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侧马尾万岁

  发布于 2024-02-23  77 次阅读


饶实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变得越来越强,越来越能干,然后就干的越来越多,直到整个红魔馆所有人的吃喝拉撒都由他一个人负责,甚至还要他一夜之间把爆炸的红魔馆重新建起来。

不要啊,这种事,交给咲夜啊——

然后他就惊醒了,并且发现自己的梦正在变成现实。

知道了他在芙兰面前的表现,蕾米莉亚大手一挥,将他划去当芙兰的专属从者。这竟然是奖励——待遇没什么变化,要做的事情却多了好多。

这其中可能有地位身份的变化,但饶实多年作为打工人,吃掉太多画出来的饼,舌头对这些东西已经无法识别了。

比较容易明确的就是,帕秋莉升级了在他身上的防死魔法,红魔馆里的魔法阵会全力维持他的生命,他现在变得很难杀。

还有就是,咲夜对他展开了魔鬼特训。

“在原本的计划里,我们都没料到妹妹大人会这么快醒来,打算慢慢地培养你。但根据帕秋莉大人的判断,妹妹大人沉睡的时间将会越来越短,近期就可能完全醒过来。目前的问题是,在妹妹大人清醒的时候,她需要一名专业的从者,很明显,你的能力还不够。”

“你”?“你”是谁?有叫“你”的这个人吗?饶实左顾右盼,确定身边没有其他人,所以说咲夜要降下大任的斯人就是他。

“已经没有时间了,我已经拜托帕秋莉大人开启精神时光屋,你要在里面和我一起学习一名专业的从者所需要掌握的一切。”

我,其实没那么想上进,或者要至少慢慢来啊。

美女魔鬼毒舌女仆长咲夜,在线发牌,呸,在线教学。

饶实在精神时光屋里,见证了地狱,咲夜在教人的时候真的很凶。

“料理都没有发光,怎么能端给两位小姐!”

料理技能lv UP

“身为专属从者,优雅的礼仪必须刻进骨子中,用刻刀刻进去。”

教养lv UP

“弹,继续弹,弹不好就再弹,弹到好为止。”

音乐技能lv UP

“打扫的能力也不能落下。”

清扫技能lv UP

……

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个日月,饶实终于通过了层层考验,得到了初级从者专业证书(雾),大概是所有技能从F级升到E级的程度,做不了多好,但都能做一两下子。按咲夜的说法,这些不过是基础中的基础,仅仅用于培育他的素养,以及偶尔帮忙打打下手,他真正需要做的工作其实只有一件——跟在二小姐屁股后面,当个跟班。

哦不,还有一件。

精神时空屋中,红美玲双眼恍惚地坐在木椅子上,白色的围布将她绑在上面,只露出一个头来,她刚刚还在兢兢业业地看守大门,以及养精蓄锐(划掉)睡觉,怎么一下子就到这里来了。

“二小姐喜欢自己洗漱更衣,但她不会打理自己的头发,需要你代劳。接下来我会教你如何为二小姐扎头发,就拿美玲来做练习的对象。”咲夜站在美玲的身后,手里拿着梳子和剪刀,向侧边的饶实教导道。

她戳了戳美玲的头,丝毫不带有个人感情地说:“美玲,把头发变卷一点。”

“遵命,咲夜小姐。”红美玲一口应下,她深吸一口气,脑后的头发变得又卷又蓬。

“自二小姐沉睡以来,她的头发一直没有剪过,如果要为她整理头发,最好先剪掉一部分。”咲夜为饶实演示道。

她将美玲的长发挽起一部分,将剩下的一部分剪去,再把手里的放下来,头发的长度几乎没变,但却不像之前那么发胀,纤细而美观。

“这样子就能扎成各种发型。”咲夜继续手上的动作,在红美玲的头上扎出单马尾、双马尾、三马尾……“也能扎成麻花辫的样式,复杂一些的也行,试着向上镂空。”

饶实看着咲夜在美玲头上立起来的宫廷香妃帽,他大概晓得了卖鱼强与头发一体的帽子是如何来的了。

“好了,你也来试试吧,从剪发开始。”咲夜将红美玲头上的辫子全部解开,又戳了戳她的头,被剪掉的头发即刻重新长了回来,非常智能。

红美玲:……

从咲夜手中接过剪刀和梳子,饶实对着红美玲的头发不知该如何下手,他从来没有当过托尼老师,对剪发的概念都是“剪短”,然后剪剪剪就是了,不是光头就行。

“可以先从这里,挽起来剪掉部分去。”咲夜在旁边手把手的指挥道。

毕竟是工作,凡是能克服的全都得克服掉,饶实鼓起勇气,一剪刀下去……

“啊,你剪得有点多了,如果是二小姐,可不能这么剪……”咲夜说。

他拿起梳子开始梳头……

“啊痛痛痛,你梳得太急了,对女孩子要温柔一点。”红美玲道。

饶实:……

简而言之,不太顺利。

“不用心急,我们有无限的时间。”说着,咲夜启动了怀表。

不要因为有时间停止的能力就挥霍无度啊——

虽然不顺利、磕磕碰碰的,但饶实也拿到了托尼老师的上岗证书。

“二小姐的房间在一片漆黑地下室,所以你要蒙上眼睛继续练习,保证在漆黑的环境中也能编好二小姐的头发。”咲夜拿出蒙眼的布条,要为他开启了难度更高的二周目。

“饶了我吧——”

红美玲的发丝已经堆满了精神时空屋,铺在地上,飘在空中,饶实感觉自己的肺里面都装满了她的头发。

……

红魔馆的地下室,蕾米莉亚、帕秋莉、咲夜、红美玲、小恶魔,红魔馆全员都来到了芙兰房间的门口,饶实被她们围着,就站在门前。

帕秋莉监测到芙兰已经苏醒,现在需要有一个人将她平静地引导出来,人选自然不必说。

“真的就我一个人进去吗?至少让咲夜前辈和我一起吧。虽然说不会死人,但你们这么弄让我很害怕。”饶实背贴着房上,一手拿着梳子,一手拿着剪刀,踌躇不前,如果可以,他希望手里拿着的是圣水和十字架。

“没问题的,你是我最值得信赖的从者之一。”蕾米莉亚向他竖起大姆指。

除了妖精和哥布林,不就两个从者,都这个时候了还要加之一吗?

“真没办法,让我给你施加赋予勇气的魔法吧。”帕秋莉的手指贴在唇边,然后轻轻往前一飞——“啧”。

饶实还是第一次听说砸舌能赋予人勇气的。

咲夜说:“饶实,你已经通过了所有的从者考试,绝对能做到。”

红美玲说:“如果有危险,我会第一时间冲进去把你捡回来。”。

小恶魔在帕秋莉耳边偷偷问道:“帕秋莉大人,你觉得他能在里面活多久?”

“我听到了!”饶实说。

她立马换了一副表情正色道:“加油,我们精神上与你同在。”

这种感觉,就像是刚来上班,就被要求在项目验收单上签字,不过现在也是赶鸭子上架,上不去也得上了。

饶实小心翼翼地敲开了门,里面黑漆漆的一片,只有门外魔法灯照射进来的一束淡淡的幽光,静悄悄的,什么都分辨不出来,他召出心星之手附在脸上,透过它进行目视,平常所见的色彩几乎淡到看不出来,但是能看透物体中能量的流动。

他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二小姐的身影。不是,已经溜出去了?

正当他松了一口气时,一个长条鬼忽然从天花板上倒垂下来,吓得他差点拿剪刀戳过去。

“吓到了吗?”长条鬼说话了,她的声音芙兰一模一样,倒不如说她就是芙兰,她像洞穴中的蝙蝠一样,倒着站立在天花板,长长的头发像拖把的布条一样垂下来,枯枝翅膀上的七彩水晶照亮了她的脸,她正鬼灵精怪地向饶实发问。

“吓到了。”饶实老实说。

“哈哈哈哈哈,真的吓到你了。”芙兰像个孩子一样大笑,轻轻一跳从天花板上落下,却在饶实的眼前瞬间消失,他正要重新察看四周,冰冷的触感忽然扣住了他的肩膀,她在他的身后。

“你是谁?怎么会到这里来?”她的声音和她的手一样冰冷,尖锐的指甲正贴着饶实的脖颈。

如果刚刚是有被吓一跳的话,现在就是被吓得魂都要飞出来了。她的个性和上次见面相差好多。

直接切开颈动脉的死法和从颈动脉吸干血液会有多少区别吗?

饶实缓缓吐了一口气,右手从脖颈上牵下芙兰的手,转身面朝着她单膝跪下,牵着她的手,在她手背上轻轻吻了一口,抬头看着她的眼睛说:“我是由蕾米莉亚大小姐指名,专门服侍二小姐的从者。”

他在害怕,小腿都在发抖,尽管知道自己不会死,但还是会怕,就好像站在有围栏的高楼天台上,尽管知道自己不会掉下去,但还是会身体发软,就好像灵魂被抽离了身体。

饶实此刻甚至觉得自己的灵魂就站在自己的身后,用第三人的视角看着单膝跪在芙兰前的自己。很奇怪,即便如此他也能操控自己的身体,就像操控游戏角色一样,甚至更加轻松。

站在他身前的芙兰眯起了眼睛,微微歪头审视着他,她忽然动了动鼻子,然后稍稍俯下身体,在他额前轻嗅了一口,冷漠的嘴角忽然翘起。

“我记得你,你是和咲夜一样的仆人,而且很好闻。”

她也蹲了下来,用新奇的目光平视饶实,双手撑着下巴,乖巧可爱的样子几乎令人无法将她和刚刚的样子联想到一起。

“姐姐让你来做什么呢?”

似乎又可以对话了,饶实亮出了剪刀和梳子:“大小姐让我来给二小姐理发。”

谁知芙兰听了就抱着脑袋一头飞进了她的床,厚厚的被子裹在身上。

“不要不要不要,你一定会把我耳朵也剪下来的。”

这会儿又像个普通的小孩子,饶实试着跟哄小孩一样说:“我保证,绝对不会,就算剪掉我的手指也不会在二小姐的耳朵上留下一道伤口。”

“真的吗?”她从被子中钻出一个头来。

“真的,我拿我的十根手指发誓,而且二小姐也想头发漂亮地与大小姐见面吧。”

“好吧,那我们拉勾,你绝对不许剪我的耳朵。”

被子妖怪向你发起了拉勾仪式,你要参加吗?

这难道还有拒绝的道理?饶实伸出小姆指与芙兰的小姆指扣在一起。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变了是小狗。”

话说,拉完勾再把手指剪掉是不是就可以不算数了?

得到保证后,芙兰才不情不愿地从被子里爬出来,饶实拉着她在房间中央小桌子旁的凳子坐下,像变魔术一样掏出一张围布系在她的脖子上,戴上手套,一手剪刀一手梳子开始了他的工作。

少女理发中……

“二小姐要出来了!”饶实在门口大喊了一声,才慢慢牵着芙兰走出她的房间。

她有些抗拒,哪怕仅仅是魔法灯的萤光都让她攥白了手指,甚至攥碎了饶实的手骨,一步一步,似乎永远也走不完。

抱歉,如果再不结束,我的手可能就没了。饶实忽然用力,将她拉出了一大步,一直躲在暗无天日地下室的吸血鬼终于走到了大家的面前。

“原来选了这样的发型啊。”

“很简单,但是也很可爱。”

“很适合芙兰大人。”

果然,最合适芙兰的还是侧马尾。

芙兰偷偷动着耳朵,听着大家的声音,但是那个人还没有说话。为什么呢,她不喜欢吗,不好看吗?

她一直低着头,直到一双与她同样款式的小皮鞋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是蕾米莉亚,是姐姐大人。

“这不是很可爱吗?芙兰。”她说。

“嗯!”芙兰露出了今天最灿烂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