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在地灵殿是宠物的吗 第5章 去地上的日子

  发布于 13 天前  12 次阅读


第二天清晨,当阿白醒来的时候,床上只剩下他一个人,是阿燐来叫他的。

“昨天竟然有好好地睡在床上,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她用双手揉搓着阿白睡迷糊的脸。

阿燐的手比起觉来说,要随意很多。

阿白与她说了昨天见到恋的事情,她平静地点了点头,地灵殿二小姐来无影去无踪十分习惯了。

……

“今天要去远一点的地方。”

刚吃完早饭,觉就将拴绳放在他的面前说。

阿白将其套在手腕上,即便要去远一点的地方,他也要陪着觉。

不知怎么,今天的觉好像有些不高兴,常是一副想着什么的表情。

两人出了地灵殿大门后,觉的妖力就直接托着两人飞了起来,向着明亮的天空靠近。

飞得近了,阿白才发现天空原来是一面墙壁,上面有着散发光芒的矿石,营造出了白天的感觉。其中还有大大小小的孔洞,似乎可以通行。

觉挑了一处孔洞,径直飞了进去,洞口处还算宽敞,但中间却意外地有一段特别窄,是觉从背后抱着阿白飞过去的。

“不要乱动,应该快要到了。”

快到底时,四周是一片漆黑,似乎没有出口,但突然的一处开了道口子,两人从中飞了出去。

刹时,进入阿白视线的是极为明亮的光芒,在适应后才能看清,周围是一片树林,远处还有一个弥漫着雾气的湖。

他瞪大了双眼,这是地下截然不同的景象,但一切似乎都要更明亮、更鲜艳些,空气也仿佛沾着水一样清新。

觉看着他这副样子,解释说:“地上有真正的太阳,动物植物也更多更漂亮,但看久了也都一样。”

阿白并没有认真去听,他的视线被草丛上的一只蝴蝶吸引走了。

突然他本能地涌现一股冲动,以极快的速度伸手抓向了那只蝴蝶,然而在就要抓到时被拴绳拉住,手指和蝴蝶差了两公分,只能看着它飞走。

扯着拴绳的正是觉,她颇为苦恼的和阿白说:“虽然我也能理解你来到地上的兴奋感,但是,要冷静,不要为难小动物,明白了吗?”

忍耐也是宠物的必修课,阿白答应:“我明白了。”

之后,两人地上的小路散步,看着路边鲜艳的花儿,听着树边鸟儿的叽叽喳喳……

在明媚阳光下,觉伸了个懒腰回头对阿白说:“已经很久没来过了地上。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

然而她看见的是阿白正爬在树上,伸手去够一个浮在空中的黑球。

要冷静,这种事阿白当然知道,但是这样仿佛把光都吞噬掉的稀罕黑球说不定里面有不得了的宝物。如果拿到它,觉一定会很高兴地夸奖他。

那黑球里面很多部分是空的,阿白手伸进去大半,什么也没摸到,努力再深入一些,抓到一个软软的东西,摸着有布料的手感。

还没等他细细感觉具体是什么,突然一股剧痛传来,那黑球里面好像有什么咬住了他的手。

阿白吃痛,猛地甩手,将那黑球甩飞出去,成为天边的一道流星。他也从树上哗里哗啦地摔了下来,仰倒在地面上,身上挂满了木枝和树叶。

“我不是说了要冷静的嘛?”觉蹲在他的旁边,自上而下的看着他,一片一片替他收拾身上的树叶。

“我觉得里面也许会有好东西,说不定觉会喜欢。”阿白咧嘴笑,说着。

“我说不定会喜欢的东西有那么多,你难道要都拿给我吗?不可能的。再说了,我最喜欢的已经……算了,不说给你听。”

觉晃了晃手里的拴绳,示意继续向前走。

卖关子的话,即便是觉也无法原谅,阿白忍不住一直缠在她的边上,不停地问。

“觉最喜欢的已经什么?告诉我嘛。”

但觉只和他说。

“不告诉你,但如果你一直听话的话,说不定哪一天就会知道了。”

阿白只好收着性子,安静地走在觉的旁边。

“那黑球里面是一只会吃人的妖怪,虽然挺弱的,但以后遇上了还是不要和她纠缠为好。”觉说。

两人又走了很长一段路,遇到了一片茂密的竹林。觉没有犹豫地就带阿白踏入了竹林内部,因为这就是此行的目的地。

自进了竹林,周围就渐渐安静下来了,鸟儿的声音都变得遥远起来,只听见风吹过竹叶沙沙的声音。

阿白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就气氛来说,里面和外面简直像是两个世界。

而且他看不见其他动物,只在竹子的背面有几只兔子用同样好奇的目光看着他们。

觉与他走到了一幢古朴风貌的宅邸面前,一位头发紫色、长着兔耳的女性为他们开了门。

阿白看着她的兔耳朵,有一些在意,觉得她和地灵殿里的伙伴很相似,但被觉拉了拉手里的拴绳,就将其抛到了脑后。

两人兜兜转转,走进了一个小间。里面有一位穿着红蓝褂子样式护士服,有着银色长发的女性。

「八意永琳」——这是出现在阿白脑海里的名字。

觉与她说了几句话,就将阿白拉到八意永琳面前的椅子坐下,摸了摸他的头,交代他要好好回答医生的问题,随后走了出去。

此时房间只剩下那名奇怪的医生与阿白,他安静地坐在椅子上,而对方手里抓着一踏纸,快速地翻动浏览着,房间里只剩下纸张的声音。

“将手伸出来。”突然地,她说。

阿白照做了。

她的手指按在阿白的脉搏处,持续了数十秒,随后收回了手,在几张纸上勾勾写写。

阿白望着那些纸张,有些好奇她在写什么,但因为面对面的关系,他正好看不见。

不过,即便能看见,他也未必能看懂。这样想着,他就放弃了,顺从地配合起来。

接下来,八意永琳又量了他体温、拿灯光照了瞳孔、观察了口腔……阿白都一一配合了。

“接下来,嗯……把裤子脱下来。”

阿白照做……他戒备地抓住了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