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在地灵殿是宠物的吗 第3章 散步的价值

  发布于 10 天前  25 次阅读


阿白在食堂里四处游荡,寻找自己能做的事情。

他发现了一个向外发出滋滋水流声的房间,探进头去,看见那个熊猫和几只动物正在那里洗盘子。

阿白的目光落在门口边上的一盆盘子。或许自己也能做这事。

他拿起一个盘子,吱溜一下,啪嗒一下……他被赶出来了。

阿白觉得有些可惜,他只刚上手不熟悉打碎一个碗,再来几个一定能适应的。

他离开食堂来到走廊上,看见几只长着薄翼翅膀、好像妖精一样的女孩在打扫卫生。

阿白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他从旁边的一个水桶里拿出一张抹布,开始擦拭墙边的花瓶。

很简单,也很顺利,花瓶被他擦得蹭光发亮。

觉一定会因为我做得很好而夸奖我的。想到这里,阿白手下不禁又卖力几分。

乓的一声,他手中的花瓶碎了。

刹时间,周围三只妖精凝重的目光聚焦在了他身上。

被那吓人的目光包围,阿白不禁流下一滴冷汗。

要逃掉,一定要逃掉。

可还没等阿白反应过来,三只妖精就已经将他围了起来,一人抱住他身体的一部分。然后……

磨蹭~磨蹭~

十多分钟后,她们才心满意足地起来,与阿白交代不许打扰她们工作后,就离开了。

原地只留下一个双眼失去光彩的阿白。

或许这就是妖精的攻击方式,杀伤力不强,但是好可怕,简直连人的希望都能泯灭掉。

阿白蹲在花瓶台子下的阴影中,他突然有些害怕走出去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听到熟悉地、足以让人燃起希望的声音,阿白抬起头,看见了同样蹲在他面前,充满关切神情的觉。

“我……”阿白刚刚想要开口,却又止住,转口说:“觉有读心的能力,应该已经知道我在做什么了吧。”

“我确实是读心妖怪,但是我也很想听阿白亲口告诉我。”

“为什么?”

觉沉思两秒,说:“嗯……也许是因为看到阿白将想法艰难地表达成言语,就会让人心情愉快吧。”

坏心眼,这不是很坏心眼吗?阿白不禁地想。

踌躇二阵,阿白开口说:“觉,其实我是你的宠物,对吧。”

“是这样,没错。”

“我觉得作为宠物也要有……它的价值。如果整天吃了睡,睡了吃,那不是和家畜一样,我很害怕哪一天就被下锅炖了。如果可爱或许还有机会……但是,我即不可爱,又不聪明,什么都做不好……我感觉自己没有资格继续当觉的宠物。”

阿白断断续续说了很长一段话,觉耐心地听他说完。

“嗯,资格……”她沉思了一会,转而笑着说:“宠物的资格可不是由宠物自己决定,该由主人决定才对。”

她将阿白从地面上拉起来,拿出了一直背在身后的一样东西。

“我这里有一件只有你才能做的事情,要和我一起去吗?”

……

地灵殿的外面,旧地狱的街道上,阿白与觉在散步。

“这真的是只有我才能做的事情吗?”阿白疑惑地看着系在他右手上的拴绳。

“觉与阿白散步,这就是只有你和我才能做的事情啊。”

“为什么是我呢?别人会有多少不一样吗?”

“是啊,别人会有多少不一样呢?”觉重复了一遍,没有正面回答。

阿白继续问道:“而且这个拴绳有什么用呢?想要两人不要走散,直接牵着手不就好了。”

在他看来是十分平常的话,却让觉一下红了脸:“咳嗯,身为宠物你竟然想要牵主人的手,你这可是逾规,而且路上还有这么多人呢……”

觉像机关枪一样说了一连串,但阿白只听进去了第一句。

宠物连主人的手都不能牵,原来两人之间有如此大的鸿沟。阿白重新认识了自己的身份。

可觉却为他的想法更慌乱了,说:“我的意思也不是完全不能牵……要是,要是你特别想牵的话,那就牵一下,就一下。”

得到了像是哄小孩子一样的允许,阿白抓住了觉的手。

那是比自己要小上一圈的、女孩子的手,柔若无骨。切实感受到对方的纤嫩,阿白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有一层厚厚的茧子,他不清楚这是哪来的。

“觉,我……”

“呦,两个人又在卿卿我我呢?”

迎面走来的一个人打断了阿白将要说的话。

她穿着白色衬衣、花色的裙子,以女性的角度来说十分高大,如果加起头上那一根红色带有金星的角,就比阿白都要高了。

「星熊勇仪,很劲」

“并没有在卿卿我我,只是散步而已。”一转神态,觉面色冷淡地与她说,期间没有松开阿白的手。

没有在意觉的冷淡态度,勇仪走到阿白的面前伸出拳头。

“最近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阿白自然而然地伸手她对了一拳,做为招呼。

身体好吗?

阿白不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什么问题,本来想要简单回答,当话到嘴边时又变了像和老友一样的口气:“身体很好极了,早上还吃了那么大的一根肉。”

“哈哈哈,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很期待哪一天能和你再喝一次酒。”勇仪高兴地揽住阿白的脖子对他说:“你也很想看看觉喝醉的样子吧。”

觉喝醉的样子?还没等阿白对这短句反应过来,觉就着急推着勇仪的后背,要她快走。

“快走开啦,勇仪小姐,你打扰到我们了。”

“哈哈哈,哈哈哈,散步愉快啊。”

勇仪大笑着,离开了。

觉和阿白的散步得以继续进行。

与勇仪相似地,有许多人与他们打招呼。

从屋檐上垂桶落下的抱头小女孩、侧身倚坐檐边的幽美桥姬、活力满满地织网小姐。

阿白有些疑惑。

大家似乎都认识他,但他对她们却只有短短一句话的印象。

他向觉询问:“为什么好像大家都认识我,而我却不认识大家。”

“因为你忘记了。”觉回答他说。

没想到自己无用的同时,竟然还是这么健忘的人,阿白对自己坏印象又加深了。

“虽然好像已经忘了一次,但是我保证,这次一定将大家牢牢地记住,一定不会再忘记觉。”

“那你可要努力了。”

觉笑着鼓励了他。

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