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替身使者也要吃饭

  发布于 2024-01-23  67 次阅读


“阔诺,替身使者哒。”

饶实在他自己房间的,站在床上摆出了一个正常人难以理解的造型,并且喊了一些正常人不会喊的话。

一只泛着淡淡幽光的手掌突然出现在半空中,径直飞向床头的柜子,握住柜子上的水杯,递到饶实的手中。

这就是饶实的替身,或者说类似替身的东西,可惜目前只有一只手,在身体1.5米半径的范围里能悬浮在空中,超过这个距离就只能在地上爬,他还没有测试过,但凭感觉,这只虚空之手保持稳定的极限距离大概是30米,超过这个距离大概就会自动消散。

而且精准度和力量似乎不怎么样,饶实看着手里只剩半杯水的水杯以及被打湿的被褥陷入沉思,这要是被人看见岂不是要被误会尿床了。

“阿实,今天能正常起床吗?”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咲夜刚好推开了他房间的门,看见了眼前一幕。

“你尿床了?”

饶实深吸一口气,把无用的解释都晒回去,晃了晃手中的杯子。

“原来是把水洒在床上,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帮你拿去晒,你先去吃饭吧。”

“我自己拿去就好,自己添的乱自己解决。”

“好吧,晾衣服的地方在二楼的阳台。”咲夜多看了他一眼,没说其他什么就离开。

自从他上次不正常“失能”之后,咲夜每天早上都会来察看他的情况,顺便叫他起床,饶实感觉他就像被老妈子狠狠管着的青春期小孩,虽然从外表上看他确实差不多就是这样。

以后看看有没有机会说说自己想要更多个人空间的话吧,但今天感觉不是个好机会。饶实费劲巴拉地把被子抗在肩上,向晾衣处走去。

其实大大方方拜托咲夜帮他把被子拿去更好,拒绝了反倒显得他想要掩饰自己尿床一样,不过他单纯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所谓清者自清,谁会真的相信他这么大一个人会尿床。

“饶实尿床了——”

三色战队一看见他在外面晒被子就迫不及待地向所有人宣告他和她们是同一个层次的生物,红小只的蝉翼翅膀扇得比天狗还要快。

这能忍?饶实他刚觉醒的替身。

红小只才飞出几步远,吧唧一下扑倒地上,但是她不抛弃不放弃,立马又飞起来……

“饶”吧唧“实”吧唧“尿”吧唧“床”吧唧“啦”吧唧,一步一个跟头。

“到底什么东西绊住我了。”她捂着在地面撞红的额头,坐在地上不敢再飞起来。

饶实摊开双手示意他什么都没做,蹲在她面前说:“听说有一种叫谣言婆婆的妖怪,如果有小孩子想要告诉别人一些假的消息,她就会用她干巴巴的骷髅手抓住那个小孩的脚,让他跑不起来也跑不起来。”

“这种东西谁会信啊。”红小只向饶实吐出舌头作了鬼脸,快速逃走了。

这故事当然是假的,当场编出来的,只有加上老婆婆、干巴巴这样的氛围词,多少就有点可信度。

让她摔倒也是饶实做的手脚,不过替身手好像在别人眼中不存在,他刚刚控制替身手在妖精女仆红面前晃了两下,她就像没看到一样,这也符合替身的设定。

饶实叹了一口气,放松掉对替身手的控制,泛着幽光的手掌在他眼中慢慢褪色消失。

多少希望她信一点吧,如果传到别人耳朵里,哪怕别人不信,光是随口在他面前提一下都会很麻烦。

其实现在天气也没那么冷,直接放在房间里,一天两天也就自己干了。向帕秋莉学一些生活魔法的事也该提上日程了,说不定可以用魔法直接烘干。嗯,气行不行呢?通过殴打棉被使它发热?

思考的时候,忽然一只小手拍了拍饶实的侧腰,他低头一看,是还留在这里的妖精女仆黄,她仰头露出安慰的笑脸:“don't mind,其实我也偶尔会尿床。”

饶实总觉得她呆呆的,有点可爱,在红魔馆待久了,连英文都会说好几句,虽然对她的安慰有些心情复杂,但既然是好意的话,还是应该好好接受……

不!对于误解,如果不第一时间否决,那就等于承认了。

饶实猛地转身,果不其然,妖精女仆蓝就在他的身后,看她扬起来的眉毛就知道她肚子里装了很多坏水。

饶实右手握拳,大姆指扣住食指,让中指的关节稍微冒出来,然后敲在她的脑袋上:“是你在窥探着我对不对,如果我接受了黄的安慰,你是不是就可以当作我默认了尿床这件事。”

“为什么你会知道……”

妖精女仆蓝气鼓鼓地推着妖精女仆黄离开了。

“don't mind……”被同伴推着走的妖精女仆黄高高举起右手。

饶实揉揉脑袋,真是一刻都松懈不得,为了维护个人形象,其实不维护又如何呢?哪怕他是一个会猥亵妖精女仆的人,为了收集他的血,红魔馆也会将他养着吧。不,收留人、养宠物、蓄养牲畜还是有区别的,不良的品行也会深深影响一个人。养猪人为了减少猪肉的骚味,会在猪还小的时候就将它腌掉。如果只想要他的血,就一定会有超过他想象的手段,例如养在透明玻璃柜里,用魔法维持生命体征,做成产血效率百倍的人体喷泉。

不行了,不能再想了。

既然生下来是人,那么还是做个人好,他还是想要被当作人来对待。

如果有得选的话,他还想做个好人。

和小孩子一起胡闹,你不也乐在其中吗?

扯了这么远,他肚子都饿了,今天的营养早餐是什么呢?

“哇,是牛排耶!真的可以吗?一大早上什么都没有做,就吃这么硬的菜。牛排就是力量,牛排加芝士就是力量X2。”

将盘子舔得干干净净,最后还用面包擦得可以反光。

“这个盘子已经可以不用洗了。”

说是这么说,但不洗一遍的话,就总觉得脏。

“话说,厨师长,那个我可以拿走一条吗?”饶实指着窗口挂着一排腊肉,对厨师长说。

厨师长是一只地精,或者说哥布林,这一点饶实其实分不清楚。和妖精一样,地精也没有名字,但这一只被冠以厨师长的名号,平时妖精女仆和地精仆人的伙食都由他准备,脸长得很威严,看上去好像总是在生气。

“唧呱唧呱唧呱……”他叽里呱啦说了一堆,地精不会说日语,但是能日语和英语都能听懂,很奇妙的生物。

顺便一提,饶实已经被施过语言魔法,所以会讲日语和英语,但地精的语言他是不会的,但他很会猜。

“所以说可以喽,那我就拿走了,午饭我应该不过来吃。”

上次去红师傅那里的时候,知道了她是自己做饭的,这应该用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