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人无心可活?

  发布于 2024-01-21  67 次阅读


真奇怪,又或者说真奇妙,他感觉不到嘴巴的存在,却能操控它说出话来,看到咲夜点头后,身体还能像僵尸一样直挺起立。

这种感觉如果要类似的话,那只有他以前蹲了一小时厕所后,双腿麻到没感觉,但是还能站起来差不多。

而实际的观感就像是在玩第一人称的角色扮演游戏,他在心里面按wasd就能行动,到达剧情点还会执行很细致的特殊动作,例如低下身子让芙兰躺回她的床。

没在吸血的时候,她看上去就像个普通的、漂亮得过分的小孩子,睡梦里还会伸出小舌头舔舔唇边遗留的血迹,被咲夜用手帕擦干净后,眉头紧紧皱起来,露出了难过的表情。

小公主似乎更喜欢自己的床,躺上去就松开了嵌在饶实后背的手指。他帮忙盖上了被子,跟着咲夜走出地下室房间,楼梯出口就在图书馆的旁边。回到他自己的房间,咲夜为他准备了一身新的制服。

将新制服放在床头,与咲夜道了晚安,被叮嘱了好好休息。饶实用意念对着床按下了睡觉的按钮。

……然后怎么也等不到起床的按钮出现。

饶实又起不来了,而且与以往不同,以往虽然身体没有力气,但多吸几口气总能把自己撑起来,但现在却连眼睛都睁不开,就好像身体不想用力,又或者……他不愿意起来。

这是赖床吗?为什么他要赖床?他很累吗?不,他很清醒,不觉得累,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感觉,很不正常。

现在应该已经是白天了,能听到走廊外面妖精女仆们经过的声音,来回已经有四遍,算起来上午都快要过去了。

他应该起床,去吃早饭,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愿意起来。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人生有起有落,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能动起来,今天就变成了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动。

不用担心,总会有人来救他的,最糟的情况也不过是死……如果被误会是死了,在这种清醒的情况被活埋了,永远沉没在这片黑暗中又该怎么办?不会的吧,就算会那就只能放弃思考了。

大概是傍晚的时间,妖精女仆们已经来回了八次,饶实还困在他的黑暗中,不过情况也没他想象的那么糟糕,他一直在听,听窗户外虫鸣声,听微风吹动窗户的吱呀声,也不是很无聊,即便一直这样下去,相信他也会习惯的。

吱——他房间的门被打开了,在他的感知中,一团让人隐隐刺痛的气场靠近了他,饶实猜应该是咲夜,她探了他的鼻息,确认他还活着,但是怎么也推不醒,然后饶室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扶了起来,被托住了,并且开始了移动,以他的方位感来看,应该不是后院的焚化炉……好耶。

红魔馆的地下大图书馆,饶实的身体被平放在一张置书台上。

“生病了?”地下大图书馆本体,帕秋莉取出一副红色的眼镜戴在鼻梁上,“嗯……身体指标都在正常范围,有些贫血,应该昨天才被吸了血,不应该醒不来啊?”

咲夜向她描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对了,他昨天还向美玲学了怎么掌握气。”

“美玲,学了气,被吸干了血还能动……”帕秋莉靠在沙发上撑着眼镜,手指在虚空中来回滑动,嘴里碎碎念道,“诶,心灵力量怎么是0,怎么消耗掉的……”

她眯着眼睛思索了一番,还是下了结论:“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我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

“人体内的力量一般分为肉体、灵魂、心灵三个来源,我们的这位小朋友肉体很孱弱,灵魂也很浅薄,唯独心灵偏科得厉害。气是一种简单的人体内力量运用方法,也不知道他怎么学会的,一口气将自己心灵力量用个精光,然后就像这样,严重抑郁了似的,解决方法也不难……”

“小恶魔,你去亲他一口。”随口就向自己的使魔下达了不得了的指令。

“好的,我明白了,诶等等,亲一口是指……”一直侍立在旁的小恶魔满脸羞红抱住脸颊两旁的头发,手指为难地交织在一起,“我和他要嘴唇和嘴唇,碰碰碰在一起吗?”

“对啊,地狱没有童话书吗?就像王子吻醒睡美人那样亲一口就行。还有什么会比异性的亲昵更能激发年轻人的心。”

饶实的耳朵动了一下。

“你看,这不是有反应了,一口下去绝对药到病除。”

帕秋莉的手掌在空中虚推,小恶魔就发现自己被一股难以抵抗的力量推向饶实,她慌乱地挥着手:“我我我还是第一次啊,从来没有和男生,做做做,那种事……我做不好的……”

“你真的是恶魔吗?”为自己不争气的使魔叹了一口气,帕秋莉伸手招来一本《原来这才是约会》,直接翻到最后几页,“那就免为其难,来一个折中的方案吧,你飞上台子,坐在他身上。”

“这真的是折中的方案吗?”小恶魔死死地抱住沙发腿,一动也不肯动。

“这么一听,是不是前面那个方案折中了不少?”

“帕秋莉大人,您才是恶魔。”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召唤你出来不如召唤一团史莱姆。还是说你觉得成为召唤史莱姆的祭品会更好。”

“千万不要啊,帕秋莉大人,我什么都会做的,不要把我喂给黏糊糊的史莱姆。”

“这样才是使魔的样子,我也不是什么魔鬼,你坐在他身上用头发撩他的鼻尖就好了,不用做其他的。”

“好,我明白了,这我肯定做得到。”

看着小恶魔一脸感激地照着帕秋莉说的做,咲夜不禁后退了半步,她丝毫不怀疑,帕秋莉最初的目标就是这个。

“好像没什么效果。”小恶魔趴在饶实的身上,头发都要挠折了,完全不见他有什么反应。

“不应该啊。”帕秋莉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心灵力量完全没有涨,为什么,小恶魔魅力不够吗?”她思索了一番,忽然露出阴险的笑容,“喂他一点让人高兴的叶子,怎么样?”

躺在床上饶实忽然猛地睁开眼睛,身体如一张惊弓瞬间弹起,将小恶魔扑倒在地,然后……他又不能动了。

不过将眼睛睁开后,他就能看见了,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穿着粉紫色长袍,并且饶有兴致看着他的人——帕秋莉,以及双手紧紧捂着脸,嘴里念道“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的小恶魔。

图书馆的大门正好在这个时候被打开,一个小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

“嗯?帕琪你在配种吗?”

“有时候你也会说很不得了的话呢。”帕秋莉的手掌虚抓,饶实的身体便从地上飞回了台子上,小恶魔也被扶了起来。

“我听说外界人对那个避如蛇蝎,放心好了,不会喂你的。”帕秋莉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收回盒子中,“只要心灵力量不是0就好,他自己会慢慢涨回来。”

她对着款款走来的亲友摊开手说:“你来晚了哦,已经没有热闹看了。”

“什么看热闹,我是来体恤仆人们的身体状态。”自诩高贵吸血鬼的蕾米莉亚纠正了亲友的错误说法,在她旁边的沙发坐下,干练的女仆立马端来两份红茶。

“我收到咲夜报告说,他昨天被吸干了血后还强打精神,坚持将芙兰送回了她的房间,想要来好好夸奖他。”

“夸奖?嗯,你去吧。应该能让他恢复得快一些”

蕾米莉亚放下手中的红茶,走到饶实的旁边,给予他荣耀的摸头礼,手掌在他头上蹭了两下,“作为芙兰的从者,你做得很好。”她说。

咲夜在旁边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饶实:……

好吧,他还能期待什么呢?这也算得到承认了吧,有了一个还不错的第一印象后,行动就不需要那么拘束了。

“帕琪,他好香啊,取点他的血影响他恢复吗?”抚摸着饶实额头的蕾米莉亚突然问道。

“应该没影响,反而会因为美少女喜欢他的血,心灵力量恢复得更快。”

“真的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饶实:……

这些琐事怎么都无所谓吧,他现在有更十万火急的事情要考虑——眼睛好酸。

他将眼睛睁开后,竟然闭不了,现在每一秒都比上一秒更酸痛,偏偏他不能动也不能说话,这就是所谓比死还痛苦的永恒吗?

一只泛着幽光的透明手掌忽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帮他阖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