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晚安,早安

  发布于 2024-02-23  78 次阅读


饶实尝试随便输了几个字母,搜索结果都是英文的,他看不太懂,随便选了一本,手指点下去像是卡顿了一样没有反应,他下意识多点了两下,然后就听见一道破空声向他呼啸而来——好像就是他选中的书。

幸好那本书在即将砸到他的瞬间停了下来,自由落体到他的手中。

“每催一次,书飞来的速度就会上升一个等级。”帕秋莉提醒道。

饶实谨记。

“作为将你接进我魔网的报酬,有空的时候就来帮我做点杂活吧,首先将这些招来的书全部放回去,小恶魔会教你怎么放的。”帕秋莉指了指一旁已经堆满了书的小推车。

“好的。”饶实一口答应,但看到一整车的书,他又想到,“不是已经有了将书一本本招来的魔法吗,为什么还需要手动还回去?不是我想偷懒,就是有些好奇。”

饶实也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多了。

“很正常的疑问,特别是在你只知道表象,不知道其中运作原理的时候。”帕秋莉的表情像是在说“凡人的智慧”。

“问题在于精准度的要求,将书招来只需要让书飞到你面前,这样一个模糊的范围即可,但要让书飞回书架就需要让它对准书籍中的缝隙,需要花费的精力就超过了手动将书放回去。可能在你学到更多魔法后会更容易理解,战斗魔法只需要考虑如何提高威力,生活魔法则需要考虑易用性、安全性、效益比等问题。”

帕秋莉在回答有见地的问题时会很有耐心,饶实记住了,他推着小推车走向书架。

红魔馆底下的大图书馆,这里的书架不比看拿去的那么简单,饶实越走近,这些书架就越高大,等他走到跟前时,这些书架就长到了差不多十个他的高度,密密麻麻的书籍排列在其中,一望无际,饶实额头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不会做就问。这是饶实向来的人生格言,他转了几圈,找到了蹲在角落里看书的小恶魔,见饶实来了,她像是被老师抓住玩手机的学生一样,里面把书藏到身后。

“我没有在偷懒哦。”她说话的同时,头两侧的小翅膀不停地扑扇。

饶实秉持着新来职工的本分,笑一笑就当没看见了。

“小恶魔前辈,帕秋莉大人让我和你一起把这些书都放回原位,应该怎么找到他们的位置吗?这里太大了。”

“前辈?”小恶魔一改刚刚躲闪的神情,窃喜地叉起腰来,“我竟然也是前辈了!”

她咳嗽了一声背过身去,作出严肃的声音叨叨道:“帕秋莉大人书库里藏书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在这里找对书的位置简直比登天还难,不过幸好有我小恶魔前辈在这里……”

饶实右手背在身后,悄悄联入了帕秋莉的魔网,里面有关于书本扉页上编号的解读,收录时间类别序号,很简单的构成,点击类别还能得到书架分类的排布,有些信息应该就能定位了。

“……大致就是这样,你听明白了吗?”小恶魔忽然转过身来,笑盈盈地看着他。

饶实熄灭了藏在身后的光亮术,心星之手灵活地将魔杖拉回袖子中,他刚刚完全没听。

“我……还是一头雾水,这些书架真是复杂,小恶魔前辈竟然能全记下来,一定费了很多功夫吧。”

“哼哼,也没有啦,你弄不清楚的话,就跟着我一边做一边学吧。”

如果直接说对方很厉害、很聪明的话,对方会下意识地觉得你在奉承,心生抵触,但如果说对方花了很多时间、付出了很多努力,对方心里就会建立一个等式——这件事要费很多功夫+我没费多少功夫=我岂不是很厉害。

只要在心里面想一想上面这段话,就会对自己不怎么会拍马屁一件事宽心多了。

饶实跟小恶魔后面将书一本本归位,有些书的位置在最高的几层,饶实就算用上心星之手也够不到,只能拜托小恶魔飞上去归位,她穿的是长裙,在飞行的时候,裹着黑色丝袜的小腿会向后弯曲和裙子形成死角。

地面上的饶实完全不用担心看到什么。

不过他有些好奇,幻想乡的少女在穿丝袜的情况下,还会穿灯笼裤吗?照常理来说是不会的吧,也就是说……

把书放回去的工作比想象得还要难,两本书的位置可能差距上百米,他终于能理解那些在家里上个厕所都需要开着车去的人的心情了,他现在也非常需要一辆。

帕秋莉取书的时候有多潇洒,他们现在放回去就有多麻烦。

不过只要做点这样的杂活就能在大图书馆里随便看书,还是很划算的。只可惜这里的书大多是英文,饶实如果想要享受这里,就需要尽快提升自己的英文。他在大图书馆里面待到困得不行才出来,才发现天都黑了。

“看书也要节制啊。”他揉着酸痛的眼睛,慢慢返回自己的房间。

记得他以前看手机,看个一整天都不会难受。不过他现在是换了身体,连眼镜都不用戴了,而且好像还没成年,不注意保护眼睛的话,说不定又要近视了。虽然他不讨厌戴眼镜,但近视还是能避免就避免吧。

饶实低着头徐徐步行,忽然发觉自己闯进了一片空气凝重,充满隐形菱针的空间。他缓缓抬头,不出所料,看见了自家的二小姐。

她穿着一身常见的红色小裙子,依靠在走廊的窗户前,望着窗外的夜色,她的目光,像是即将睡去,就如同这温和的夜色,只可惜她头上鸡窝一样的头发破坏了这一切。

这是饶实第一次在有灯光的地方看见芙兰,但他顾不及欣赏,意料之外的情况使他的生物本能只想着拔腿就跑,但他也没有将后背暴露在对方面前的勇气。

像鬣狗一样,面朝敌人后退着逃跑吗?

行不通的,笨蛋。

芙兰的目光已经转向了他,他感觉有只无形的大手将他虚握在其中。

算了,死猪不怕开水烫。饶实迎着她的目光向前走了两步,单膝跪下,毕恭毕敬道:“请问芙兰大人在这里做什么吗?”

芙兰惺忪的眉目露出了一点疑惑。

“你是?”

“我是新来的仆人。”

尽管这个新来的名头也有些久了,但明明已经袭击过他几次却还不认得他吗?

“仆人吗?”芙兰慢吞吞地说,像梦话一样,“和咲夜一样,但是你和她长得不太一样。”

她伸手捏住了饶实的脸:“头发是黑的,而且很短,脸也长得完全不一样。”

“但是你好香,比咲夜还要好闻。”她的小琼鼻靠了过来,轻轻地动了两下。

“怎么有脏东西?”

她的下手没轻没重的,轻易就在饶实的脸上留下了乌青,但她却把这个当成了脏东西,想要抹掉,但结果自然是越弄越多。

“抱歉,我弄不好。”她低头道歉了。

“没有关系,清理脏东西正是仆人的职责,这些东西放一个晚上就会自己不见了的。”

饶实倒是有些好奇如果他被捏出血来,眼前的小女孩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他的话好像抚平了芙兰的歉意,她觉得眼前的仆人可信了许多,她继续说:“我在找姐姐,但是我忘记了她的房间在哪,你能带我去吗?”

找大小姐吗?饶实知道她的房间位置,不过他也没去过,眼下的情形恐怕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应付的。这个时候就使用那一招吧——装死。

芙兰发觉眼前的仆人突然变弱了许多,就像……死了一样,但他还是温和的与她说话。

“那就由属下带您过去吧。”

饶实其实起身带路,然而芙兰却拉住了他的衣角。

“我的头发很乱,这样子我不能见姐姐大人。”她带有一丝怯弱地说。

饶实瞄了一眼她乱糟糟的头发。头发,要是能弄把梳子来,梳梳就好了吧。不过他没有梳子,他自己头发那么短,根本不会乱,就算乱了也是用手刨两下。

用手给芙兰的头发刨两下?感觉很冒犯。

饶实试着把心星之手变成类似梳子的形状,没想到一下子就弄成了。

“芙兰大人,请不要乱动,属下马上替您弄好。”

饶实移动到芙兰的身后,替她梳理头发,交叉的直接理开,翘起来的直接凹平。心星之手比正常的梳子恐怕还好用,它可以灵活地向各个角度用力,还能将头发上的灰尘都带下来,轻而易举理顺了头发。

咲夜是在五分钟后拿着一闪一闪的灵魂宝石过来的,看见芙兰时也吃了一惊,但女仆长的素养让她瞬间隐藏进了拐口,并且冷静地拿出纸板给予饶实指示。

「满足她的一切要求,我去通知大小姐」

纸板上是这么写的。

这都是个什么事啊。饶实还以为把咲夜来了,他就能提前下班。

“这样应该就行了吧。”饶实让芙兰对着窗户玻璃看看她现在的样子。

芙兰的头发有些卷,即便现在全部梳理了,也是蓬蓬地挤在身后,从背后看有点像一只大橘猫团在她的头上,但怎么说也比之前好多了。

“我看不见。”芙兰摇了摇头。

窗户上的倒影只有饶实,没有他身前的芙兰。他都忘记了,吸血鬼无法在镜子中成像。

说起来,这到底是什么原理,如果是使光线扭曲的话,芙兰也没在他面前隐身。

芙兰忽然转过身来,直视他的眼睛,饶实眼眶微震,但他很快猜想到这应该是将他的眼睛当镜子用了。

与人对视还挺容易害羞的,特别为了发挥好镜子的作用,他需要将视线精准地聚焦在芙兰身上,还不能眨眼。

不擅长对视的人可以将视线集中在对方的鼻梁处,这样不会有直接的视线交触,而且看起来还是在对视。

蕾米莉亚是飞着过来的,落在了距离他们三米远的地方,难以置信地看着似乎已经清醒的妹妹。

“芙兰,你醒了?”

她看上去不像是醒了,反倒像是梦游。

她攥紧了裙角,摇摇晃晃地走到蕾米莉亚面前,微微捏起裙角打招呼道:“姐姐大人,晚安。”

随之,像是用光了所有的力量,沉沉睡去,倒在了蕾米莉亚的怀里。

蕾米莉亚还沉浸在惊讶中没有反应过来,半晌后才回过神来紧紧抱住自己的妹妹,怜惜地抚摸她的头。

“晚安,芙兰。”

……

等到怀里人的呼吸渐渐平稳,陷入熟睡,她将目光投向了在一旁做背景板许久的饶实。

“饶实,你表现得很好,等我把芙兰带回她的房间,我会给你奖励的。”

她这么说了。

而饶实现在心里正在想的,吸血鬼是昼伏夜出的生物,晚安对她们来说是晚安的意思,还是早安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