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在地灵殿是宠物的吗 第4章 阿白的地灵殿日记

  发布于 2021-09-20  37 次阅读


为了避免又忘记大家,阿白开始了写日记。

在自己的房间里,他坐到桌子旁,翻开了一本空白的簿子。

开始回忆这段时间他都做了什么,遇见了什么人?

自有记忆起,算到今天,他已经在地灵殿待上一周了。

在刚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了觉,是个光看着就让人心生喜欢的女孩,同时似乎也是自己的主人,被给予了美味的食物和温暖的床铺。

在她的名字后面还要加上一个标签——最喜欢了。

但是她的宠物有很多,不如说整个地灵殿上下都是她的宠物。并且身为地灵殿的主人,她每天都有很多的公务要做,陪在自己身边的时间并不多。

唉,忍耐也是宠物必须学的事情。

阿燐和阿空会辅助她处理公务,地灵殿的宠物也都有相应的职务,都是些各自能轻易做到的事情。

而自己的职务就是在觉空闲的时候,陪她一起去散步。

——想要帮她做更多的事情。

但自己似乎非常无用,做饭洗碗打扫都常出错,只能偶尔帮负责打扫的妖精们搬一些重物。

说到妖精,她们的脑回路让人完全搞不懂,有人类的外表和蝉翼一般的翅膀,但似乎与两者都搭不上边。

有时贴得很近,三只围着个人不让走,有时又离得远远的,靠近一步就远离一步。

……

因为觉平时很忙,照顾宠物的事情也会落在宠物身上,跑得很快又很会照顾人的阿燐当仁不让,受了她很多照顾。

之前问能帮她什么的时候?被回答了,如果乖乖地接受她的帮助,有事情不要瞒着她,就算是帮大忙了。

惭愧,实在是太体贴而使人感到惭愧。这样的态度或许和平时一直照顾着阿空有关吧

阿空,平时见得并不多,她大部分时间似乎都待在灼热地狱里,作为三足鸟,她的体温很高,每次被她抱着的时候都感觉接触到的皮肤要焦了。

但她天真浪漫的样子实在讨人喜欢,谁都不会拒绝被她抱着的。

还有对自己颇为照顾的厨师长阿熊,少数的不是人形却相当能干的宠物,外表是黑白相间的大熊猫,厨艺精湛,常常有意无意地给自己加餐,是只好熊。

还有地灵殿里其他的小动物……

还有之前与觉出门遇见的几个人——星熊勇仪,琪琪美、黑谷山女、水桥帕露西……

虽然已经忘记了很多东西,脑袋里空空荡荡的,但现在又往里面填了很多东西,而且全部都是朋友,都是开心的事情。

……

—— ——

阿白将日记合起,时间已是晚上,应该睡觉了,虽然被叮嘱过好几次要睡在床上,但他还是没注意地、一不小心就地钻进了那小窝里。

——既然都钻进来了,就不再烦出去的事情了。

然而钻到一半时,他感觉自己脑袋就好像抵到了什么。

小窝里面没有灯,阿白只通过从门口处透来的昏暗的光,依稀辨出在他面前有一个人影,蹲在小窝最里面的地方。

而她正用手抵着自己脑袋,免得自己钻进她的裙底下,同时她另一只手的手指立在嘴边,轻轻地发出了“嘘”的声音。

嘘?嘘什么?为什么要嘘?

还没反应过来,阿白突然感到外面有人抓住了他的脚,将他拖了出去。

“恋恋,我抓到你了。”说话的是一个粉色长发,戴着能乐面具的可爱女孩。

虽然说话时是高兴的语气,但只有面具是笑着的,精致的脸单却没有表情。

当她看见被拉出来的是一脸诧异的阿白时,吓得后退了两步,还不小心将手中抓着的阿白两条腿摔在地上。

过了一会才意识过来,对着阿白一个劲地道歉。

“对不起,我和恋恋在玩捉迷藏,我以为你是恋恋,所以……对不起,做了很失礼的事情……”

虽然有些冒失,但似乎是个很懂礼貌的人。

只是玩闹而已,阿白刚想开口说原谅她,可突然背后小窝里那人的手掌悄悄放在了他的背上,他嘴巴就不听使唤地说:“在地灵殿向人道歉可是要露出肚皮的。”

啊这……虽然在阿白的脑子里,他不清楚这句话有多少意义,但是他本能地觉得这是不对的、是极危险的。

面具女孩没有多少犹豫地就撩开衣服的下襟,露出了可爱小巧的肚脐。

“这样可以了吗?”她可爱地歪着头问阿白。

那一刻,阿白感觉自己身后的手掌都呆滞了一会,随后才被操控着开口道:“可以了,可以了,你要找恋恋是吗,其实我刚刚就有听到门外有一阵脚步声,她应该是往另一边走了。”

面具女孩向阿白道了谢,手掌在阿白的脑袋上摸了一下,随后急匆匆地跑出房间,去追那胡编出来的脚步声。

这时,那原本躲在小窝里的女孩终于现身,抱住了阿白的脖子,用脸蛋的下颔一个劲地猛蹭他。

“哈哈哈,阿白,好久没见了,有没有想我……我在外面参加了一场异变,认识了好多朋友……阿白,阿白……”

阿白被她蹭得头都要昏了,可是心里却涌出一股“真拿她没办法”的感觉,即是无奈又很高兴。

「恋,古明地恋,觉的妹妹。」

这是出现在阿白脑子里的信息。既然她是觉的妹妹,那么也算是他半个主子。

蹭了一会,恋停了下来,她疑惑地用大眼睛盯阿白说:“阿白怎么这么冷淡,以前不都是会用舌头舔人家,还把口水弄得人家满身都是吗?”

自己以前原来是这样的人吗?阿白迟疑地伸出舌头,在她的侧脸舔了一口。

与微妙的心情相伴,是微妙的味道。

口腔是人体温度最稳定的地方之一,舌头的温度一般要比脸颊高,所以恋得到的是温热湿嫩的触感。

“呀——,竟然真的舔过来了。”恋娇嗔道,像是撒娇一样对着他挥出一阵空拳头,“明明人家只是随口说的,阿白就信了吗?阿白是笨蛋,是涩魔……”

阿白委屈得很,但也只能把妹妹主人的任性全都接下。

闹了一阵,恋又跳到了床上去,以鸭子坐的姿态坐在床上张开双臂向阿白招呼道:“阿白,过来。”

陪主人玩也是宠物最重要的职责。

阿白乖巧地蹲在恋的面前。

“好乖好乖。”恋抱着他的脑袋磨蹭磨蹭。

之后,她坐在阿白的面前,伸出右手,气势十足的下令说:

“阿白,左手。”

阿白把左手放在了恋的手上。

“右手。”

阿白照做了。

“变成棉花糖。”

阿白努力把自己卷成一团。

“变成……欧芹。”

那是什么?阿白从棉花糖形态解放,仰躺在床上陷入了迷茫。

“哈哈哈,阿白,好笨啊,好笨……”恋大笑着扑到他身上,抱着他的肚子哈哈大笑。

好像被耍了,但是低头看见恋的笑脸却一点也不觉得生气。

还想陪她继续玩下去……

很突然地,阿白觉得有些困了,眼皮子像打了麻药似的,眼珠子都撑不起它。

恋也看见阿白的两块眼皮跟升降梯一样,升上去又降下来,她问道:“阿白,你困了吗?”

说着,她也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我好像也困了,睡觉吧。”

她枕着阿白的肚子,慢慢睡去了。

少女睡眠中……

过了好久,房间的大门又被打开,进来的还是之前那个粉发女孩。

“我把整个地灵殿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恋恋……”

她话止住了,显然看见了躺在床上的恋,还有一只一只侧卧在床上的白色巨犬,被恋枕在身下。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她惋惜地说。

找了这么久,她也觉得困了,于是爬上床,躺在了恋的旁边。

“恋恋,耍赖皮。”用手指戳了戳熟睡恋的脸。

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