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该找个伴了

  发布于 2023-10-18  199 次阅读


杜楚,32岁,看着还挺显年轻的,但也到了会被问路的女高中生喊作大叔的年纪,在有编制的单位工作。

然而加班,无眠无休加班好几天了。

这些都是必需的工作,他叹了一口气,坐在巨大的怪兽尸块上,拭去大剑上的碎肉和血迹,斑驳的金属面勉强映出了他的面孔——浓厚的黑眼圈以及死鱼一般的眼睛。

“咱们加班几天了啊。”他的前辈坐在另一块上,拿着硝石磨着他那已经卷刃的太刀。

“我不道啊。”杜楚头也不抬,像是坐着睡着了,“这次能放几天假?不能让咱们二科一直连轴转啊。”

“三天,三天是起码的,说不定能争一星期出来。”前辈磨着刀,口中满是对假期的期待。

杜楚上下晃了晃头,对他所说的十分赞同。

“这次放假,我要带着我女儿去野餐,在她生日的时候答应她了,等回去了我一定要叫我老婆煮汤给我喝,我最喜欢喝……”话唠的前辈没话找话,忽然他话头一转,“你现在还没有个伴吧。”

闻声,杜楚死鱼一样的瞳仁移向他,然后又移回去,他确实没有,毕竟他们的工作有些特殊,而且他本人也没什么想法。

但前辈却好像碰上了天大的事。

“这可不行啊,一个人怎么过得下去呢……”

话是这么说,但杜楚其实想象不出来自己和另外一个人一起生活的样子,一个人也有一个人的活法,但人类确实终究是群居生物。

“如果没有和人一起生活的信心,不如先从养一只宠物开始,有一种宠物在我女儿那年纪的孩子里很流行……”

加班数日后,脑子转不过来的杜楚一时间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深夜,他寄存了工作用具后往家里走,单位虽然也有车子安排,但他还是喜欢走路,几公里的脚程对他来说很轻松。

这时间的街道很安静,工作一天的人们都休息了,为第二天的工作修养精神,而他现在也要回去了,而且明天不上班,一想到这里,他就不由得翘起了嘴角。

在一处转角,他碰见了一家还亮着灯的店,这可不是一般的亮,门面上挂满了七彩的霓虹灯,把寂静的街道照得跟迪厅一样。

“东方油库里。”杜楚看着店面的门牌念道。

前辈说的宠物好像就叫油库里来着,这么赶巧就碰上了?也好,省得去找了,走路果然会碰到好事。

杜楚挺着死鱼眼大步走进这家店,半晌,他又大包小包地走了出来。

八云店长的销售话术太厉害了,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买下了一大堆东西,不过都是用得上,而且最重要的东西也买到了,他看向右手的宠物盒。

“芙兰,对吧,以后我们就是家人了。”

……

油库里,按八云店长的介绍,是最近流行起来的宠物,之前只在幻想乡中栖息,外形圆滚滚的像馒头一样,不会掉毛,皮肤和人的皮肤触感十分相似,摸起来就像小孩子的脸蛋一样柔软,智商也很高,据说还有能做百位数乘除法的油库里。

种类也很多,水里游的,地上跑的,天上飞的都有,杜楚买的就是飞行种蕾米莉亚的亚种,芙兰种,也就是说,取名芙兰,就相当于给狗取名字叫狗,给猫取名字叫猫——他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回到家,杜楚将宠物盒放在屋子的空角,他房子还挺大的,用了3年的工资买下,但他一个人生活,没什么大件,空地方很多。

他将宠物箱的门拦打开,对着里面喊道。

“芙兰,芙兰,出来了,我们到家了……”

没有回应,就好像里面是空的一样。

八云店长提醒过他,油库里就像猫一样,到了新的环境容易缩在箱子里不出来,多等一会儿就好,但他考虑到现在的时间,觉得它睡了的可能性要更高一些。

杜楚觉得自己还能再撑一会儿,做事就该有始有终,但他刚搭好芙兰的窝就趴到上面不动弹了。

zzz……

幸好不是猝死了。

等醒来,外面天还是黑的,杜楚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拿出口袋里的手机一看,3:10,怎么才睡十分钟?然后他发现日期已经往后跳了一天。

这就不奇怪了。

说起来,芙兰出来了吗?他又向宠物箱喊了两声,这次有动静了,里面的小动物很明显发出了打哈欠的声音,然后慢慢爬了出来。

首先伸出来的是一双娇小的手……

手?油库里馒头怎么会有手?

在杜楚疑惑的时候,芙兰已经从里面爬了出来,特征是对得上的,金色的头发,挂着七彩晶体的枯枝翅膀,圆嘟嘟的可爱脸蛋,还有丝织帽子上标志着油库里身份的徽章。

只是脸蛋下面少女的身体是哪来的。杜楚陷入了深思,油库里变成人和人钻进油库里的箱子,哪个可能性大呢?

这自然不必多说,正常人都能想到,大概是八云店长的女儿或者女儿的朋友贪玩,装成油库里的样子,钻进箱子里面,结果睡着了,不小心就给自己带了回来——这样一出戏码。

“芙兰?”目前的少女疑惑地歪了歪头。

不好,一不小心就捏上她的脸了。杜楚悻悻收回作孽的手,却没想到少女双臂揽住了他的手,抱到脸颊旁亲昵地磨蹭。

货真价实的小孩子脸蛋,真的很柔软。

「既然买回来了,那就我的。」杜楚肯定,他刚刚心里绝对闪过了这样的念头。

他连忙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起来。

“小朋友,你叫什么?”

“芙兰。”

这么正巧,也叫芙兰吗?

“你父母叫什么?”

“芙兰。”

父母也叫芙兰吗?杜楚看她一头金发也就是释然了,西方那边父母和孩子用一样的名字好像挺正常。

“你家在哪里?”

“芙兰。”

连住的地方都叫芙兰吗?据杜楚所知,这周围没有一个芙兰的小区。

他的目光逐渐变得深邃,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再不可能也是真相。

“你是不是只会说芙兰?”

“芙兰。”她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像是抢答比赛猜出答案的学生。

咕~芙兰双手捂住了肚子,小嘴撅了起来:“芙兰,饿了。”

看来也不是什么都不会说,杜楚摸了摸她的头:“我马上就做饭,你喜欢吃面条吗?”

“芙兰。”

少女对他所说的食物似乎兴趣缺缺,迷糊地张望四周,然后两条小短腿啪嗒啪嗒地跑向装油库里粮的袋子,双手一扯,大把的小包装油粮撒落出来。

杜楚捡起来一看,上面“西红柿浓汤”“美味棒”等词汇格外鲜明——这不是零食吗?

他看着拆开包装大块朵颐的芙兰,感觉自己活在一个魔幻现实主义的世界。

不不不,不管活在什么世界,人都要脚踏实地,都是世界的错之类话说一遍就行了。

他双手托在芙兰的双臂下,将她从零食堆中举起来。

“芙兰芙兰。”她依旧不舍地向地上的零食伸手。

面对她可怜巴巴的表情,真令人有些不忍,但是……

“不能将零食当饭吃,我煮面条给你吃。”

烧水,下面,两个鸡蛋,一大把青菜,两滴香油,辣椒面……只给自己放好了。

杜楚将芙兰抱到桌子前的椅子上,热腾腾的清汤面端到她面前,她像小动物一样上身趴伏在桌子上,用小巧的鼻子小心地闻着气味,看样子似乎不讨厌,下一刻就要将头伸进碗里,杜楚连忙抵住她的头。

“筷子会用吗?”

杜楚握住她的手,将两根筷子塞进她的指缝间,她呆呆地看着手掌中多出来的两根木条。

“往碗里夹。”

似乎听懂了杜楚的话,她的手向面碗移动,筷子往碗里一放,然后直接拿出来,用舌头舔舐蘸上的汤水,满眼星光的看向杜楚,一副想要表扬的样子。

“好棒好棒。”杜楚无奈摸了摸她的头,他想起来家里好像还有吃西餐的刀叉,买来没怎么用过。

那是正式的金属制的叉子,末端有些尖锐。

“要小心点用哦。”

只要手能握紧,这个还是很容易上手的。

见芙兰没问题了,杜楚也端出了自己的面碗开始暴风吸入。

芙兰看见他吃得那么快,也跟着大口吃了起来,然而她的手腕并不灵活,叉子不断敲到碗壁发出叮叮的声响,面条团递到嘴边总是送不进去,必须要脖子努力前伸才吃得到,即笨拙又可爱。

一时间,房间充满了吸面声、叮叮声。

这样也蛮不错的,杜楚想。

但终究只是体验卡,必须把这孩子送回她父母家去。

饭饱之余,杜楚坐在长沙发上,给八云店长打去了电话,芙兰也跳上沙发,靠在他旁边,怕被她打搅,杜楚给她开了电视,换到少儿频道。

“店长,芙兰大变活人了,怎么办呐?”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用幽默一点的说法。

对面好像还在睡觉,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杜楚看了一眼外面天色,这不是跟昨天她开店的时间差不多吗。

“哦,变异成身体种了吗?很好啊,跟普通种一样养就行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杜楚面色复杂地看着手机上通话已结束的界面,对面也在幽默吗?他没明白到点上,只好再打电话过去。

八云店长先跟他抱怨了一通,然后解释了什么叫身体种——就是长出身体的油库里,虽然罕见,但还是有的。

“现在不只油库里会变成人,有些猫都会变成人,不信你拿手机搜索一下《我家猫猫是可爱的女孩子》,时代变了。”

是这样吗?杜楚将信将疑的打开手机,点开浏览器,跳过跳过跳过……调出手写输入法,挨个字写上去。

那是一篇画师养的猫突然变成女孩子,一系列记录日常的漫画,生动有趣。

“原来真的有啊。”

杜楚转头看向脑袋靠在他肩上,挤进来看漫画的小芙兰,揉了揉她的头。看着她咪起来的眼睛,杜楚觉得心里好像有一块缺口被填了起来。

“今后就请多指教了,芙兰。”

“芙兰”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