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关于梨纾同学以后应该还会再登场的吧

  发布于 2022-07-15  129 次阅读


“这样吗?目标的话,就是给侦探的委托吧!”梨纾同学短暂的咬着笔帽,马上就快活的说,“那么这样吧!”她得意的张开双手,是一副向我们展示自己的样子,“请推测一番,你们面前的我,梨纾,是有没有男朋友的呢?”

哦,这个问题。与其说是困难或者简单,不如说是“很经典”。作为大学生日常生活的调剂,口味也很清淡,真不错。

比我们社长(是指美少女侦探社这一边)感兴趣的那些要亲民多了——大概吧。

另外,梨纾同学这份爽快亲切的风范,真是让我很喜欢。一下就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和吴蘅同学在活动教室的时候那么尴尬——因为我们两个都是不多话的人嘛。两个平时没什么话说的人待在一起还想要强行找话题,就会是这种结果。

像这位梨纾同学到来之后,才能够达成一捧一逗、一应一合的构造,从文学性上来说,故事因此才可以推进。

那么,吴蘅同学在观察梨纾同学,我就观察一下吴蘅同学吧。

“我已经观察完了。”吴蘅同学侧目看着我说。

诶。

“诸葛婷学姐也是,总喜欢把心里话说出来,我也开始搞不清是真的不小心,还是故意营造这样的人设了。”

咕!

杀了我吧!

“我、我先去……”先去死一死——虽然这样说,但总之就是先躲起来一阵子吧。

梨纾同学呆呆的看着我们,突然清爽的笑起来,“哈哈!很有趣呀!这里平时就是这个样子吗?没关系没关系,婷学姐,我不会笑话你的!哈哈!”

你明明笑得这么开心,根本没停下来过。

“吴蘅同学,快接着说吧,观察结果什么,说出来吧。”

“还没有结果。”

他先是快速的这样说了一句,然后左手撑着下巴左侧,露出了一点点充盈着魅惑力的笑意,

“没有那么快……不过,既然确认了目标,就一起一步一步来吧。我们先从,面前这位同学的基本情况来观察。

她会叫诸葛婷学姐为‘学姐’,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我们目前并没有在她面前说过诸葛婷学姐是几年级,所以她会因为诸葛婷学姐是名义上的社长(“名义上?”梨纾同学发出了这样的疑惑,但吴蘅同学慢吞吞的推进着自己的话,没有理会这个疑问。),而天然的认为比自己年级更高。这种心态,很可能说明梨纾是两个月前刚入学的新生。”

“也不一定吧,”我小心的举手反驳,“也说不定,梨纾同学只是有这种爱好。”

啊,对面的梨纾同学摆出了“( ̄Д  ̄)”的表情,小声嘀咕了“管谁都叫学姐的爱好吗”,被我听到了哦梨纾同学?要更注意保密意识哦。

吴蘅同学非常轻微的颔首,“确实,也会有像诸葛婷学姐这样,不论怎样都是全名加同学的称呼别人。或者像我这样,更喜欢只用全名称呼别人。梨纾……同学,说不定是喜欢管别人都叫学姐的那种。那么来点别的作证吧,诸葛婷血迹,我是说,学姐。”

……真的是口误吧,好吓人。

“她穿着卫衣,是运动派吗?如果是运动派,不太可能会习惯带着一个在头上晃来晃去的饰品。那么穿着卫衣的现实意义,可以闻一下。”

闻一下?

我耸了耸鼻子冲着梨纾同学那边闻了闻,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变态。

“是防晒霜。”吴蘅同学慢悠悠的说,“为了避免打广告的嫌疑,牌子就不说了。所以我一下子就理解,这身卫衣也为了防晒而存在。那么可以继续观察一下她的手腕和脚腕。”

我看了一眼,白皙的皮肤下透着健康的红润,真漂亮。

哎呀,梨纾同学好像被我……嗯,应该是被吴蘅同学看的不好意思了,好像不知道该把手脚放到哪里似的稍微有些躲闪的样子

真可爱,想要抱回家。

“梨纾现在在掩藏了,”吴蘅同学慢悠悠的说,“是色差。在她活动的时候,可以观察到手腕与脚腕细微的色差,那是被太阳晒过的痕迹。”

我恍然大悟,“哦,是军训。”

在去看梨纾同学,她稍稍的鼓起了脸颊,不看我们,用一只手把刚才随着动作而晃歪了的天平发饰摆正。

真可爱,是比我小一个学年的学妹呢,更可爱了。

“诸葛婷学姐,心里话,说出来了。”

“……”看着梨纾同学的脸在注视下漫起来一片红彤彤,然后结结巴巴的说:“婷学姐,别看啦!”

哎呀,吓到梨纾同学就不好了,要赶快补救一下,“梨纾同学,不要误会,我只是喜欢漂亮的女孩子而已。”

“这根本不算是补救耶!”

说的也是。

“顺便一提,可爱的男孩子对我来说评判标准还是太复杂了。对于这种对象的态度,目前我还处在迷茫期。”

梨纾同学好像对我的这个表态不是很理解。倒也是,梨纾同学还不到理解这番话的时候。

总之先确定梨纾同学确实是大一新生。

“哦,”我如拨云见日,茅塞顿开,“因为新学期才开始一个多月,所以如果梨纾同学有男朋友的话,就应该是高中时候的同学吗?”

“虽然有这种可能,”吴蘅同学才没有我这么兴奋,“但没有这种道理。梨纾看起来是个开朗的人,那么会在短时间内和别人交往也是有可能的。”

说的很有道理。

吴蘅同学接着问梨纾同学:“可以看一下你的那个小熊包吗?”

“不可以,那就有点赖皮了!”

“那么,”吴蘅同学的视线向下移动,“接下来有价值的线索是她的鞋子。”

我也看了看,是浅白色的休闲鞋。

“诸葛婷学姐,你要观察的再仔细一些。那并不是白色的鞋子,而是前面原本粉色的漆皮都脱落了。只在右边那只靠近接线的位置留下了一点点残留。”

我也去看,果然稍微看到了一点。接着梨纾同学就把自己的右脚躲闪到左脚后面。

虽然还是那个落落大方的女孩子,但行动已经开始有些局促了。真是个好孩子呢,梨纾同学。

吴蘅同学则还是一如既往的语调,“所以下一个结论是,她的家境没有那么奢侈。那么桌上的这个手机,诸葛婷学姐,这是一个新的‘饭团’牌子的手机,这个牌子主打的特征是性价比。大学新生,又是新手机,大概是高中毕业之后家长作为礼物买给梨纾……同学的。”

吴蘅同学要是觉得很勉强,不用非要在后面加上“同学”做称呼也可以的吧。

“说到就要做到……诸葛婷学姐,接下来我们可以推测,梨纾同学和家里人的关系也很亲密。也难怪性格会这样开朗。诸葛婷学姐,如果梨纾同学在上大学之前就有男友,那会是什么情况呢?”

我才不知道,我又没有交过男朋友。

“也就是情况一,在高考结束之后,终于有一方做了告白。诸葛婷学姐能想象吗?”

很浪漫。

“那确实很浪漫。有着考试结束的兴奋,告白成功的兴奋,漫长假期的兴奋。那么之后会发生什么呢?”

去自助营业的店里?

吴蘅同学稍微在眉宇间露出疑惑,“什么?”

不,没什么,我瞎说的,请忘了刚才的话。

梨纾同学的表情又变得红彤彤的了,真可爱——哎呀,她是听懂了我刚才在说什么吗?

总之吴蘅同学还在按部就班的说下去,“他们会陷入热恋期。而且如果分到了不同的大学,会用自己的新手机频繁的说话。那么,诸葛婷学姐,你看到梨纾同学刚才把手机放到桌子上时候的屏保了吗?”

你这样一说,我记得好像是两个人?

“是梨纾同学,和另一个年长女性的合照。通常应当可以认为,那是她的母亲。诸葛婷学姐,爱是拥有自私性的。如果梨纾同学还在热恋期,对恋人的爱,将会挤占对家人的爱的空间。也就是她会更大可能换成与男朋友之间的合照。”

就算你这样说,我从没有过男朋友,没有这种体会。

而且,吴蘅同学这样说的话,梨纾同学在大学与新的男生陷入热恋——这种可能性也很小喽?

“是的,所以接下来应该考虑的就是情况二:他们是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交往。那如果交往了那么长的时间,现在还在继续着,就应该互相从对方那里得到过随身带着的纪念品。梨纾身上有这种东西吗?”

我觉得她头上那个天平的饰品就很可疑。

“虽然我也这样觉得,不过还是让我们一个一个来吧。笔记本,是学校发给新生的礼品,自然不是。笔,看来有些时间了,但她刚才在咬笔帽,我不觉得一个值得纪念的物品会被这样对待。手机,应当认为是父母买给她的。小熊的包,这个其实也很可疑,因为她不肯给我们看。”

额,我猜排除的理由是高中生情侣很少会互送这样高调的礼物?

吴蘅同学对我的想法表现出很浅的微笑,“那倒不一定。只是那个包的拉链的样式似乎和其他部分的风格不一样。”

梨纾同学“哇”了一下,“这也能看出来?”

被吴蘅同学这样一说,我也觉得自己能看出来了。那个包上各种地方都是圆滚滚又暖洋洋的可爱风格,拉链却是整个一条朴素的黑色。

“应该是以前的拉链坏掉了,她的家里人重新缝了一个别的地方拉链接上去。那么这个包的时长可能要比我们第一印象的更久,更可能在梨纾同学上高中之前。”

说不定是小学的青梅竹马呢——这句话我可没说出来。

“最后,是那个发饰。”吴蘅同学本来说话就慢吞吞的,这下更是沉默了好一会,才最终接着说:“梨纾同学看来对这个饰品也很在意,进来之后,已经有三次在它晃歪了之后伸手把它扶正。我本来想说,男生是不会送这种挂在头发上乱晃的饰品,但这并不能作为推断的理由。”

吴蘅同学接着又沉思了好一会,手指头在桌面上轻轻敲着。我都开始担心吴蘅同学的推论到此为止了。

但在我们期待的目光注视中,这黑发的美人,终于是轻轻点点头,“对于无从推断的东西,不必去钻牛角尖。发饰的事情不必多管。诸葛婷学姐,梨纾同学现在没有男朋友。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梨纾同学刚才准备采访我们的时候,如果我不提醒,她都忘了要做记录。所以我从性格上推断,梨纾(他忘了说“同学”)不但性格很开朗,而且比较……粗犷。”

我希望你在形容女孩子的时候至少要用“天然”这种词。

“所以如果梨纾同学在高中就交往了男朋友,想来很难向别人隐瞒的住。那么会有很大的可能要经历一番波折——无论是学习的压力,或是父母的交流,都很容易在这种不成熟年龄的感情中造成波折。那么她在提及这个话题的时候,不太可能会像那样得意又兴奋的样子。而我在指出她的皮肤痕迹、家境的情况的时候,梨纾同学又总会稍微的躲闪。应当认为在她开朗大方的外表下,内在还是纯白而内敛的。如果有着倾心爱慕的对象,就不会用这个来作为测试的材料。梨纾同学,这样如何呢?”

梨纾同学吐了吐舌头,“怪害羞的!”这样说。

真可爱,想要抱回家。

“这样吗?哎呀,宾果!”梨纾同学用手指摆出拍照的样子,“很不错耶!这下我有写报道的材料了!”

真的能用作报道的内容吗?

——————

在可爱的梨纾同学离开后,我赶紧坐的离吴蘅同学稍远了些,然后问:“虽然最后有了点吴蘅同学的风格,但还是觉得和平时不一样。”

“因为,梨纾的目标,是展示美少女侦探的风范。”吴蘅同学清脆的敲着键盘,慢悠悠的说,“所以我试着尽量用侦探的风格去解释了。”

“那么实际上呢?”我问,“你实际是怎样判断梨纾同学有没有男朋友的呢?”

吴蘅同学抬起头,看着我,“诸葛婷学姐,其实很简单。如果你在我把各种可能性说一遍的时候,没有一直盯着我看,而是更注意观察梨纾的表情变化,那么各种假设的是真是假,就相当一目了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