了好话赖话,门里面一点回应也没有,如果不是门口的魔力一直强到令她怀疑人生,她简直要怀疑芙兰是不是不在里面。

至少这里她是无能为力了,就算要强行打开,那也得是蕾米莉亚或帕秋莉做足准备才行。

魔理沙离开地下室门口前往大图书馆,蕾米莉亚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会在哪里,她一靠近大图书馆的门口,便被一股极为强横地魔力压倒在地,更令她心悸的是,这魔力并不是针对她,而仅仅是魔力的主人暴怒时没有控制逸散在周围的。

鲜红色的魔力铺天盖地,一如当初的红雾异变。

魔理沙强撑起自己的魔理沙往图书馆里面走去,在红雾中不断传来鞭子破空打在肉体的声音,蕾米莉亚的咒骂声,以及某个人惨呼与大笑声。

“你竟敢,竟敢让我对我最宝贵的妹妹说出那样的话。”

蕾米莉亚挥着布满棱刺的血鞭,每一次鞭打似乎都用出了全部的力量,但她的怒气没有衰减一分,反而烧得更加激烈。魔理沙在她背后看到,这位无时无刻都自持骄傲的大小姐脸上有几道反光的水痕。

“你在哭吗?原来不可一世的大妖怪也会哭。”正邪每被鞭打一次就会像猴子一样狼狈的呼呼叫,她已经浑身没有一块好肉,可她还是在笑,笑着心中某些不足谓的东西,“除了强大的力量,你不会就只是个小女孩吧。”

啪——又一道破空的鞭声,抽在正邪的嘴上,撕开了她的嘴巴,绞碎了她的牙齿,她已经不能说话,空旷的嘴一张一合,似乎还在得意地说些什么。

旁边的帕秋莉少有的身上没有带书,静静地坐在旁边,在正邪快要死的时候就给她施加一次治愈术,但看到那副血肉翻滚的样子,恐怕不是魔理沙平时所接触过的正常魔法。

即便没有人解释,魔理沙也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她也很气愤,但在蕾米莉亚吞天的怒气前就显得微不足道了,现在的她反而能冷静地思考。

正邪怎么样都无所谓,关键是现在芙兰已经躲进了地下室,连话都说不上。

咲夜注意到她来了,走到蕾米莉亚的身边又与她耳语几句,为她递上了手帕。蕾米莉亚拿着手帕在脸上抹了两把,将鞭子交给咲夜,让她继续,这才转身面向魔理沙,现在的她已经看过不哭过的样子,只是眼睛有些红。

“抱歉,我做得太鲁莽了,完全没想过会这样。”魔理沙先道歉了。

“不是你的错,你只是好心,而且也没办坏事,都是她作的恶,以及我自己太大意。”

蕾米莉亚出人意料的平静,愤怒、伤心、自责几样巨大的情绪笼罩在她身上时,身体本能地掐断了这些情感,使能理性地思考,但理性也无法避开她所担心的事情。

“现在该怎么办呢?芙兰一定不想再见到我。”她落寞地说道。

可能她自己也没察觉到,眼泪又从眼角不争气地流下,平时威风八面的鲜红幼月,遇到这种也像个小孩子一样。

魔理沙从她手中拿过手帕,把她稀里哗啦的小脸擦干净。

“其实,我在漫画里还看到一种办法,也许可以解决现在的问题。”

……

虽然场面很吓人,但其实这件事也不过姐妹吵架的程度,又不是生离死别,肯定有解决的办法,与其多犹豫一分钟,多难过一分钟,不如快刀斩乱麻。芙兰魔力封锁的大门,即便将红魔馆炸一遍也没办法突破,但声音仍然可以传递到里面去,所以办法就是……

“真的要这样做吗?”

蕾米莉亚按魔理沙说的来到红魔馆地下室门前,现在换到她踌躇不前了。

魔理沙向她竖起鼓励的大拇指:“没事的,勇敢地喊出来吧,解决误会的最好方法无过于大声喊出来。”

蕾米莉亚当然也想快点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喊就喊嘛,为什么所有人都跟过来了,我怎么好意思。”

“嘛,不是很有趣嘛,这样场面几百年恐怕也见不到一次。”一旁的帕秋莉说。

咲夜、小恶魔等人虽然没说话,但看表情应该是默认了。

“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相比你最宝贵的妹妹,这点莫名其妙的羞耻心根本就不算什么。”魔理沙说。

“什么莫名其妙的羞耻心,明明很简单易懂的少女心……”

蕾米莉亚小声嘀咕道,但她也知道现在已经不是纠结这些东西的时候,她站在芙兰房间门口,深吸一口气,膝盖微屈,身体用力弓起,大声喊道:

“芙兰,我喜欢你啊。”

“芙兰,我喜欢你啊。”

“芙兰,我喜欢你啊。”

……

一直喊下去,直到芙兰出来,这就是她们的计划。

“哇,真的喊出来了,不愧是蕾米莉亚大人,轻易地做到了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小恶魔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袋爆米花来,在角落里偷偷的吃道。

在她没有发觉的地方,一只小手偷偷从她身后伸进她的爆米花袋子里。

“怎么回事,怎么几口就没了。”她跑过去找帕秋莉,“帕秋莉大人,我还要。”

“怎么这么能吃,不胖死你。”

幸好蕾米莉亚是背对着她们的,如果发现她们在看着她吃爆米花,绝对也把她们吊起来打。

喊了不知道多久,那是长到连吸血鬼的身体也感到极为煎熬的时间,地下室里忽然传来一阵零碎的响声,这还是第一次得到回应。

蕾米莉亚精神大作,用力喊道:“芙兰,我喜欢你啊——”

忽然一记乌黑的大铁块从里面破开了地下室的门,砸在了蕾米莉亚的头上,那是芙兰的莱瓦汀,黑桃心形的尖端恰好戳在她的头上。

“吵死了,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

芙兰从里面飞了出来,满脸通红,因为太难过所以窝在被子里伤心,不小心睡着,昏昏沉沉的时候一直听到有个人大声说喜欢自己,而且还是用的姐姐大人的声音。

——真是一点都不知羞的。

蕾米莉亚才不管那么多呢,头上顶着莱瓦汀就冲了上去抱住自己的妹妹。

“芙兰,我喜欢你啊。”

冲出来的时候还鼓着一副性子,现在被抱住,芙兰就只能服软了。

“啊,贴得太紧了……”她抱怨道,但是也在蕾米莉亚的耳边轻声说道,“其实,我也喜欢姐姐大人。”

魔理沙满意地看着这一幕,一切都完美收场,除了某只正邪趁她们都集中在这边偷偷溜了以外。

……

红魔馆外,雾之湖旁的小树林中,正邪就躲藏在这里,她望了一眼天上的月亮,估算了时间,啧了一口,一脚踢在旁边的小树上:“都到这个时间了,怎么还没有来。”

忽然一阵凌厉的寒风吹过,割得正邪皮肤生疼,她等的人终于出现在她的眼前。

红色的连衫裙,挂着七彩水晶的枯枝翅膀,以及远比她姐姐锐利的眼睛,来的人正是芙兰朵露。

“怎么来得这么晚,我的报酬呢?”正邪毫不客气地与她说道。

芙兰朵露则更不与寒暄,掏出一块金砖丢给她。

正邪连忙上前两步双手接住,虽然手里金砖沉甸甸的,但她还是要讨价还价:“怎么就一块啊,我可是吃了大苦头啊,说不定还会被追杀。”

“结局皆大欢喜,不会有人来追杀你的,至于苦头,那是你自己不小心的错。况且嘲笑了我姐姐,你很开心吧。”芙兰朵露冷冷地与她说。

“谁会因为这种事开心。” 正邪眼睛飘忽,“我只是觉得只有一块的话,我很难为小姐你保守住秘密。”

芙兰朵露眼睛渐渐眯起:“确实,果然还是消灭你比较保险。”她伸出了手掌,缓缓合拢。

正邪感觉到一股无名的压力向自己的心脏笼罩而来,立马双腿站直,双手高高举起:“我投降,我绝对不会说出去,我发四。”

无名的压力仍然笼罩在她的周围,她毫不怀疑,对面心情一个不好就会杀掉她,现在也不过是在考虑她的剩余价值。

“也行,说不定以后还会用上你。”芙兰朵露缓缓放下了她的手。

正邪身体瘫软倒在地上大口喘气,这就是破坏一切的能力吗,她觉得自己刚刚已经死过一遍了。忽然一块冰凉的铁块贴在她的脸上,惊得她一个寒颤,抬起头一看,芙兰朵露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身前,手里拿着另一块金砖正贴着她脸。

“如果能你听话,多给你一些好处也可以。”

正邪的嘴角忽然裂开。

妹妹可比姐姐有趣多了。

“那是当然。”她一把从芙兰朵露里手里接过金砖,转身踏进了树林的黑暗之中。

……

辉针城,正邪提着拿卖命钱买来的高级寿司大摇大摆。

“针妙丸,我买了寿司回来哦。”

随手一丢,这盒寿司端端正正地落在了桌子上。

看到她这副样子的针妙丸却有些担心。

“正邪,我感觉你最近有些怪怪的?”

“什么?我好得很啊。”

“就是……是不是太正经了,会去工作,会挣钱回来,还会带点心……变得有些不像正邪了……”

“哈哈哈,你在讲什么呢,我从来都是我自己。”正邪转头看着针妙丸的眼睛,“不需要像任何人。”

她自信的模样令什么怀疑都只能退却。

然而正邪走到门外,针妙丸视线的死角,她的身体难以忍耐地扭曲了起来。

愉悦,超乎想象的愉悦。

天邪鬼都是些性格扭曲的家伙,有着“为叛逆而叛逆”的天性,总想着和其他人相反的事情,倘若连自己都叛逆呢?

——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事要一步步来,别想着一口吃成大胖子。

因为想要鞭打正邪,所以改了这一章,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