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为我们做叙述的是诸葛婷小姐

  发布于 2022-07-03  141 次阅读


“侦探?要我说的话,就是‘不被表象迷惑’。”

吴蘅同学在给出自己的回答之前,是惯用风格的慢吞吞。看着我,表情不是疑惑,而是吴蘅同学惯用风格的无机质。被那种没有冷也没有热的眼神看着,不用二十秒我就想要落荒而逃。

幸好吴蘅同学只用了十秒钟就慢吞吞的给了回答。

不要被表象迷惑吗……如果是别人说,我还要多思考一会。但因为是吴蘅同学说的,我倒是立刻就想要点头应和。

说不定这也是吴蘅同学的策略——大概吧。

因为不想认真回答我,所以给出一个我立刻就会想要点头认同的回答——这说不定也是吴蘅同学滴水不露的一面。

作为已经荣升二年级将近两个月的大学生,今天,我刚走进活动教室的时候,发现今日的教室格外的空旷。

要稍微观察一会,才意识到是往常随意摆着的椅子少了两个,剩下的也被整齐的码在右手的墙边。

然后马上就会注意到坐在那边的大圆桌后面的吴蘅同学。无论见过多少次,我都想要这样形容一番:

那是一位看着令人怜爱的美人,整齐的黑发垂到肩胛的位置。还是一如既往的在头发的一侧戴着黑底银边的小小圆帽。上身的深色针织罩衫显得轻灵又神秘。虽然被桌子挡着下半身,我还是能想象到这副打扮下一定穿着窄头的黑色小皮鞋,走在地砖上哒哒作响的那种。想象中,应该还是白色长袜,再上方是黑色及膝裙,那便是少女活动的趣味。坐在桌子后面,却不是角落,而是正背对着明亮的窗户,在晴朗的天空背景下,肆意展示着青春的美好。

虽然大概有一半还是想象。

“吴蘅同学,只有你自己在吗?”

“……嗯。”

这种慢吞吞的反应,是真的吴蘅同学。

我有一点怕他,所以拉过来另一张椅子,在另一边靠着玻璃柜门的大书架坐下。

因为其他人都不在的缘故吗?我不好说,但总之,在度过了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还是由我的好奇心拉起了对话。

“吴蘅同学认为侦探是什么呢?”

在吴蘅同学只是看着我而不说话的十秒内,我可真是在心底升腾起一阵想要起身夺门而逃的冲动。而没有付诸行动的原因,额……并不是使命感,而是我有点怕他,不太敢在吴蘅同学给出回应之前就离开。

“确实呢,”我应和着他的回答,“不被表象迷惑,在纷乱的杂项中找到隐藏的真相——自从福尔摩斯诞生以来,侦探就应该做这种事。在这种世界观之下,与其说是因为有了案件所以有了侦探,不如说是因为有了侦探,所以才有了案件。吴蘅同学觉得呢?”

“……”又是一阵让我寒毛都竖起来的注视,吴蘅同学才慢吞吞的开口,声音的话,就好像只小心洒下了一点点白糖的冰沙。即使如今已经差不多习惯了,还是让我轻微的感到一点点恍惚,“诸葛婷学姐,这里现在并不是推理文学社。”

“额,说的没错。就好像,额,表象。虽然这里表面上看起来是推理文学社的活动教室,外面还挂着推理文学社的门牌,但实际上,额,是我们,额,”

我好像感觉到额头上的汗珠都冒出来了,虽然很尴尬,但还是要没话找话的推进关系,这才是我作为前辈不断精进自己的证明——大概吧。

“实际上,是我们,mei、美…侦探社!”

说出来了,真是舒了一口气。

但吴蘅同学不说话。静静地看着我,不说话,真的很吓人。

额,难道是因为我把最关键的地方含糊过去了吗?

感觉后背上的汗也浮出来了。

我只好在吴蘅同学的注视下很小声的说:“美少女侦探社。”

举目所见,虽然活动教室里没有其他人的身影,却仿佛能看到社长的身影在那里兴致高昂的拍着手鼓励我:“加油!婷姐!真棒!婷姐!大声喊出来吧!婷姐!”

深呼吸,我感觉自己大概找到了状态,差不多就是聚集了一年份的勇气,要化作勇气弹打出去的那种感觉!没错!很棒!大声喊出来!一!二!三!

“我们这里就是!美少女侦探社!”

“这样吗?那我没找错耶!”

一个女生正推开门,听着我的“勇气弹”笑闪闪的说。

“这样吗?打听了位置,门牌上却写着推理文学社,还以为我找错地方了耶!”

就好像她身前有一层弹力壁,把我的勇气弹反弹了回来,打在我自己身上。

受不了,实在是受不了,要哭了。

“同学你好,”勉强翘着嘴角,压住哭脸对这位不速之客说话,“我们刚才正在谈侦探不要被表象迷惑的话题也就是说虽然外面门上挂着推理文学社的牌子但那其实是过去时所以现在这里是美少女侦探社。而同样的道理虽然这里叫做美少女侦探社但不是真的每个在这里的成员都是美少女虽然还需要详细的解释一些但现在我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死上一死所以你们先聊……”

我向不速之客示意了那边的吴蘅同学,看着他那张清丽皎然的脸,再联想到自己在美少女侦探社里多少有碍观瞻的样貌,不由得更加悲从中来。

“我、我先走了!”

一秒钟也待不下去。

话虽这样说,因为把包包落在了活动教室里,所以只是刚拐过向下的楼梯,我就还是灰溜溜的回来了。

既然已经回到了活动教室,也不好再趁着势头逃跑,只好发挥自己作为名义上的社长的义务,尽量忽视围绕在身上的尴尬,礼貌地招待客人。

“这样吗?诸葛婷学姐是吗?诸葛这个姓就很棒!那我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梨纾,是水果的梨,翻译家林纾的纾。是新闻社的,因为看到了你们在报纸上的报道,所以想要来做采访,内容会在下个月的社刊上刊登。可以咩?”

梨纾同学看来是个颇有活力的俏皮女生,留着乖巧可爱的短发,在额角的一边挂着天平样式的发饰。身上是一件浅灰色宽松风格的卫衣,身后背着小小的熊熊包包,是那种看起来就很青春风的气息。

“额,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其他的大家应该是还有自己的别的事情……”

“没关系没关系,”梨纾同学俏皮的推着我的后背,吧嗒吧嗒,推着我坐到了吴蘅同学右手边。

额,等下,等下?

我挺直了后背,僵硬的坐着。

再说一遍吧,对于吴蘅同学,我有点怕。并不是他对我做过什么,而是某种历史原因积攒下来的偏见。

梨纾同学隔着大圆桌坐在了对面,看来没有注意到我的异样。倒也是,她又不是侦探。

但应该可以竞争“美少女”。

“美少女侦探社,”梨纾同学笑盈盈的又说了一边这让我听着就害羞的红了脸的社团名字,月牙似的眼睛在我的脸上转了一圈,然后停留在我左边的吴蘅同学身上,“光是听名字,就觉得好棒耶。”

嗯,确实,吴蘅同学要更有吸引力。也应该比我更符合“美少女”的形容——大概吧。

“而且,”我说。

“而且?”

“而且,”我说,“我在这里只是用来凑数的。如果梨纾同学想要从‘侦探’的角度来做采访的话,最好是让吴蘅同学向你展示。吴蘅同学?你怎样呢?可以吗?对了,吴蘅同学刚才都在做什么呢?”

在吴蘅同学惯有的沉默期间,梨纾同学用疑问的眼神看向了我。但我也只能示意她稍等而已。

“……构思。”

这个词让我燃起了兴趣,“吴蘅同学也终于意识到写作了乐趣吗?”

“……梨纾……同学,”吴蘅同学没有搭理我的话茬,而是慢吞吞的用那点了白糖的清溪般的声音说,“诸葛婷学姐,是记述者,并不是侦探。”

梨纾同学快速点头,额角的天平发饰左右晃荡起来,“这样吗?我懂,华生是吧!我在报纸上看到的那篇报道就是学姐的手笔吧?我很羡慕耶!所以才决定一定也要自己作一篇采访!”

说的我怪不好意思的。用面前这位小学妹的口气,就是“怪不好意思耶!”

“那么,”吴蘅同学还在慢吞吞的说,“你想要采访什么?”

梨纾同学毫不犹豫的回答:“主题大概是向大家展示美少女侦探的风范!”

“那么,你不用拿出笔来做记录吗?”

梨纾同学被这样说,赶紧从背后的小熊包包里翻出来笔和小本本,在把本本翻到空白页之后,又一下子想起来,拿出手机当着我们的面打开录音,正面向上的放在桌子上。

然后一脸期待的等待着。

真可爱。

如果我是真的实权社长,一定要考虑劝诱她加入社团。或者就算美少女侦探社没戏,说不定可以劝诱她加入推理文学社。

吴蘅同学的语调没有快也没有漫,眼神没有热也没有冷,以那种没有任何破绽可以露出来的无机质表情,用这样一番话作为开始:

“侦探分为许多种。我并不是用观察到的蛛丝马迹按部就班推理的那一种,而是先确认了‘目的’,才能开始行动的那一种。梨纾同学,你想要我做侦探的话,就先给我一个目的吧。”

我觉得吴蘅同学也是有点乐在其中的——大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