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外外外外外乡人

  发布于 2024-02-08  36 次阅读


要战斗吗,将这几只妖精都消灭掉,就像游戏里面一样?

咲夜走近饶实的身边,贴耳与他说道:“被妖精缠上的最好解决办法是将她们打跑,但如果打不过的话,那就按她们说的给她们一些祭品。”

她从篮子里拿出一个小袋子,偷偷塞到饶实的手中。

“这个给你,只要给她们糖,她们就会放我们走了。”

打跑这几只妖精对咲夜来说应该是简简单单的,随便哪部她出场的作品恐怕都消灭了上千只,这里应该是想要锻炼他一个人面对妖精妖怪的能力。但为什么要锻炼,后面有让他一个人外出的计划吗?

饶实掂量了一下手中的袋子,估摸着里面有十几颗糖,就算拿出来未必够这里的妖精分。他犹豫片刻,解开系着袋子口的绳子,在妖精们渴望的目光中只取出三颗糖,然后往空中一抛。

看着天空中晶莹的糖果,饶实心里想,如果有得选,他希望现在开始演奏高洁的法皇。

“想要糖的话,就来拿吧。”

他拉着咲夜的手撒腿就跑,妖精们的注意力全在糖果上,一拥而上,根本没有人管他们,也许红魔馆已经把聪明的妖精全招募了。

大概跑了三分钟,几百米远,饶实不得不停下来,双手撑着膝盖疯狂喘气,感觉肺都要炸了,他的身体素质简直可以用糟糕来形容。

咲夜在他身旁,像散了个步一样,呼吸都没有乱,拍了拍他的背说:“你这样的方法有些冒险了,如果没有跑掉,妖精把你围住就更难走开了。就算跑掉了,如果妖精们记住你,下次再碰见就没那么容易让你走了。”

饶实喘了一会儿气,咧嘴笑说道“咲夜前辈觉得那些妖精真的聪明到能记得住我们吗?”

咲夜想了想,也觉得她们记不住,馆里的妖精女仆已经算是聪明的那部分,但大多数也就记个一日三餐,野生的妖精别说记住了,说不定隔几天就会换一批。

“如果碰到难缠的妖怪,我绝对不心疼糖,但妖精的话,我不觉得她们比馆里的妖精女仆难对付。”饶实从袋子里取出一颗糖丢进嘴里,补充体力,“其实我还以为咲夜前辈会让我和妖精们战斗。”

咲夜歪了歪头,有些意外:“打得过吗?”

“我觉得打不过,就算打过了肯定也很狼狈,所以我就先想了这个办法。”饶实拉出他衣服上的口袋,那里有另外一个装糖的袋子,他在出发前也做了准备。

掂了掂手中咲夜给他的糖袋子,饶实想也不想也放进口袋中,但是却被咲夜抓住手腕。

“你怎么把我糖放进你口袋里?”她眯起眼睛说。

“不是说给我了吗?”

“我是给你对付妖精的,既然没用上就还给我。”

合情合理,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了,饶实毕恭毕敬地把糖双手呈上。

“从别人手中拿来的糖就是要甜一些呢,我也能理解你了。”咲夜笑道。

饶实:……

他没想到咲夜会和他开玩笑,在他心里,咲夜或多或少有点像容嬷嬷,那种为了主人,不管多么恶毒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而且等级观念森严,除去同人二创小说,很多咲夜的同人画作也都是冷酷的形象,但现在看来似乎蛮容易相处的,她即像一个成熟宽容的职场前辈,又像一个开朗会说笑的女孩。

这种形象,更像是铃奈庵里描写的。饶实在铃奈庵漫画中第一眼看到咲夜抓着卓柏卡布拉那轻快浅莹的笑脸时,差点没认出来。

谁不想生在一个谁都温柔的地方?这样的话,他也可以温柔待人。饶实想。

在继续步行中,咲夜忽然问道:“饶实对妖精和妖精的处理办法好像很熟悉,明明你来到红魔馆之后就没有外出过。难不成……”

“你在外界也是很聪明的那部分人吗?”她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不,其实在外界你们的信息都被一个叫zun的人曝光了,还有一堆同人创作者给你们加了好多有趣又或者恶趣味的设定。饶实很想这么说,不过说出来也只是徒增麻烦。

毕竟这里也不是阴谋论的世界,不会因为有某一个人提前知道什么就能改变一切,况且他上辈子知道的也不一定是对的,鬼知道这里是官设还是某个无聊人的二设。

这样的地方他已经准备好了理由。

“是美玲前辈讲给我的听,她说比起锻炼到足够强可以战胜对方,学习可以保全自己的方法更快更有效,她还教了我怎么装死。”

“她都没有教过我。”咲夜说。

两个人继续前进,在跑了一阵又走了一阵后,没花多长时间就走出了雾之湖周围的树林,可以看到人里的村子。这村子比饶实想象中的大得多,要比拟的话可能比苇名城还要大,如果多一些高楼,应该可以算做日本的城池。

城外有大片的田地,现在是春耕的时间,很多人在田里忙着插秧,他们从一路插到另一路,脸上无悲无喜,可能因为只是在做极为平常的事情,也可能是劳动不会使人快乐,丰收才会。

饶实观察着他们的行动,他们似乎对路过的红魔馆两人并不在意,看了两眼又专注在自己的劳作上。

假如他的落地点是人里,也会过上和他们一样的生活吗?会分到一两亩田,一些粮食,从此耕种为生吗?不,未必会有闲置的田地,说不定要自己到城镇的边缘开垦,不过他没种过田,也不觉得自己能种出个样子来。

这么大的城镇,里面应该还是有服务业的,就像鲸吞亭,以他大学生的学识以及现代人的阅历,找到一两个维生的门路应该没什么问题——刚出社会的大学生和穿越小说看多的人很容易这么想,饶实觉得自己可以这样尝试,但不能想得这么轻松。

如果妖怪们或者类同于妖怪的人,就比如他和咲夜,能自由进入城镇的话,这里对外乡人的排斥应该没那么强,一两个活计应该还是有人管的,死在路上看起来也晦气不是嘛。

饶实心里模拟着这些胡思乱想,直到他在人里看到一块写满外乡人姓名的告示牌。

秦恩恩、见手川古泽、陈哥、莫茗萁、白晓冬、西方近……都是一些有点眼熟却不认得的名字。

原来不只有我一个外乡人吗?不行,不能直接这样说,这样显得好像他早就确定了只有他一个外乡人,冷静一点,平淡一点,可以稍微带点好奇。

“原来这里还有其他外乡人?”太出乎意料,强行让情绪缓了一波后,反而格外地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