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猝死的我只好去乡下种田

  发布于 2023-10-17  202 次阅读


程续缘,是个程序猿,27岁,计算机专业,大学毕业后在同学羡慕的目光中进入大厂,狠狠的写代码赚工资。

同事们无不评价,工作认真,为人和善,算法功底扎实,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忽然有一天,一切都变了。

“这个功能要改,改成这样这样这样……”

“明白了。”——猝死

“项目到了最后尾声,大家再加把劲,完成之前没有下班。”

“好的。”——猝死

“这个功能还是改回最初的版本吧。”

“你他妈。”——猝死

……

医院

“程先生,我们跟你说一件事,你千万不要害怕。”

“你说吧,我承受得住。”

程续缘正襟危坐,看着面前双手交叠,一脸严肃的医生。

“经过我们初步诊断,判断你得了……”医生提了提鼻梁上的镜框,透明的镜片反射出看不透的白光,“看到智能设备就会假猝死的心理疾病。”

程续缘深吸一口气,右手手掌紧紧捂住嘴,忽然泄了一口气,发出一道噗笑声。

“你笑什么?”

“我想起了高兴的事情。”

“你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

“难道不是吗?怎么可能有人看到……”

程续缘连连摆手,直到他看见医生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顿时,他眼眶中的两个瞳仁像是要逃离似地四处乱撞,最后直直一抬,他瘫软地倒在了椅子上。

……

一片昏暗的房间,程续缘蜷缩在被子中。

帘子紧紧系中,黑暗中,他分不清白天黑夜,因为他不能用手机看时间。

他还记得,在小学课堂时,老师问大家的梦想,他十分骄傲地站起来说自己长大以后要当程序员,因为程序员工资很高,赚够了钱他就打一辈子的游戏。

但是现在一切都泡汤了,他再也不能工作,不能打游戏,不能网购,他甚至再也无法在这个现代都市生存。

他大概会像别里科夫一样,在床上躺下,从此再也没有起来。

他昏昏沉沉地睡去,做了一个梦。

梦见了他不曾蒙面的爷爷,爷爷有着花白的长胡子,以及光溜溜的一个光头。

程续缘连忙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幸好还很茂盛。

“乖孙,我是你爷爷……”

看着面前吹胡子瞪眼的老头,程续缘眉头一抬,这爷爷的声音怎么这么尖,这么细,就和公司里新来实习的女大学生一样,难道是他无处安置的欲望和爷爷混在一起了吗?

造孽呀!

“我给你在乡下留了几亩田,在城市活不下去就回乡下吧。”光头老人慈祥地抚摸程续缘的头,他的眼眶湿润了,虽然不曾蒙面,但他还是感受到了血浓于水的亲情,这是冰冷的城市从未有的。

他激动地抱住了爷爷。

“爷爷,我好苦啊。”

“哎呦,你干嘛,你不要乱抱。”

……

垂死病中惊坐起,程续缘刚醒来还是懵的,关于爷爷在梦里还有胸一事,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最重要的事情他清楚了,他要回农村。

翻箱倒柜找出爷爷很久以前留给他的信,信里写着那几亩田就在——幻想乡。

提到农村,大家最先想到的大概是清新的空气,新鲜的蔬菜,绿油油的田地,平和悠闲的生活。

但程续缘最先感受到的是崎岖的山路,他坐在牛车上,屁股已经被石子路颠得像被打了四十大板。

这地方可真偏啊,他先是戴着墨镜装盲人坐了地铁,然后坐了大巴,经历数次换乘,最后还得坐一辆牛车才能到哪。

幸好在来之前和村子的乡贤稗田女士写信联系,不然他得两条短腿翻山越岭,他看着旁边的断崖,腿肚子直抽筋。

“妹红,要不慢点?”

“不用担心,这趟路我拉过好多次了,就最开始的时候摔过3次,不会出问题的。”

这地方摔过1次就得重开了吧,还3次,程续缘对她的幽默暂时接受不能,不过被接送的他还是看气氛地笑了笑。

藤原妹红,村子里派来接他的人,一手牛车飒爽得很,刚刚要不是程续缘拦住她,她恐怕要一路漂移过去。

“这里开快一点就不会颠了。”

不会颠,直接飞下去是吧。

不得不说,妹红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面容精致,一头白色的长发,系个大红蝴蝶结,穿着白衬和大红吊带裤,但是上面贴了好多符咒贴纸,很符合程续缘对乡村非主流的想象,除出衣装还是不不错的女孩子,即友善又热情,只可惜看着年纪不大,跟高中生一样,再过几年也许他会将这个女孩放进追求名单里。

程续缘在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计划,一个月扎稳脚根,两个月开始找对象,一年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他坐着妹红的牛车一路下了山,身边的景象除了树还树,大概行驶了又两小时,视线忽然开阔,看到了一大片绿游游的田地,远远望过去,还有几个黑点在田中穿行。

一种莫名的情绪从他的胸口涌现,从今往后,他便要伴随着这片土地生活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用这双只会敲键盘的手挥锄头。

妹红载着他一路驶进村子中,或者用村镇来形容更加合适,因为这里比他想象得要繁盛,道路宽敞平坦,行人店家络绎不绝,就好像到了另一个时代的盛市。

程续缘感觉自己有些显眼,格格不入地坐在牛车上,旁边的人都好奇地看向他……就像看新送进动物园的稀奇动物。

拍了拍脑袋,将不好的想法拍出去,程续缘开始担心自己要如何融入这个庞大而古老的集体,外乡人的名头估计要在他身上刻印很长一段时间。

妹红吁了一声,将牛车停在村子里最大的宅邸前,这里就是与他联系过的乡贤稗田女士住所。

然而见了面,程续缘才发觉他要改口,这位稗田乡贤十分年轻,恐怕比妹红大不了多少。身穿黄绿相间的和服,侧发佩戴了一枚花饰,她的气质仿佛是春天绽开的花朵。

“稗田小姐,这是我从六本木带来的甜品,一点儿心意。”程续缘拿出一份精装的草莓大福递过去。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喜好,但这也算标准答案,不会错得离谱。

稗田阿求双手接过这盒礼品,放在旁边,端正地坐在他面前露出笑容。

“欢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