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去人里喽

  发布于 2024-02-03  61 次阅读


“搓快点,搓快点,你这水球都不圆。”

“好好好,就是这个速度,很好,保持住。”美铃鼓起手掌道,“嗯,你已经是个合格的滚桶洗衣机了。”

饶实的两只手转得跟陀螺一样,就为了把眼前一大水盆的衣服洗干净,红美玲在旁边一直指挥他,告诉他怎么洗才最干净。

上辈子加这辈子的经历让他对一件事愈加深信不疑——你越是能干,就干得越多。

他才把水形太极拳练上手了,美玲就把洗一大家子衣服的任务交给了他,美其名曰将修炼融入生活中的每一部分。

饶实还记得在他初中的时候,他的物理老师有这么和他讲过,人的功率其实还比不过一个40W灯泡,他也不知道这对不对,但是现在他的功率已经超过了500W的滚桶洗衣机。

物理老师,我真的变强了,大概。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他其实更想做时停扫地的修炼。

“好啊,就该这么搓,不,是只能这么搓。”一旁的美玲乐呵呵说道。

这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话啊。

咲夜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两人的身后,她带着无奈的语气说:“美玲,你是不是又在骗人替你干活?而且还是骗的饶实。”

“练武的事情这怎么能叫骗呢?这叫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看现在饶实的水形太极拳打得多好,他简直是天才。”红师傅也很会狡辩。

饶实都快被这糖衣炮弹打晕了,如果他心理年龄再年轻个二十岁,他一定干活干得乐呵呵的,但他现在只会想着表面上做得好看一些,同时找到机会偷点懒,趁着红美玲和咲夜讲话,他像是丢了一半魂似的,手上的动作变慢了一个节奏。

咲夜说:“我要去一趟人里进行这个月的采购,我想带饶实一起去。”

饶实耳朵警觉地动了动,为什么要带上他,带宠物出去散步吗,或者往糟的方向想,是要将宠物丢到远一点的地方抛弃?不过将他丢在人里总好过丢在荒郊野外,但实际应该不会做这样浪费的事情。

“好,没问题,正好他到这里来就没出去过了。”红美玲倒是想都没想,很爽快地就替他答应了下来。

不过饶实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而且他也想去一趟人里,多了解这个地方。

出发之前首先要做的就是整理衣装,然而并非饶实以为的装扮成人里寻常的样子,而是换上红魔馆职工的外出制服。

“我们外出代表的是红魔馆的脸面,所以一定要穿得干净整齐。”咲夜系紧了饶实胸前的领带。

“这是羊毛做的衣服吗?”饶实只穿过羊毛衫,没穿过真羊毛衫。

“这是由帕秋莉大人杂交培育的羊毛蛛产出来的,你就当作真的羊毛吧。”

嗯,幻想世界的幻想产物,很合理。

不知道为什么,咲夜好像和他额前的头发较上了劲,一会儿掀上去,一会儿放下来。

“我觉得还是掀上去更好吧,更精神一点。”饶实用手背挡住了咲夜来回摆弄的手,他觉得将额前的头发放下来是很危险的形象。

“好吧。”咲夜其实觉得放下来也不错。

饶实跟着咲夜从红魔馆的铁栏门出发,和红美玲挥手说再见,咲夜走在他的右前方三步的距离,手上提着一只小巧的篮子,照理说进行的是整个红魔馆的采购,不可能一个篮子装得下,是空间道具,又或者和商贩预定,货物另外再运送?

“咲夜前辈,我来帮你拿篮子吧,这里到人里应该也挺远的。”饶实向前两步,与咲夜并行说道。

在红魔馆三层走廊的窗户一眼望不到人里,恐怕至少要走个半小时多。

咲夜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伸手将篮子递给他。那篮子意外地轻,虽然看起来是竹子编的,但就跟塑料袋一样轻,饶实刚想拿过篮子,又被咲夜拿了回去。

她双手拿着篮子,走在前面说:“这个篮子是魔法道具,可以装和你房间差不多大的东西,帕秋莉大人帮我设计成和女仆服搭配的样子,你拿上就不好看了。”

是篮子不好看,还是他不好看?会错意可是很可怕,不过这里可以简单地抛之脑后,就以“我想自己拿着,不想给你”结束吧。

“其实你不用这样向我们献殷勤。”咲夜说,“你有自己分内的工作,而且做得很好。”

分内的工作应该是指做二小姐的血包,这副身体生下来就可以做。

“美玲很喜欢偷懒,以前就会用糖果哄骗妖精女仆帮她站岗,现在又出现了你。明明也不是多么辛苦的工作,却还喜欢让别人做。你也是,明明说了厨房里的食物可以随便你拿,结果还要和妖精女仆们抢。”咲夜将目光看向饶实。

因为从别人那里抢来的更好吃,又或者是想要捉弄可爱的妖精们……都是一些很难说出口的理由,这方面他与美玲师傅大概也算是一丘之貉。

“我觉得多做点事也不坏。”饶实避重就轻,像是只听到了前半句话,“而且美玲前辈教了我气,我想报答她。”

咲夜看了他一眼,转回头去,看向前方:“向她学气不应该是你报答她,而是她应该报答你,前几年的时候她见到一个人就要推销气,但是没有人愿意学。”

饶实讪笑几声,感觉这个话茬不好接,试着换了个话题:“我们这次是要采购什么吗?”他问。

“日常性地采购一些应季蔬菜,不过厨房里腊肉的消耗速度比意料得要快,也需要补充。”

罪魁祸首饶实心虚看向另外一边,他发现他们已经到了雾之湖附近,有好些妖精绕着湖边的枝条打闹,时而飞快地在水面上掠过。就像蜻蜓一样,他想。不过,说起妖精,他就想起了东方正作里面,总是有一堆妖精不知道从那个旮旯头冒出来,然后要么击落巫女,要么被巫女击落。

“前面的人类快停下来,想要从这里通过就必须献上祭品哦。”几只小妖精凑在他们前面,颇有种人多势众的感觉。

对,就是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