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人类不睡满8小时不行的

  发布于 2024-02-25  164 次阅读


饶实现在是芙兰的专属从者,简单来说就是哄小孩的,对此他自认为有着丰富的经验,因为他已经哄自己几十年了。

不过芙兰总能自己找到开心的事,实际上他做的事情似乎仅仅只是跟在她屁股后面而已。

“这边这边,饶实快来这边。”

“来了,这就来,马上来。”

不知道芙兰又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饶实只能迈起沉重的步伐,马不停蹄地赶上她的脚步。

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他好像已经没睡着过吃了三次晚饭,吃得东西都没味道了,他快要报废的生物钟也开始和他警报工作时间的严重超标。

芙兰的作息很奇怪,完全没有规律,醒着和睡着的时间区间跨度非常大,可能刚刚说困了,躺下去几会儿又生龙活虎跳起来,有时候刚醒来把饶实叫起来,马上又困了要睡觉。

他吃不消了,真吃不消了,他又没睡个几百年,哪经得起这样折腾。

他已经意识模糊到半只脚走进地狱了,右眼看的是红魔馆,左眼看的是三途川,还有穿着白丝的阎罗王站在河的对面,好像在唱华鸟风月。

人终究是有极限的,充足的睡眠比什么都重要,意志、勇气、矜持全都顾不上了,饶实现在只想睡觉,只想睡觉。好不容易陪芙兰困了,让她睡下,他抓紧时间回到自己房间补觉,刚睡下她又跑了过来。

“饶实起来玩。”

“不起来,说什么都不起来。”饶实趴在床上,死死抱着自己的被子,说真的他宁愿死在这里,天王老子来也只能看着他睡。

“饶实起来啦,为什么不起来。”芙兰在床边推着他的肩膀。

「爸爸的爸爸是爷爷……」,饶实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小时候,用了不知道多久攒出来的一块钱终于坐上了摇摇车,那时候太困了,他坐上去了就睡着了,在梦里幸福地坐了好久好久。

“人类是一天不睡满8小时就不行的生物。”

“小祖宗,让我睡吧。”

这时候他竟然还能通过梦话来进行对话。

“8小时太久了,现在就起来玩啦。”

芙兰见就算推饶实的肩膀也没有反应,便飞起来坐在他的腰上,双手环抱他的肚子想要将他从床上抱起来,但他的手紧紧扣着床板,就算将他抱起来,他也是贴着床铺睡觉。

“快起来啦。”

芙兰抱着饶实左右摇晃着,想要将床甩下去,不过没甩几下她自己也累了,眼睛忽闪忽闪,摇摇晃晃放下床趴在饶实的背上睡着了。

自醒来后一直在寻找有趣事物,几乎没有真正睡着的吸血鬼,趴在她从者的背上似乎终于安心睡去了,晶莹的口水都从嘴里留出来。她身下的饶实更不用提,早就进入了婴儿般的睡眠。两人就像大龟载着小龟,在雨林间静谧沉睡。

晚饭时间来的咲夜见到这一幕,也没叫醒他们,端来晚饭保温放在这里,拿出吊坠用摄影魔法记录了这一副画面就离开了。

……

饶实睡得并不好,他梦见自己背了一个大水桶,被芙兰喊去爬山,这爬的可能是有顶天的绝壁,特别特别陡。

“饶实爬得好慢啊,快一点快一点。”

“想要我快,就把这个水桶搬走啊。”饶实一步一步往前挪道,“为什么爬山要带这么大的一个水桶?”

“当然是因为要喝水啊,饶实喝水,我喝饶实的血,这样子不就有源源不断的血喝了?”

“想杀我可以用更直接的办法,真没必要这样子。”

饶实真的一步也爬不动了,又累又渴,而且身体还发凉,背后的水桶不断地吸走他身体的热量。

“至少让我喝一口水,真走不动了。”

他想要取下后背的水桶喝水,但是发现这水桶好像粘在了他背上,他转了两圈渴极了怎么也取不下来,这一急他忽然又想尿尿了。

大人想较于小孩成熟的地方就在于他们在快要尿床的时候能醒过来。

饶实猛然惊醒,眼睛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睡着前是15点,现在是14点,如果不是时间发生了倒流,那么他至少睡了23个小时,可是睡了这么久,他还是觉得身上不舒服,没变得轻松,反而重了不少,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上个厕所了。

他是红魔馆唯一的男性,外面的厕所都不能用,所以他也是唯一一个在自己房间里有厕所的人,就连蕾米莉亚大小姐上厕所都得出房门走上几步,淋卫一体很方便,只可惜配置的是马桶,饶实自己其实喜欢蹲坑多一些。

——中国人的传统就是在蹲厕上扎马步。

好吧,并没有这回事。

饶实想着有的没的,愉快地放水,忽然一个他从来没想过会出现在的这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这是什么啊,我没见过的。”

然后一只白晰纤细的手从他的肩膀伸向那玩意……

饶实瞳孔震撼,心脏骤停,放出的水都差点倒流了,几乎是下意识地,他抓住了这只手的手腕,微微屈身一记过肩摔将身上的芙兰“啊”的一声丢出了厕所,反手合上门保险。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幸好芙兰的手不够长,不然他就麻烦了,不过眼前也很麻烦,他终究不能在厕所里住一辈子,要怎么处理才能平安度过这个危机。果然只有……

饶实一把推开厕所的门,在芙兰惊讶的目光中快步跑起,对着的窗户纵身一跃,再见了美丽的世界。

事后,有人询问最后的目击者芙兰是怎么回事,她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厕所里面,我看到了……”

想象戛然而止,死很容易,难的是要留清白在人间……因为防死魔法的关系,想死也没那么容易,总之这样不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样?

饶实走出厕所,精神饱满,面带微笑,看上去就好像只是普通地上了个厕所。

“芙兰大人,接下来我们要玩什么吗?去帕秋莉大人那里看绘本怎么样,或者去帕秋莉大人的花园里摘点花?”

“刚刚那个是什么?”古灵精怪的吸血鬼小孩果然对她没见过的东西更加有兴趣。

“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哦,芙兰大人记错了吧,你不是刚刚醒来吗?”饶实一脸真诚,似乎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芙兰眯起眼睛狐疑地看着面前演技很好的从者。

“好吧,我们去帕琪那里看书吧。”

正当饶实以为蒙混过去时,没想到两人到了地下图书馆芙兰就凑到帕秋莉身边开始问。

“帕琪,帕琪,我看到饶实有……”

啧,又社会性死亡了。如果没问起来还好,一旦问起来而他不回答,好奇心重的芙兰肯定会问别人,必须想一个理由糊弄过去。

就说这是变异人类才会有的尾巴吧,被人知道了会很害羞,拜托她保密。虽然芙兰很淘气,但被从者认真拜托的话,肯定还是会为他考虑一二的。

饶实思考了几种可能,心里都做好了应对之后,缓缓推开了厕所门,然而映入他眼帘的是二小姐的在他床上的可爱睡姿。

原来已经睡着了,难怪这么久都没声音。

饶实并不觉得等她醒来还会记得这事,这对他来说几乎是最好的结果了。

今天又顺利活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