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道枫和伪传 第1章 虚伪魔女自导自演的茶会

  发布于 2022-08-04  505 次阅读


步道酒吧,门口的挂铃响了,一位长发如瀑、清秀如墨,穿着西式古典长裙的小女孩怯生生推开了酒吧的门扉。

姑且称她古典女孩吧。

古典女孩提着裙子,坐到吧台的前面,她的身高目测是1米5,坐在高脚椅上,皮鞋碰不到地面,只能局促的悬在半空中。

“我有一个烦恼……”

不知为何,这里常常被人当作忏悔室一样的地方。

调酒师是神父吗?

步道先抬手,制止了她下一步要说的话,既然在酒吧,就要有酒吧的样子。

他拿起调酒的器皿,用熟料的手法往里面加入基酒和辅料,随后用拇指和食指扣住壶身,甩动手腕来回摇晃。

忽然他将摇酒壶用右手抛出,高过头顶,在背后准确地用左手接住。

这一手法颇为精彩,女孩极为认真地看着。调好酒后,步道直接将这杯酒递给了旁边蹲立在桌子上的黑猫,那是枫和,也是这里的吉祥物,虽然她本人没有承认。

就常理来说,猫不会喝酒,她也没有喝摆在她身边的鸡尾酒,只是摇晃着尾巴,杯子里酒水就肉眼可见地减少了。

原来那不是给我的吗?古典女孩诧异地看向步道。

步道又从一旁的冰吧里拿出一盒牛奶,在古典少女期待的目光中给自己倒了一杯。

“据说绝对不能给犯人喝水,因为他会连着水将想要说的话全部吞下去。”

“可我又不是犯人。”古典女孩眼神幽幽,声音也带上了一份可怜的语气。

步道的嘴角翘起,双手环抱着看向她说:“如果你不愿意接受这个理由的话,那么就只能接受‘我连一杯水都不肯倒给你’,这理由了。”

“都是理由,不是真相吗?”古典女孩取了其中一个点。

“说出口的都是理由,你相信的才是真相。选择一个你愿意相信的就好。人的心思庞杂得很,我也分不清自己为什么不肯给你一杯水。

“同样,我也分不清你讲出来的东西是什么,是理由又或是真相。你大可将我当作是一滩浑水,倒入什么都是这么浑。”

他取了一个空杯子,放在吧台上,平挪到古典女孩的面前,只放了一根吸管放在里面。

“尝一尝,是甜的。”

古典女孩双手半信半疑地握着杯子,薄色的唇瓣与吸管相触,啜吸了一口。

“什么都没有啊。”这是当然的结果。

步道露出格外爽朗的笑容:“确实,因为我是骗你的。不过我接受你的报复,接下来你想怎么骗我都可以。”

他将原本倒给自己的牛奶推到古典女孩的面前。

被戏耍了,她大概生气了,闷嘴咬着吸管,鼓起腮帮子往里面吹气泡,将气差不多吹没之后,她开口了。

“其实,我的朋友,不,我有一个烦恼,就是我自己。我有一个QQ群,里面的群友总是叫我大姐姐。”说到这里,她有些激动,捧着自己娇小的身躯,“明明我就不是大姐姐嘛,也不知道是谁带了头,然后大家全都来喊我大姐姐了。”

“嗯,这不也挺好的吗?大姐姐——”步道调侃道。

“欧拉!”

忽然一声惊雷凭空炸起,如同铁拳轰在步道脑袋上,他被惊得一下瘫倒在椅子上,久久没有回神。

猫枫和饶有兴致看向古典女孩,那一声威力十足的“欧拉!”竟然是由那样一副娇小的身躯发出。

步道讪笑着,理了理纸面:“原来是拥有白金之星替身的friend,倒是我冒犯了。

“那么,空调承太郎先生,像您这样的人物,被喊作大姐姐一定非常难受,我完全能够理解。”

“欧拉!不准喊我大姐姐。”

古典女孩又发动了「大声咆哮」,步道受到威力55的伤害,并且特攻下降了1级。

步道举起双手投降:“我知道了,知道了,收了神通吧。只要在话语里面加上那三个字,你就会使用「欧拉!」,对吧。”

古典女孩点点头。

步道双手一拍,羡慕地说:“这不是很好的人设吗?想想,很多人都会因为这个记住你,甚至喜欢你。为什么要烦恼呢?有多少人在网络上想要得到关注却没有办法,只能牺牲长辈作饵料,还要被人骂是臭钓鱼的。”

古典女孩低下头,其实步道说的没错,她确实因为「大姐姐」的人设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但是……”

她抬头想要辩驳,却忽然发现步道的脸贴得非常近,三个圆圈的纸面直对着她的眼睛。

“但是……”他声音低沉地说:“你想要摆脱这个人设吗?想要别人聊北谈南,你却连杯牛奶都没有吗?”

他像小孩一样地移开了古典女孩面前的牛奶。

“我只是不想再对人使用「欧拉!」了而已,你也觉得不好受,不是吗?”古典女孩的声音弱了一些。

“你在乎他们吗?只不过是网络上谈过几句话的陌生人。”

“我……有些在乎他们,我觉得我和他们是朋友,虽然我也清楚网络上的关系很脆弱、充满了虚假,但是网络上的我在乎他们。”

步道纸面上的圆圈圆润了许多:“没有网络上的友谊就比不上现实的道理,但或许这会像有钱人讨厌自己钱花不完,被爱包围的人想要寻求真爱一样……你又怎么知道那些人不好受呢?也许他们都是一等一的抖M,超级爱你的「欧拉!」。”

古典女孩的脸苦起来了,步道说的话,将她本来要说的话堵了回去。

“你这不是根本不让我说吗?说一句你就反驳我好几句不是,你不是浑水,你是坏水,一肚子坏水。”

步道乐于接受这样的评价:“或许事实也不是这样,你也不用太在意,因为我可能是在骗你。轻易被别人定性可不行。放弃富贵觉悟成佛的释迦牟尼,放弃为官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好的例子也并非没有。世间的事庞杂到难以计量,更自信一些,或者更自我中心一点也好,认定自己是善良,认定自己是一片好心,选择你愿意相信的真相就好。”

精神胜利法总是很有用,他心里对自己说。

他将牛奶移回了古典女孩的面前,但她已经受够了地转着椅子面朝另一边。

“我已经不想和你说话,这个也是,那个也是,我都被你说浑了。对错好坏被你说得就像是抛硬币一样,全是一半对一半,我都分不清自己怎么想的了。”她把眼睛紧紧地闭起来。

末了,她又说:“但我还是不喜欢对人「欧拉」,也不想被人喊作大姐姐。”

步道纸面上的圆圈弯成月牙:“这不也挺好的嘛,简答题又没有标准答案,甚至也没人能给你打分。不愿意喝牛奶的话,要来一杯鸡尾酒吗?”

他再次拿出调酒壶,往里面加入欧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用劲地来回摇晃,像杂耍一样抛到空中。

“嘭~”像是两块硬石头相撞的声音,将古典少女的目光吸引回来,他失误了,下落的酒杯砸在了他的头上。

“你还好吗?”这样的友善问候即便是陌生人也极少吝啬,更不用提温柔的大姐姐。

酒杯没有抛得多高,重量也不重,肉体上的疼痛比不上心里的打击,但这个人没有心,所以他很好。

“失误了。”他揉着脑袋赔笑说。

他没有察觉,酒杯将他的纸面一并砸了下来,而现在展现在古典女孩眼前的脸是一张精致美丽的脸,白色纤落的头发,带有「害怕」字样、缠在眼睛处的白布条。

这张脸,古典女孩永远也忘不了,她就是以情感「害怕」作为自己称谓的魔鬼,给予她「大姐姐」诅咒的罪魁祸首之一。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刚刚我说的,你全都听到了吗?”红晕蔓延上了古典女孩的脸庞。

被拆穿真实身份的害怕倒是云淡风轻:“你很惊讶吗?这里全都是害怕哦。”

她伸手抚摸旁边桌子上的枫和,然而在古典女孩眼中,在她手掌下的是害怕的脑袋。

古典女孩惊恐地抱住脑袋:“你们,都是害怕!”

“看什么看,你也是害怕。”害怕伸手去抓古典女孩的脸,在那张惊恐的脸下面是一张笑得很愉快的脸。

“原来我也是害怕,我们都是害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癫狂短促的尖笑声从她的喉咙深处发出,某些怪异的、诡秘、不可名状的东西也被她感染,酒吧的四周缝隙伸出了白色的发丝,「害怕」的字样布满目光所及之处。

这个酒吧也是害怕,哪里都是害怕,全都是害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整个酒吧都发出了愉快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