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测不准的芙兰二小姐

  发布于 2024-03-07  123 次阅读


蕾米莉亚眯起一只眼睛,看向一侧她的从者咲夜。咲夜没有说话,但嘴唇一直在轻微地动作,悄悄叮嘱自己主人要注意的事情,消除芙兰的不安。

这种事她当然知道,根本不用说这么多遍。

在蕾米莉亚的吸血鬼感知中,饶实端着盘子与芙兰正走来,到了门口前,他与芙兰附耳了几句,将盘子放在她的手中,由她端了进来。

蕾米莉亚嘴角微微翘起。竟然动这样的小心思,根本逃不过她的眼睛,饶实看上去老实,该机灵的时候还是机灵。

进来后,饶实走到咲夜的旁边站着,他不知道蕾米莉亚已经将他们的动作全都看在眼里,他只是担心如果由全程芙兰端过来的话,万一戏剧性地全洒地上就麻烦了,不过到咲夜附近应该就没问题了,时间停止想洒都洒不掉。

“姐姐大人,这是芙兰做的点心,巧克力。”芙兰端着小盘子缓缓走到蕾米莉亚的面前,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她支支吾吾地说:“姐姐大人,芙兰一直心里有个疑问,那就是……姐姐大人到底喜不喜欢芙兰。”

真可爱……

蕾米丽亚很少体验被妹妹用这样寄予期望的眼神看着,如果可以,她真想让咲夜停止时间,直到她满足了为止。

咳嗯,不能让芙兰等久了,也不能丢失了姐姐的威仪。

“芙兰,姐姐对你就像这块巧克力,当然是……”

蕾米莉亚拿起一块巧克力放进嘴中,轻轻地咀嚼。

当然是……

“……好难吃!!!”

好咸,就像是吃了一整块的盐。

蕾米莉亚像她的妹妹一样,紧闭眼睛难受地吐出舌头。

不过她既然身为姐姐,自然也有她成熟的地方,比如她会自己吐掉,舌头来回伸梭,滋滋滋地吐在了地上。

一切全是她的身体本能,然而当她恢复理智时,她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芙兰在她面前,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我的巧克力,我的巧克力,姐姐大人说难吃——”

她双手捂着脸伤心地疾飞了出去。

怎么会这样呢,不如说怎么会这么难吃呢,将盐当作糖放下去了吗?蕾米莉亚现在都还没能从满嘴的咸味中反应过来。

“怎么会这样!?”她的女仆咲夜倒是先反应了过来,原因和味道已经来不及在意,这个时候一刻都不能犹豫,她大喊,“大小姐,快追上去啊。”

蕾米莉亚看看她,又看看芙兰飞出去的身影,一狠心,双手抄起桌上的巧克力就追了上去……

“芙兰,不管是你,还是你的巧克力,我都最喜欢了——”

……

不管怎么说,这也算圆满落幕吧,该表达的表达出来就好,姐妹间的小小误会而已。

至少饶实已经将他能做的都做了,并为此感到心安。

不过怎么会这样呢?他从桌子上捡起一颗掉落的巧克力尝了一口。

很咸,很硬,像盐块外面裹了一层巧克力。

他不记得有将糖当成盐倒下去,而且在凝固前他都有尝过的,凝固后怕大小姐不够吃,他就没再吃。

……

夜晚,饶实陪同芙兰返回她的房间,经历一天的胡闹,和姐姐解除误会,她也打算休息了。

她飞在前面,高兴地忽高忽低,在饶实看来跟喝醉了酒似了。

巧克力的事情,他有些在意,想问又不想问。他衡量了一番,问了也不会多什么麻烦,那就直接问吧。

“芙兰大人,厨房那里少了的半罐盐,你是在我准备模具的时候倒下去的吗?”

“哈哈哈,我不知道哦。”飞在前面的芙兰转过身来后退着飞行,向饶实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但你不觉得那么臭屁的姐姐大人跑出来追我的时候很有趣吗?”

破案了,饶实的好奇心和强迫症得到了满足,但代价是什么呢?他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而芙兰还饶有趣味地看着他。

“……”饶实试图装作在普通地走路。

“说起来,”芙兰开口了,她说,“ 为什么饶实叫我的时候,都要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个‘大人’?”

呵呵呵,是因为什么呢,不公平的命吗?饶实很想与她开这样的玩笑,但她没看过祥林嫂,还是作罢。

“因为我是芙兰大人的从者,规矩似乎就是这样的。”饶实尝试抛出砖头,即便是确定的事情,似乎只要加上似乎两个字,也就变得错了也无所谓。

“我不喜欢这样,以后都直接叫我芙兰吧。”

“可是,这样叫可能大小姐和咲夜会有意见。”

“你是听我呢,还是听她们呢?”

哇哦,这可真是。这个时候该怎么回答呢,又或者说该怎么选择呢,芙兰是想要他作出选择,又或者只是想要看他选择的样子?

饶实注意到芙兰的房间已经到眼前了。

先开个口吧。

“芙……”

“啊!”芙兰打断了饶实的话,“已经到我的房间了,那我要休息了哦。”她扇动翅膀在空中华丽转身,拉开门扉回头笑眯眯地看着饶实。

饶实也还以她微笑。

芙兰又松开了门把手,稍稍飞高了一个头,双手抱住饶实的头,下颔在他头顶蹭了蹭,“明天见。”她飞进了房间。

哇靠,真是受宠若惊了。

但饶实感觉她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他小时候过年,看亲戚带来一只大型犬,而且他现在看芙兰眼神也正如那只大型犬看小时候的他。

这听起来有些不对劲,但似乎很多人愿意当富萝莉养的狗,至少网友和群友是这样的。真当一只狗也不错,吃吃睡睡叼叼飞盘,当人的话很容易上演小公务员之死。

你又不求什么,忧虑这么多干嘛?

也不是不求什么,一旦安稳下来,就会想着不要破坏现在的状况。

不管怎么样,他现在要去睡觉了,躺到床上,什么也不想,等着明天自己过来。

“晚安,你一定要变成欧派很大的美少女。”他对着心星之手说。

该做的功课可不能忘了。

没什么寄托的时候就拿这个寄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