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撕胖次

  发布于 2024-02-10  160 次阅读


巫女小姐一开口就是一副认识他的样子,但饶实却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她,虽然基本确定了她是灵梦,但程序还是要走一下的。

“你是?”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哦,我见到你的时候,你都昏迷了。我是博丽灵梦,退治妖怪的巫女……”

“……你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冲进那座洋馆,然后抱着里面菜田一棵会大叫的草乱啃,我是在天上看着有个人在那里又笑又哭才发现的你……”

会大叫的草应该是指曼德拉草,冲进红魔馆的记忆他是有的,但抱着曼德拉草啃……他这么勇敢的吗?

“……本来我打算把你带回村子的,但洋馆里面的人你弄坏了她们很贵重的药材,想把你带走的话,必须赔她们一亿五千六百八十万四千日元才行,然后……”巫女握着糖葫芦的手左右摇晃,像是在考虑怎么说下去。

然后就把他留在那里了,这还真像吸血鬼的做法。当妖怪对巫女用上人类的手段,巫女就没办法了吗……不过相信作为无产者的灵梦被逼急了一定能把所谓阶级打得稀巴烂。

“……她们说会治好你中的毒,然后让你用身体和劳动力还债,所以你是不是干活很辛苦,而且每天只有清水和豆角地瓜吃。”灵梦说着说着声音就变低了,好像只要悄悄地说,就会听到对方悄悄的真话。

在关心他,是因为责任心吗?饶实对有责任心的人一向很有好感。

“灵梦小姐,我过得挺好的,没有很繁重的工作,一日三餐即丰富又有营养,现在应该比灵梦小姐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健康多了吧。”

灵梦打量了他几眼,确认他说的没错:“那你运气还挺好的,有吃有住还有好衣服穿的工作可不好找。”

她几口吃掉手上的糖葫芦,把饶实手上的袋子卷走:“看到你过得还不错,我就放心了,我走啦。”

来得自在,去得也自在。

“好好活下去,知道吗。”她走了两步又回头说。

这么沉重的话不要随口就说出来啊。

“等等,灵梦小姐。”饶实忽然叫停了灵梦,有一件事他无论如何都想问一下,“我想请教一下,上次的异变是什么异变。”

“你知道什么是异变但是不知道上次异变是什么?就是你雇主引发的啊……”

告别灵梦后,饶实坐在长凳上许久,心里沉重,上一次异变竟然还是吸血鬼异变。很微妙,这个幻想乡,他很可能不是特例,而是异数。

“怎么了,一个人害怕了吗?”咲夜忽然蹲在他的面前,对上了他低头的视线。

“可能吧,有一点。”饶实笑道。

身体变年轻后,心思也变敏感了,他还要多少年才能知天命呢?

“东西拿完了,要回去了是吗?”饶实起身。

“不,还有最后一项工作,最重要的一项。”

……

饶实看着头上的铃奈庵三个大字,转头看向身旁的咲夜:“这就是最重要的工作?”

“为主人寻找新奇有趣的事物,就是身为从者最重要的工作。”

对不老不死的吸血鬼可能确实是这样。

“欢迎光临,女仆小姐,还有这位,是新的执事先生吗,欢迎光临。”铃奈庵看板娘,本居小铃的笑脸还是和漫画里面那样热情。

“还书,而且还要再借一批。”咲夜从篮子里面抽出一大纸箱的书,放在小铃面前的桌子上。

“好的,还是最后面的那个书架,新书都摆在那里。”

咲夜只是一眼扫过,就一排一排地从书架上往篮子里面扫,她告诉饶实如果他有喜欢的,他也可以拿几本。

这些书有很旧的也有很新的,似乎大多都是外界的书,问题在于几乎全是日文的,饶实虽然被施了魔法能听懂英语日语,但他并不认识日文。

《C Primer Plus》?不行,绝对不拿这个。

“居然是英文的,拿走吧。”咲夜倒是只看了语言就装进篮子了。

饶实左看看右看看,找到了一本都是汉字的书。

“中文的书,也许你可以帮帕秋莉大人译制,加入她的书库中。”

啊,先收着吧。

之后饶实还跟着咲夜去了香霖堂,但是没发现什么新奇的东西,咲夜想要购买店主的扫地机,但店主死活不肯,最后什么也没买。

因为天色有些晚,回去时咲夜用了她时间停止的能力,只要握住她的手,就能跟她在停止的时间中行动。

回到红魔馆后,咲夜和饶实交代了几句,拜托他安放好采购来的食物,并且把接回来的书交给帕秋莉大人。

帕秋莉大人对收集书籍似乎乐此不疲,这些书经过她的译制,都会加入她的书库中,然后咲夜会从中挑选可以献给蕾米莉亚的部分。

晚上,饶实就着魔法灯的光看他白天拿回来的书,《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王小波写的,这篇文章他记得在小学的时候看过,但书的话他就不太清楚了。他翻开看了才知道,这是一本文章集,用了那篇文章的名字,并非他所想象的——以前看的是简略版,他还以为能看到一部扩写的猪的故事。

不过,他将这本书翻过来翻过去,也没看见记忆里面的那头猪,就只是取个名字吗,那篇文章为什么不放进来?没什么文化的饶实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他把书放到床头柜上,关掉魔法灯,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

他的童年其实有两只猪,除了这一只快要记不清了的,还有春光灿烂猪八戒,虽然后者在和前者比起来完全上不了台面,当他当时看得还是很开心。

主角就是一头猪,但是他不甘于自己吃喝养膘的肉猪身份,反而想要去做狗的工作,去看门守院,当一只有用猪,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他得到已死去主人的皮囊,结交神仙朋友,稀里糊涂解决人间的灾难。

饶实小时候其实一直很喜欢里面的小龙女和锦毛鼠,只可惜这两人的结局都不好。

唉,他会足够幸运得到人的皮囊吗,又或者他该主动去追逐那片甘蔗地?不知道呀,不知道呀,他不擅长思考这些事情。

记得以前好像有一个朋友跟他讲过:“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知道,就什么都好。”箱子里的死猫只要不去看它,它就还活着。这是没有什么擅不擅长,谁都能做到的事情。

哎呀,不要折磨自己,往好的地方想想,最糟糕的情况不过是死了,贤者们绝对不会有兴趣折磨他这么一个浅薄的灵魂,而他已经死过一次了,并且没什么大不了的。

饶实躺在床上,实在不愿意再想了,就这么睡吧,做完最后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就睡吧了。

“晚安,你一定要变成欧派很大的美少女。”

忽然,那股熟悉的感觉又来了,空气变得沉重锐利,刺得人皮肤生痛,他食物链的上级已经站在了外面。

“又饿了吗?”

饶实揭开衣襟,露出他脖颈。

“招待不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