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要成为魔法高手

  发布于 2024-02-23  75 次阅读


饶实很后悔,总之就是非常后悔。他就不该把中文的书带回来,要是他没带回来,他就不会在被按在这里校对中文书的英译版本。

今天早上,他将那本看完了的《特立独行的猪》交给帕秋莉,请她入库,并且提了一句想要学点生活魔法,帕秋莉就以复印机一样的速度做了这本书的英译版。

“既然你想从我这里学东西,那就帮我干点活吧,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帮我校对翻译有没有问题。”

饶实看着被递回来的两本书,一本是《特立独行的猪》,另一本是《A Unique Pig》,迟迟不敢接过来。

“我虽然看得懂中文,但英文差得一塌糊涂。之前施的魔法只能让我听懂英语,英文单词还有很多看不懂,我可能没办法校对帕秋莉大人的错误。”

帕秋莉想了想,确实是这样:“那就给你连文字也能看懂的魔法吧。”

帕他的手掌一拍,一本本厚重的书籍整齐划一地飞到饶实面前,他仔细一看,全是各种英汉字典,差点哽咽了,他考研都没这么学过英语。

“有没有那种更方便,更有效率的,拍一下脑袋就全学会的办法,就像之前给我用的启蒙魔法,有没有识字版本的?”

“用了那种东西脑袋会变笨的哦。”

“那之前怎么直接给我用了?”

帕秋莉抬起头,淡紫色的眼睛看向他:“你想听我跟你说原因吗?”

好吧,怎么突然这么严肃,原因他也不是猜不到。饶实叹了一口气,翻开他面前的字典。

你是不是和人说上几句话,就开始得意忘形了?

饶实的英语水平,说实话很一般,平时看英文文献的机会不多,就算要看那也是谷歌翻译启动,甭管信达雅,看得懂就行。要他校对文章实在是……反正他闲着是真闲着,又没有手机消磨时光。

“帕秋莉大人的中文英文水平应该都很高吧,真的需要我来校对吗?”他对于自己工作的价值,抱有很大的疑问,这关系到他摸多少的鱼比较合适。

“我中文确实不差,但我觉得还是不能比过将中文当作母语的人,有些字里行间的表达可能根植你们的血脉中。你看一遍吧,如果感觉翻译不合适的地方,可以直接和我说。正好你也学学英文,这里的魔法书大都是英文写的,不是的也被我做了译版。” 帕秋莉翻着面前的书,头也不抬地说。

饶实点点头,也就是说他的工作稍微有点价值,不是让人看个高兴的,值得认真做做。

校对的工作很难做,饶实的词汇和语法很匮乏,他一眼看过帕秋莉的译文,下意识地就觉得这是最好的翻译了,他根本提不出什么意见。

他来回翻动书页,脑门上都是汗。一旦被富丽堂皇的句子赋予了期望,就觉得自己必须做出点什么,真是年轻啊。

成熟的人应该学会体面地放弃……吗?这是说不准的东西,毕竟没人做规定,也没写进律法里。

瓷器被放在桌子上发出的响声打断了饶实的走神,小恶魔端着两杯红茶放在他与帕秋莉的面前。

他竟然也有份?饶实瞪大眼睛看向桌子旁的小恶魔,她双手抱着托盘向他浅浅一笑,转身离去。

这真的很让人受宠若惊。饶实看着她的离开的背影,拿着茶杯饮了一口……唉!原来红茶不是甜的吗?他没喝过,但他喜欢甜的。

忽然,一本字典飞到他的面前,遮盖了他的视线。他将脸转正过来,看见帕秋莉也在看他。

“在看什么呢?”她发出了质问。

我忘记将眼睛转回来了。这是真话,但说出去没人信,解释起来也像是欲盖弥彰。

“我在看小恶魔。”干脆顺着对方的想法承认了,这也不是假话,毕竟他的眼睛确实是朝着那边的。

饶实收敛目光,低头继续他的英语略读理解。帕秋莉轻易得到了她意料中的答案,有些意外,但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她是恶魔,不要被她的外表迷惑了。”

饶实谨记。

《特立独行的猪》饶实看完只需要两个小时,《A Unique Pig》却需要整整两天,他觉得这已经是他最快的速度了,不过最终也没看出来什么可能有错的地方。

帕秋莉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也没失望,似乎对他的工作能力早有预料,她问了几个关于那个时代的问题,饶实知无不言。

“这样也算你过关了吧,按之前约定好的教你魔法,不过我只帮你开个头,以后每帮我找到一处错误,就教你一个魔法。”

……饶实并没有在考虑没错找错的可行性。

帕秋莉操控着书桌上的书全都飞到旁边的小推车上,召来一本封面华丽的书与一个扁长的盒子。

她将那本封面华丽的书翻开,淡淡的荧幕将饶实笼罩,他发现自己进入到了一个完全空白的空间,帕秋莉站在略高他一个头的台子上,手掌里托着七彩的颜色团,随手就能在这片空白的空间画出图案……还是立体的。

“之前应该在你面前提到过,魔力、灵力、妖力、气,都是人体内力量的不同运用方式,掌握其中一种再使用其他的就会变得很困难,不过气因为比较简单,可以模拟其他力量的运作方式……”帕秋莉用不同的色彩模拟出各种力量的形态。

魔力看起来很柔软,可以轻易塑造成其他的形状;灵力像是天然的水晶,澄澈而坚硬;妖力很活跃,像心脏一样剧烈地跳动;气就和它的名字一样,是一团不定形的雾气。

帕秋莉操控手中的扁长盒子飘到饶实的手中,里面是一根小木棒。

“这是魔杖,魔导器的一种,想要施展魔法必须要使用魔导器。”

饶实取出魔杖,沉稳圆润的木质手感,差不多两根手指那么长,拇指、食指和中指一起可以很轻松地捏住——跟筷子相比,除了有种莫名其妙的高级感,其他的没什么差别。

“但帕秋莉大人不是徒手就能施展魔法吗,那是很高阶的魔法使才能做到吗?”饶实提出了很多作品都会有的无杖施法概念。

帕秋莉摇了摇头:“我也需要使用魔导器,不过……这解释起来有点麻烦。”她陷入了思考。

饶实连忙摆手:“那还是算了吧,我从基础开始学。”

“不行,求知欲和敢于质疑的精神在魔法这个领域是最重要的。”

饶实好像在小学上科学课的时候听过差不多的话。

帕秋莉轻轻落在饶实的面前,向他伸出手掌:“听一百遍不如见上一遍,用你的星我探知我的手看看。”

饶实犹豫片刻,手轻轻握住帕秋莉的手掌,操控着心星之手小心翼翼地延伸。

下一刻,他的脑袋猛地后仰,双目紧闭,满脸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