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在地灵殿是宠物的吗 第2章 是这样的

  发布于 10 天前  17 次阅读


阿白听见一道像猫儿一样挠人的声音在叫他,还用手推桑着他后背。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眼前却仍是一片黑。

“这不还是晚上吗?”他说。

随后他被对方抓着腿从小屋里面拉了出去。

“你在里面当然是黑的,外面可是要太阳晒着屁股了。”

那声音的发出者是一位红色头发,系着细麻花辫,同时拥有着人耳和猫耳的女性,身着墨绿色的连衣群,身后有两只尾巴探出头来,时时摆动着。

她双手叉着腰,用猫眼石一样的眼睛瞪着阿白说:“你是不是又不听觉大人的话,没有好好睡在床上。”

「阿燐,火焰猫燐,推车子跑得很快,装有尸体的车子。」这样的信息出现在阿白的脑子里。

与尸体打交道,似乎是可怕的人物,但面前的人在他脑子中又和可怕一词完全没有联系。

他眨了眨眼,沉思两秒,打着马虎眼说:“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你才刚刚……反正就是要听觉大人的话好好睡在床上。马上就要吃早饭了,和我走吧。”

阿燐没有细细地与他说教,拉着他的手飞快地跑了起来。

她确实跑得很快,阿白像围巾一样被扯着飘了一路。

两人来到了一个好像漱洗室的地方。各种各样的动物都在这里清洗自己。

他被阿燐推到了一个适合他身高的洗漱台,被交与了毛巾和牙刷。

“我还要去叫阿空,你洗完后,就先去食堂。”她指了指走廊另外一边的大门,然后像风一样地跑开了。

阿白看着洗漱台上镜子中的人影,他有着白色及肩的头发,应该说是名副其实的人。

简单清洗一下,朝着另一边食堂大门走去。

动物们似乎都很乐于亲近他,簇拥在他的身边,跑跑闹闹,一两只像是花栗鼠或猫的小动物想要爬上他的肩膀,后来不知怎么又掉了下去。

走进食堂内部,里面有很宽敞的空间,摆了一张长长的桌子,坐几十号人也没有问题。

阿白被动物们扯着裤角坐到了一个离中间非常近的位子。

等待了一会儿,一只头戴厨师帽,身挂米黄色小围裙的黑白熊猫端着各种各样的食物过来。

他给了每只动物一份早餐,走到阿白桌子前时,给了他一盘非常大根的骨头棒肉。

这棒肉非常香,光看着肉泽晶莹的表面上就能想象出它是多么的外焦里嫩。

但早餐吃这个是否有些不合适。

阿白疑惑地抬头看向熊猫,那熊猫用围着黑眼圈的眼睛对他眨了眨眼皮,似乎在说「不用客气」。

这盛情,真是难却。

阿白握着大骨肉的两端,只有将手臂完全展开才能将它举起来。这肉比他的脑袋还要大,让人不知道该从何处下口。

他闭上眼睛,豁出去地咬上了一口。刹时间,牙齿触碎了酥脆的外皮,鲜肥的汁水溢满口腔,令人无比满足。

再次睁开眼睛时,他面前就只剩下一根光滑的骨头棒子了。

“阿白,你不等大家开饭,就吃完了吗?”

在阿白对着面前骨头沉思时,一张俏脸凑进了他的视线,是觉。

她穿着白色围裙,实在是充满魅力的样子,没有变化的是脚上依旧穿着她的粉色拖鞋。

阿白心虚地看向周围,发现其他动物们都乖乖地坐在餐盘前,一口也没有动。

“对于不乖的孩子,要给予惩罚才行。”觉对阿白露出一抹甜甜的微笑。

……

阿白坐在餐桌前,被要求双手乖巧地放在膝上,然后张大嘴巴……

觉就坐在他的对面,用勺子一口一口地喂他吃饭。

“啊——好吃吗?呵呵呵……”喂到一半,她好像想到什么笑了起来。

这是今天觉亲自下厨做的早饭,用推车推出来的一大盘,为所有动物准备的。

她用一小盘子装了小份,惩罚阿白必须由她喂着细嚼慢咽吃下去。

觉的手法很温柔,每一勺都是恰好能轻松咽下的量,偶尔有挂在嘴边的饭粒,也会很细心地用勺子挑进去。

在她面前,阿白感觉自己好像真正地变成了一个小孩子,可以尽情享受她的照顾。

如果不是在一众动物注视下的话。

“啊,真好呢,竟然有觉大人喂,我也想要。”

一团软软热热的东西突然压在阿白的后背上,那是一个很大只的、长着黑色乌鸦翅膀的女性。她趴在阿白背上,下巴压在他的肩膀上探出头来,张大了嘴巴。

「阿空,灵乌路空,地底的太阳」

觉很配合地往她嘴里喂了一勺。

“好苦啊——”阿空的面容拧得简直像包子一样,充满弹性的脸单紧紧地与阿白磨蹭着,想要将嘴里的苦味传递出去。

阿白嘴角微微翘起,看到别人苦成这样,他觉得嘴里回甜了不少。

“毕竟是惩罚,阿空,你还想吃吗?”

被称为阿空的女孩子眼泪汪汪地从阿白身上起来,被阿燐拉到一边教训了起来。

再次回到觉和阿白的喂食play。

觉又舀起满满一大勺说:“好了,要全部吃完才行。”

阿白将勺子整个都含进嘴里,将上面的米饭一点不剩地全部吃下。

……

饭后,觉说要去处理公务,阿燐和阿空也和她去了,大家渐渐地都离开了厨房。

阿白仍然留在这里上,他不知道要做什么,不知道要去哪里。

回忆起这两天的事情,被照顾着,有饭菜吃,有床铺睡,和动物们一起。

——自己在这里好像是宠物唉!

阿白的脑海中冒出了这样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而更进一步的思考是。

——即便是宠物,也不能天天无所事事吧。

天天等着吃饭睡觉的要么是待宰的家畜,要么是……

阿白将目光投向旁边几只小猫,它们懒散地舒展着身子,显出自己妖娆的身姿。

他不禁过去抚摸它们,心里不禁感到阵阵愉悦。

要么就得足够可爱才行。

于是,他举起猫儿问它说:“你说,我可爱吗?”

猫儿的头上出现三根横线,差一竖就变成了虎,它回答说:“喵喵喵?”

并不能听懂。

那猫儿从他手中跳出,一溜烟跑走了。

好像把它吓跑了。

阿白觉得自己大概是不够可爱、不掏人喜欢的那一类。

——必须找其他能证明自己价值的事情。

……

另一边,逃走的猫儿和它的伙伴偷偷说。

“刚刚阿白大人问我他可不可爱,杀伤力太强了。”

“啊,想要变得可爱的阿白大人,光是想想就能幸福一整天。”

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