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在地灵殿是宠物的吗 第1章 是这样吗

  发布于 10 天前  34 次阅读


睁开双眼,进入视线的景象模糊不清,好像面前摆了一块雾镜。

强烈的失重感萦绕在脑间挥之不去,让人忍不住怀疑自己是否还活着。

自己是谁,自己在哪,自己要做什么,什么也回想不起来。

不过身体还有触觉,手掌能触摸到的,在自己身下是一张沙发,十分柔软,像是填满了棉花。

自己应该是趴在这里睡着了。

向前方看去,那有一位紫色轮廓的女性,她也坐在这张长沙发上,双手放在膝上,时时翻动着什么。

应该是书吧。

匍匐着,想要靠近些看,结果中途就被发现了。

那紫色的轮廓朝向自己,伸出了手掌。

虽然是这样不明所以的环境,是这样不清所属的人,但自己却没有觉得害怕,反倒十分安心。

“阿白,你醒了吗?”

手掌随着轻柔的话语落在头上,那是十分熟悉的感觉,像太阳公公一样温暖。

阿白,是在叫我吗?

沉重的脑袋在其抚摸下变得轻松,视线也逐渐明晰。

映照在眼睛中的,是一位极美丽的少女,紫色的短发下配以一双懒散的深红眼眸,身着闲宜的家居衣裙。

虽然应该说是少女却仿佛散发着十分成熟、乃至可称为母性的光辉。可如果看到她褶边短袜下的粉红色拖鞋,就会觉得她即俏皮又可爱。

「觉,读心妖怪,地灵殿的一家之主。」

脑袋里突然冒出这样词条。

阿白眨眨眼睛,叫了眼前的人一声。

“觉?”

“嗯,我在这里,如果有事,就与我说。”

温柔清脆的回应。

阿白蹲坐在沙发上,怔怔地看着她,好像有什么想说,但又好像没什么要说。

忽然地,又觉得自己不应该打扰认真看书的人。

他转头向周围看去,借由墙上散发温和光芒的挂灯,看见一列列装满书的书架装满了这片空间。

这里是图书馆,或许自己也该看书。

这样想着,阿白趴在沙发剑的靠背上,向最近的书架伸手。

没有够到,因为即便是最近的书架,也起码有三只手的距离。

但阿白既不放弃,也不过去拿,仅仅是趴在那里。

感觉自己应该看书,但对这件事没有一定要做到的想法,但也没有其它想做的事情。

忽然地,书架上的一本书飞到伸出的手中。

阿白震惊地看着自己右手,用力掂了掂,确定这不是幻觉。

——难道说,自己其实很厉害、很不得了的人物?

再伸出左手,瞪圆眼睛盯着书架,在眼睛酸得不行时,书架上的书终于动了,颤颤巍巍的飞过来……最后敲在阿白的头上。

——这是自己对能力的操控不到家吗?

阿白疑惑地从头上取下书,忽然好像听到旁边传来一声轻笑。

转头望去,只看见觉还是和之前一样安静地看书,手指轻轻摩挲纸面,好像正到精彩的地方。

是错觉吗?

阿白收回视线,想要再尝试一次隔空取书……原本应是如此的。

在转过头的瞬间,他又立马转回来,正好对上了觉猝不及防的眼睛。

觉也没想到阿白会突然回头,两只眼睛扑闪扑闪了好一阵,然后又故作镇定,眼睛与脖子以一个极其缓慢的速度转回原位,似乎想证明自己只是像分子一样进行无规律的布朗运动,并没有看着谁或戏弄谁。

阿白不明所以地看着她,这样鸵鸟抢地的行为有什么意义呢?

似乎读到阿白心中所想,觉的俏脸又红了一分,但她仍执拗地装作无存在感的空气分子。

谁也没办法叫醒装作睡觉的人……但如果粗暴一点的话。

阿白的本能突然涌起一股冲动,他起身,站在觉的面前,在她先是疑惑再是害怕的目光中将她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起来。

觉躺在阿白的双臂上,双手抓着书遮在自己半张脸上,戒备地问他:“你想要做什么?”

阿白不答,对觉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随后在她的惊呼中起跳,像欢呼一样将她高高地举起来。

“好耶!”

没什么特别意味,也没什么特别原因,但抱起觉这件事本身就好像使人无比快乐。

“好耶,好耶,好耶……”

起跳又落下,然后再次起跳,强烈的不稳定感让觉没抓稳手里的书又踢飞了脚上的拖鞋,只能双手揽住阿白的脖子。

“快停下来,这样很危险的。”她喊道。

被说了,但阿白并没有听进去,他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仿佛什么都做得到,持续多久都可以。

”你再不停下来……我可要生气了,哇——“

阿白突然跳得特别高,几乎要碰到天花板,然而落到地面时,脚掌一滑,整个人向后仰去。

要摔倒了,会受伤。阿白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他双手右手将觉紧紧地抱在怀里,并且咬紧了牙根。

但等待了好久,预想的撞击没有来临。

阿白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悬浮在空中,距离地面还有十多厘米。

“已经没事了,所以,先放开我吧。”觉在阿白的怀里发出了闷闷的声音。

阿白这才想起自己手臂还紧紧锁着觉,当即放开了她。

终于没了束缚,觉起身侧坐在他的肚子上,呼吸了 一口新鲜空气,然后对他说:“我说过的,很危险吧。”

依靠对方力量浮在空中的阿白完全没有反驳余地。

“对不起。“他诚心诚意的认错了。

听到这句话,觉反而更生气了,她伸手揪住了他的脸,并且拉长说:“我最讨厌你说这三个字了,既然知道要说对不起,那从一开始就不要做,明白了吗?”

“明白了。”阿白十分郑重地点了点头。

真的明白了吗?觉盯着他眼睛,尝试读出什么。

——什么都没有想。

一股无力感蔓延上她的心头,读心妖怪的能力对于脑袋空空的行动派并不怎么管用。

……

经过这样一番胡闹,觉也感到累了,没有再看书的想法。

“今天就到这里吧,该休息了。”

她牵着阿白的手走出图书馆,来到一个房间。

里面有一张大到足够让人滚来滚去的床,还有一个好像为大型动物准备的小屋。

“要好好地睡在床上,知道吗?”觉对阿白叮嘱道。

阿白有些诧异,这不是常识吗?。

“我知道了。”姑且他还是好好地答应了。

觉看了他几眼,没有再说什么,揉了揉他的头就离开了。

阿白也感到困了,他打着哈欠钻进了小屋里面。

唉,为什么会到这里面来,我不是要睡在床上吗?

这里不就是床吗?很温暖,还有熟悉的味道,让人安心……zzzzz

阿白睡着了。

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