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怎么会做我是替身使者的梦

  发布于 2024-01-28  42 次阅读


“你这个其实叫星我,不叫替身哦。”

在吃竹笋炒腊肉的时候,红师傅顺口提了一句,让一手拿筷子一手端碗,同时操控着替身手掰蒜的饶实瞬间呆住了。

他刚刚开始做的替身使者白日梦就这么破碎了?吓得他赶紧嗦了两口面,这是滴了香油的,特别香,果然还是这种东西合他胃口。

他们现在正在红美玲的保安室里开小灶。

“这个星我又是什么呢?”饶实问。

红美玲想了一会儿,忽然向前打出一拳,空气中出现了一团散着虹光的七彩莲花,跟葫芦兄弟里面那样的差不多:“大概就是这样的东西。”

饶实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迅速摇了摇头:“我完全不明白。”

“哎呀,我也不是理论派。”红师傅两只手捂头,拼命从脑海中找出零星半点的说明,“我也听别人这么叫的,有些人认为肉体是多余之物,所以他们尝试让气脱离身体独立存在,用心中的意象塑形,最后就造出来了心象的化身,修炼到高的境界,他们甚至可以抛弃自己原本的身体,化身星我遨游世间……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

“照美玲前辈这么讲的话,不应该叫心我吗?这和星星也没什么关系”

红美玲眉头皱起来,又冥思苦想了一会,不得不点点头道:“你说得也有道理,可能是我前后鼻音没分了。”

正经人谁分前后鼻音,你分吗,我分不清。

“或者你叫它替身也行吧,我只是突然想起来才跟你说一说,叫法其实都没所谓。”

饶实点了点头:“又是星我又是心我的,不如取名星心,star heart……还是heart star,心星好像更好听一些。”

这听起来就很像替身了,反正波纹本身就是从气衍生过来的,幽波纹肯定也和气差不多。这个东西看着像替身,感觉像替身,能做和替身差不多的事,那它就是替身。而且反正这里也没真的替身使者,只要他见人就说自己是替身使者,自己也打心底里认为自己是替身使者,那他就是了。

有些事是可以偏要勉强的。

红美玲不予置评,她对于这种类似于给身体肌肉取名字一事其实不大能接受,不过看饶实一脸兴奋的样子,令她想起来很久以前刚刚学会气的自己,挺有怀念感。

“用星我的的那些人会更厉害吗?”饶实感觉这就好像玩游戏的时候考虑用什么构建最好。

“更厉害?”红美玲对他这么问有些诧异,就好像被问了咸豆腐脑甜豆腐脑哪个好吃一样,她很认真地摇了摇头说,“对气的运用方法不同而已,只有适不适合一说,厉不厉害只看那人的境界。比如,嗯……你来握着我的手看看。”

红美玲很平常向前伸出了手,她没有将手肘放在桌子上,所以仅仅是握手而不是掰手腕,握上去的一瞬间,饶实感觉自己好像在触碰一座山,完全没有撼动的可能性,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被震撼,动弹不得。

“境界的差距难以用技巧抹平,我的一根手指轻松就能把你碰倒,比起考虑哪种技巧好,不如学上一两门趁手的,然后专注在个人修为的提升上。等你到了一定境界,你就会发现那些技巧法门都是相通了,之前废尽心力琢磨的东西都不堪大用。”

饶实又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这次他是真懂了一点,这大概就和笑傲江湖里面华山派剑气之争差不多,三十年之后气宗强于剑宗,在幻想乡则更夸张,估计是用百年作单位计量的。

红美玲继续说道:“我是肉体派的,但我也能制作简单的心象,甚至星我也可以,不过和专精此道的人比起来只能算样子货。”

“对了,要来试一下吗,和别人的星我比试?”她好像突然来了兴趣,眼睛看向饶实。

饶实尝试移开眼睛:“可是我啥都不会啊,连水形太极拳都没练熟,完全没有比试的手段,要不美铃前辈你再教我点别的?”

“贪多嚼不烂,水形足够你练个10年了。”

“那我怎么打?”

“挨我打就好。”

“这讲的是人话吗?”

“你是个男孩子,别像个娘们一样,难道你学气的时候就没想过在人前显圣,好好显摆显摆之类的?”

饶实确实有想过,但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他最多最多对着妖精显摆一下,就算是这都要冒生命危险,在您面前?饶了我吧。

“我的星我很弱的,说不定你三拳五脚就把她打得落花流水。”红美玲继续劝诱道。

饶实对这种感觉非常有即视感,就像他年轻的时候玩一个叫非想天则的游戏,有时候就会碰到一个老屁股,说自己很久没玩,谁都打不过了,一边说着随便打打找找手感,一边把人双无了。

你们虐菜的瘾就那么大?好吧,其实饶实也喜欢虐菜,但成为菜的话就很难说了,就当是让红师傅开心开心。

他们来到红魔馆前院的一块空地上。

饶实呆呆地站在那里,就好像在玩木头人。红美玲长呼一口气,右手化掌缓缓前推,蓬勃的气在她周身迸发,凝练的气几乎在她的身后形成实影,是一眼望不尽的山峦,一块巨岩从山崖上割裂落下,变成了一个与红师傅一模一样的灰白色虚影。

「呔,妖精,快把我爷爷交出来。」这是饶实在心里面配的音。

红美玲没有读心能力,不然说不定会被逗笑,她教导道:“星我不是真实存在的,没有办法通过肉眼看见,但对于有感知能力的人来说,其实更加显眼,如果你再花上些精力给它们投影色彩,它们就会变得像活物一样。”

灰白色的虚影渐渐化实,变得和红美玲一模一样,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饶实根本分不出哪个是本体哪个是星我。

“星我都和本体长得一模一样吗?”

“不,更多的是相差甚远,星我是心中自己的化身,有些人外表看上去一个小巧的女孩,但说不定星我是一个浑身大汗的大汉,只要你想,变一个马桶盖子都行。”

“不,绝对不会有人想变成那种东西的吧。不过照这样说的话,也能变成刀剑喽。”饶实想起来了某弓兵的剑骨头。

“是的,确实可以,但星我的强度也与你心象的坚韧有关,我坚信最强的就是我自己,所以我的星我变成我的模样时是最强的。”

心目中最强啊,我心里最强的是什么?琦玉老师?如果从已经变出来的形象反推,我心目中的最强是右手?嘶——不能再往下想了。

“你现在修为不够,所以星我只有一只手,等你修为更高之后,它就会变出更多的躯干。”

红美玲身旁的星我缓缓伸出手掌,步伐轻踏。

“要上了。”一语落下,她像炮弹一样冲向了饶实。

很快,但是还能看清。先碰一碰吧,要是很强就立马翻脸认输。饶实摆出水形太极拳的防御架势,这一招其实主要用来转化敌人的弹幕给自己用,对直接肉体的碰撞效果很差,只能当作消力来用。

两人拳脚相接,发出砰的一声,饶实被击飞出数米远。

Heart star!

心星之手出现在他的后方,托住他的后背帮他在空中摆正重心,双脚重新踏稳地面。

他惊奇地看着自己的双臂,刚刚那样强力的碰撞竟然不怎么痛,不像是跟人的手臂碰撞,而像是跟海绵,就好像打他的是米奇林轮胎人。

红美玲解释道:“星我的性质也能随着你的心象变化,有些人能让它变得像钢铁一般坚硬,也能像我这样变成棉花的质感,不过这是很高深的技巧,对你来说还远得很,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就好。”

这样一讲,饶实就没什么好怕的了,不过是打沙包以及被沙包打而已,他勇敢地冲了上去……

然后他成了沙包。

你们都是触手,触手啊——

“谢谢指教。”

“xxzj”

红美玲将躺在地上不愿意起来饶实拉起来。

“你的战斗直觉还蛮不错的,生在和平年代真是浪费了。”

哪里哪里,动作游戏魂类游戏玩多了。饶实表示虽然自己几乎完全没有实践,但武学理念已经是集百家之长了。

“照这样下去,说不定几十年就能追上我了。”

你信吗?我不信。这就跟小学时候老师跟家长说的话一样,这个孩子脑瓜是聪明的,就是不够认真。

“怎么,不信吗?”红美玲笑着拍了拍饶实后背的尘土,“人类的天赋全都好到爆炸,十几年的修为就能跟大妖怪较量。站在时代最高点的,也从来都是人类,不过……”

她有些遗憾地说:“他们总是给人们带来一瞬间的惊艳,又消失在时代中。”

饶实似懂非懂地点头表示他信了一半。

“哈哈,也不用想太多,你就先以活个五百年为目标吧。”红美玲拍着他的肩膀笑道。

……

夜晚,饶实喝了一杯温牛奶,然后做了一套水形太极拳,躺到床上去了。

今天真辛苦啊,不过也很开心,感觉真要在这里住习惯了。

说起来,星我是可以塑形的,随着主人的心象而变化,那么……

“晚安,你一定要变成欧派很大的美少女。”

饶实发誓,他没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只是好奇心做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