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怎么是这样的幻想乡

  发布于 2024-02-10  34 次阅读


咲夜点了点头道:“据说每隔几十年,幻想乡结界波动,就会有外乡人从不知道地方冒出来,你可以看看上面有没有你认识的人。”

饶实摇了摇头,毕竟他是孤零零死掉的。他看着牌子上密密麻麻的几十个名字,心里面有很多疑问,但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

官设的幻想乡哪有这么多外乡人,别是药味笔下的幻想乡。而且这么多外乡人真的都能在人里生存下去吗?批发市场中的鸡蛋,100个里面就会有10个坏的,那些坏的鸡蛋要怎么处理掉?

一千个人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饶实觉得一千个人会有两千个幻想乡,一个梦幻一些,一个现实一些,这里大概就是某个现实一些,残酷一些的幻想乡。

“既然有那样一块写满名字的牌子,人里的外乡人应该会抱团生存吧。”没有个人好恶,像是在好奇自然界某种生物的生存方式。在集市中,饶实将店家的最后一筐卷心菜倒入咲夜手中的篮子,像是突然想到地问。

“是的。”咲夜低头眼睛对着篮子里面,清点里面货物,“在集市的门口就有一个外乡人办的台子,你进来的时候没注意吗?”她指向了集市街道口角落的一个台子。

饶实刚刚一直在走神,像托管一样地跟在咲夜后面,还真没注意,他向咲夜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不大的台子上站了几个年轻人,他们手里拿着木喇叭喊着什么,离得有些远了听不太清。饶实竖起耳朵,尝试聚集那边的声音。

“妖怪都是骗局,世上根本就没有妖怪,科学证明……”

竟然讲这些,他们都没听说过幻想乡的吗,四十多个人都没听过?

不过还都能理解的,也许妖怪贤者特意挑选过了,但旁边一个喊的就更离谱了。

“让想要去工作的人去工作不就好了吗?不要工作的人就让他做自己想做的事……”

这是打哪来的外乡人啊,阿美莉卡吗,妖怪贤者就不管管,不安插一个卧底进去引导吗?或者已经安插进去了,把鸡捧起来准备杀?

猜不到,完全猜不出来怎么回事,他就是个普通人,那里猜得到妖怪老太婆的想法。

“你想加入他们吗?”咲夜在他的背后问。

“不,完全不。”饶实摇头。

“我们红魔馆对仆人的待遇绝对比他们好得多。”咲夜双手抱胸,似乎有些高兴,但又可能觉得在下属面前还是要树立威严,她咳嗽一声恢复干练潇洒的表情,“去下一个地方吧,今天时间挺紧张的。”

饶实赶忙跟上她的脚步。

在熙攘的集市中忽然有人撞上了他的肩膀,不是不小心的,而是很刻意地走近,很用力地撞了一次,不过好像仅此而已,没受伤,也没东西被偷,实际上他也没有可以被偷的东西,是挑衅吗?饶实转头看向那个走过的人,那人也侧脸回头看了他。

“恶魔的走狗。”他啐了一口,然后走开了。

饶实没有说话,看着他后脑勺上“马鹿”渐行渐远,如果这不是什么奇怪时尚的话,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他转头看向咲夜,她手指竖在嘴边,向他俏皮地眯起一只眼睛。

“在人里还是有些人排斥村子外面的人,尤其和妖怪走得近的,但你不用担心,他们不敢动手。”

因为妖怪强大的力量吗?

“我们有专业的法务部门,如果动手就让他们赔得倾家荡产。”

好,好强大。从现代来的饶实对这种合乎情理的强大感到安心。

将这个仅值一提的小插曲抛到脑后,饶实继续跟在咲夜的身后,今天见到的东西有些多,他现在已经不太能思考了。顺便一提,他还见到了鲸吞亭,但人家其实不是鲸吞,而是鲵吞……明明看板娘头上戴了只鲸鱼。

咲夜将他带到村里河流旁边的长凳坐下:“我要去拿一样东西,很快回来,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饶实点头坐下,咲夜走开几步又回头对他叮嘱:“别乱跑啊。”

饶实连连点头,一直到咲夜转进了巷子口。这样的感觉让他想起来小时候被妈妈带出来买菜,怪怪的。

不过是拿什么东西需要让他留在外边呢?想想一路上采购的东西,做做排除,应该是血液吧,他一个人的血液要供给红魔馆两只吸血鬼,无异于痴心妄想。不带他是不信任他吗?不对不对,没有不信任他的必要,因为可以瞬间制服他。应该是担心他看到那么多多人类的血液会不舒服吧。

饶实双手撑在长凳上叹了一口气,怀疑别人的好意让他有些不舒服,咲夜的离开也让他意识到他目前人生地不熟,而且只有一个人,不安的感觉立马就涌上来了。他保持着匀缓的呼吸,试图让自己融入背景当中,眼睛虚散茫然,实际用散光打量着四方。

原先他有些担心自己和咲夜的服装会不会很突兀,但来了就发现这里的衣服真是风格迥异,有大半是和风的,但剩下小半就不好说是什么,还有人只穿一条内裤就敢走在大街上,真是世风日下。那边还有个穿巫女服的,等等!饶实眼珠子猛地一转,那不会是灵梦吧。

她两只手一手提一只麻袋,嘴里还咬着一串糖葫芦,一路小跑,像是从哪里打了秋风回来的。她也注意到了饶实的视线,眼睛看了过来,她就像猫头鹰一样,身体往前跑,头却向着他不动。

饶实眉头微微皱起来,他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吗。

似乎认清了饶实的样子,巫女的身体也打弯,向他跑过来。跑到他面前看看左手看看右手,把手里一个袋子递给了他。

这是要给他,但是为什么?饶实刚接过袋子,巫女就坐在了他的旁边,所以他只好把袋子放在膝上,有点沉啊。

糖葫芦从嘴巴上转移到手上,巫女小姐终于可以说话了,“你在红魔馆待的还好吗?她们有没有让你做很累的苦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