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厥版本的永生传第一章

  发布于 2022-01-08  545 次阅读


朝天阙①:「」

“我觉得这件事情咱们可以试着商量一下嘛,你说对不对?额哈哈——”

小巷子里面,一名蓝发绿瞳添淡妆的男子正在被一只狐妖强行壁咚,只见这位黑发男子额头冒汗,脸色尬笑,十分紧张的劝说这只狐妖,生怕她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嗯?”穿着非常色气的狐妖似笑非笑的脸对脸贴近霍景恒,诱人的呼吸气也打在了双方各种脸上,同时手指抚摸上了霍景恒的脸颊,舌尖微微舔了舔唇边。

霍景恒的身体一下子就僵直住,根本不敢乱动,瞳孔里的尽是惊悚与害怕,手脚毫无暖意,没有一丝的反抗。

这个暧昧的姿势,狐妖是足足保持了十几分钟才分离,在这中间,霍景恒就跟柳下惠一样,'坐怀不乱'

见狐妖把自己的手和媚意通通收了回去,霍景恒才敢较大的喘气,目光死死的盯着狐妖,唯恐她又来调戏自己这个'纯粹无邪'的'小男孩'

“嗯哼~”狐妖完全的展示了自己那妖娆妩媚,魅惑迷人的完美身材,发出了令人脸红耳赤心跳加速的声音。霍景恒坚持了很久,才咬着牙把注意力从狐妖那挪开,艰难的开口说道:“狐妖大人,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你知道吗?”

狐妖对着霍景恒抛了个媚眼,把五指放在自己的胸上:“我还是很欣赏你~这种宁死不屈的精神啦~这样的话,我可是会玩弄得更加开心呢。”

霍景恒都快哭出来了,皱眉哭脸得说着:“狐妖大人,如诺您想摧毁掉我的这种精神,早就可以做了,何必还在此地玩弄我呢。”

他也不想宁死不屈啊,他也想双手高举投降,可是周围的血迹和残肢都无时不刻在告诉他,只有尽力的取悦狐妖大人,才可能可以活得下去。

“嗯~”狐妖微微眯起双眸,左手食指触碰嘴唇,脸腮上的红晕和莫名的色气都增加了狐妖的魅惑力。

突然,狐妖把自身的妖力释放出来,强行压迫着霍景恒紧绷的神经与肉体,使霍景恒不得不低下头,双手与膝盖都撑在地面上,而狐妖的脸色也变化成了宛如极寒般的神情。

毫不留情的说道:“跪下,就可以饶你不死。”

霍景恒照做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嘛,何况还是在无法反抗的情况下...日后再十倍报复!这些都是狐妖心目中替霍景恒想象得词语。

他的真实想法,就连她自己这种乱人心思,可以窥使人心脆弱从而令崩溃的她,也无从得知霍景恒的内心。

但并不妨碍妖狐自己脑补画面。

越是想象,狐妖脸上令人遐想连篇的粉红便越是瑰丽。

待到狐妖从自我陶醉,自我高潮从清醒过来后,才发现霍景恒早已消失不见了踪影,残留下来的气息与灵力使用痕迹也没有场外的人。

毫无意义的是,狐妖绽放出的妖力早就在霍景恒的心脏和大脑留下了一点,可是现在,她却无法感应到心脏大脑处的妖力。

要么他死了,要么被别人搞离了这个世界。

狐妖心里也只有这两个答案。

思索片刻。

狐妖缓缓从身后拿出来一颗珠子,她痴迷的把手放在这个珠子上面,轻轻的接触抚摸了这颗灌满了霍景恒灵力的珠子,随后把目光放到霍景恒刚才四肢挨到地的那个位置,喃喃自语:

“既然你无法发挥自身所有灵力的价值,那么把灵力借用给我如何?反正你也是用不着,就那样拥有庞大的灵力,却使不出任何的道法,简直是浪费...嘛,就这样吧,应该是足够了,也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如果灵力还需要一些的话,都不知道去哪里'借'灵力啊。'某位道家子弟转世之人'的不会使用道术的'废人'啊。”

“......”

啧,还是没有人出来吗?是不在意,还是早已离去?悄无声息的避开我所释放的妖力,然后把他给接走...是道法吗。如果按照道法来推理,那确实了,如诺是妖怪,那么肯定会用到妖气,魔法就更不用说了,至少出个魔法阵和魔力吧!但是道法.....嘛,也不一定,说不准是这个家伙灵力爆发隐蔽了呢。

狐妖心目中其实还有一个答案,可以回答以上的那个问题...只不过确实有些蠢了,她也不是很想确定,毕竟灵力珠子都拿到了,就别管有的没的。

狐妖走的很干脆,没有再多呆一会儿。

血腥味与残肢交叉的小巷子,就连各类的食腐生物都被狐妖释放的妖力逼退,而人类也会自觉的远离此地...这个凶杀碎尸案,估计还要很久才会有人发现吧。

————

————

梦殿大祀庙内,霍青娥是看也不想看自己刚才使用道法招魂术,却招来了一个实实在在的人,有着肉体和灵魂的人。

呆滞了几秒的霍景恒,迅速的认清了现在的状况,连忙双膝下跪,磕头鞠躬感谢那位拯救了自己的上仙。

“感谢上仙地救命之恩,在下绝对会感恩不尽,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绝对不会堕了霍上仙的名声。”

“别演了。”

正在思索的霍青娥,招了招手,示意身边的小僵僵宫古芳香把面前的那个人间之屑,爱装爱演的家伙丢出去。

完全不听霍景恒各种求饶与绕口令一般的话语的小僵僵,双手举起霍景恒,就是往梦殿大祀庙丢了出去,只听霍景恒惨叫几声,便无了动静。

等到小僵僵返回霍青娥身边时,却发现霍景恒依然在霍青娥面前,只不过换了个更加嚣张的姿势与发型。

重新回归原本黑发棕瞳的霍景恒,活动活动了手脚,浪费了许多的时间,还打了个哈欠后,才跟霍青娥说:

“霍邪仙,你找我干嘛呢?不是说好鸟都不鸟我一下嘛,刚才玩的明明还非常开心来着,只可惜没有表演出最后的反转时刻,也没有看见那只狐妖痛苦和震惊的面容。”

“啧,我都开始怀恋最初时候的你,是如此的傻白甜,现在啊,长残了长残了。”霍青娥讥讽了几句。

“不,是长大了,也发现师父们所说的乐趣了。”霍景恒毫不在意霍青娥的讥讽,反而心安理得的收下了,并且走到霍青娥的身后。

“又有什么事吗?邪仙。”霍景恒伸出手把霍青娥搂在怀中,头部歪斜眼神带有笑意得看着小僵僵,嘴部贴近她的耳边:“如果我帮你摆平了,你又会给我怎样的,奖励呢?”

霍景恒看见小僵僵那逐渐变化的神情,他自己的脸颊不禁愉悦起来,嘴巴笑的都快要到耳边了,他的确可以做到这点。

为了让自己的心情变得更好,霍景恒把手放在了霍青娥的蓝发上抚摸着,鼻子嗅了嗅,甚至还用鼻梁和脸蛋蹭了蹭霍青娥的蓝发。看到小僵僵那一脸难以置信的脸色,霍景恒就如同猫一样,欢乐的眯起了充满喜悦的眸子。

这个过程中,霍青娥全程也都同霍景恒一个表情,愉悦的欣赏着小僵僵那蒙蔽的神情,等霍景恒享受完毕之后,才挣脱他的怀抱,说道:

“怎么样?这个奖励足够了吧。蓝发控和爱看别人崩坏震惊表情的邪士,霍邪士。”

霍景恒也不在意霍青娥的动作,依旧欢乐的眯起双眸,嘴角带有笑意,像是还在享受般的说道:“够了够了,你要我做什么都答应了,对了,你真的不想叫我的真名吗?同样是人间之屑得,邪~仙”

“你等下跟着我就行了,至于你的真名?那么久的事情我早就忘记了,你自己还记得你自己的真名吗?邪士霍景恒。”霍青娥反问。

“这种东西谁还会记得啊,早就忘记了啦,邪仙。”霍景恒毫不在意的回答霍青娥的反问。

是吗...

“我最后提醒一下,她们还没有熟悉你的时候,最好先不要招惹,先装一会儿,演戏什么的你也是很在行,等她们熟悉你的真实性格之后,再搞怪和搞事情也不迟。哦对了,你先画会儿妆,继续搞蓝发绿眼,等到了幻想乡,我还会召唤你,到时候就说你我之间的关系,我相信神子她们一定会傻眼的,那个表情一定很好看!”

两人相视一笑。

霍青娥转头对着蹦蹦跳跳跟过来的小僵僵说:“芳香,你等下不要发出任何的声响,我可是要复活一个历史上鼎鼎有名的人物,她修过佛法和道术,如果被她发现了你的存在,恐怕我也拦不住那个家伙的攻击。”

小僵僵点了点头,僵硬的脸颊露出几分害怕,走路再也不是蹦蹦跳跳的了,而是缓慢谨慎的挪动,生怕接下来发出一丁点声音,就被干掉了。

霍景恒看着小僵僵的表情和动作,就好想笑,只不过为了配合霍青娥吓小僵僵一下,故作严肃的表情,但是微微抖动的嘴角,已经把霍景恒内心想法暴露的一干二净。可是,小僵僵并没有发觉霍景恒的异常状态。

就这样,两个故作玄虚实际很想笑出声的人间之屑得家伙,蒙骗了一只纯真可爱无邪天然,没有任何其他想法的天真小僵僵。

这种情况直到霍青娥和霍景恒走到了某个在1957-1994年的日本人民心目中拥有极其重要地位的,一万元圣德太子的尸解仙所用的棺材面前。

漂浮在制造尸解仙的棺材上,一位端庄雅气的绿发女子幽灵,见霍青娥领着人到来了,明显松了口气,舒缓的说道:“该准备的事情,应该都准备完毕了吧。”

“当然。”霍青娥轻笑一声,指了指身边的霍景恒:“就是他了,名叫霍景恒,他的灵力可是比我还要浓厚得,哪怕还被别人抽取了一部分也是完全足够。现在我们再抽取一部分也没关系啦,反正他也不是很重视自身灵力,也不会因为灵力缺乏而身亡。”

“这位上仙说的没错,我的确不是很在乎自身的灵力,相反还因为这些灵力,我已经遭到了许多的灾祸。如果你们想要,倒是可是随意拿起,代价倒是不用了,来的路上上仙已经救了我一条命,就当是回报上仙地报酬吧。”

在路上又换成蓝发绿瞳淡妆的霍景恒装的十分自然,把那张想要回报的心情体现的淋漓尽致,说的跟真的一模一样,说完,霍景恒还向霍青娥鞠了一躬,以示敬意和谢意。

屠自古诧异的看了霍青娥一眼,心里琢磨着怎么感觉这里有点不太对劲。

真的不是这位邪仙演出的一场戏?放出芳香或者引诱其他妖怪来袭击这个霍景恒,最后邪仙出场救下霍景恒。

可能是看穿了屠自古的想法,霍青娥捂着嘴笑了几声,放下手开口说:“真的不是我喔,如果是我的话,不至于搞这么低俗下三滥的手法。”

“找到他的时候,真的是很险呢,如果我再迟一点,可能就救不下那个人了呢。幸好赶上了,时间也刚刚好。”

霍青娥给屠自古解释道。

“确实,如果是上仙设计的话,以我的智慧不会发现不了的,何况我还可以引爆我的灵力,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顶着蓝发绿瞳淡妆的霍景恒再给这个设定加上部分补丁:“上仙来的太是时候了。”

屠自古疑惑的看着霍景恒,歪了歪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霍景恒的话语间有遗憾的语气。

甩了甩头,屠自古肃肃的开口:

“那个,邪仙你就开始吧,能不能在这个时代把太子殿下唤醒,就看你了。”

这个时代并不适合丰聪耳神子,但是适合丰聪耳神子的时代,她本可以复活,却被僧侣们封印住了,以至于错过那个适合丰聪耳神子的战国时代。

现在唤醒丰聪耳神子,主要是屠自古发现,如果再不唤醒太子殿下,可是会错过介入幻想乡的最好时机。况且醒过来的太子殿下总比继续睡觉的太子殿下要好。

如果那天外界需要太子殿下了,太子殿下还可以通过梦殿大祀庙把神灵庙搬出幻想乡。屠自古就是抱着这个想法,才决定让霍青娥把神子叫醒。

霍青娥做个手势,意思霍景恒站在神子棺材后面的那个法阵上,霍景恒点头,照做了,接下来无论如何,他不太可能反抗。

待霍青娥口中逐渐念起常人无法理解的古语,阵法浮现耀眼温和的蓝光,霍景恒一边像是在享受一样闭上绿色双眼,一边也感受到了身体内部的灵力,正在以极快闪电般的速度转移到尸解仙神子身上。

叫醒尸解仙的办法有很多,霍青娥只是选择了最简单最重要的办法,强行用灵力逼醒神子,让她接收到这些灵力,从而苏醒。

另一种较为简单的办法就是让霍青娥去宣传,圣德太子是神话,并非历史,是杜撰出来,顺便损毁破坏神子的形象,只不过这种方式,屠自古是不太愿意这么做。只能说是没有找到其他办法的最后法子。

尸解仙神子的棺材,已然在散发如同太阳光辉璀璨的金色光,高贵包容,圣人的气质直逼在场所有人的感官。

“啧。”霍景恒被这股气息诱导睁开绿眸,他对这股气息并不是很感冒,但不知为何还是颇为不爽,有种莫名的感觉,轻声咂舌了下,也无了下文。

相比于没什么兴趣的霍景恒,有趣行事的霍青娥,屠自古的样子就十分的狂热了,眼神中充满了忠臣二字。她也感受到了,神子的气势逐渐雄厚,而神子一动,那么布都也会自动的苏醒或者被神子唤醒,那么她们主从三人组就又可以开始新的征途了。

『吾乃日升之国的圣人!吾为大和国国人而尸解,只要有国人需求吾,吾便会出世!世人皆称吾为圣德太子,其真名为丰聪耳神子!』

『苏我氏之子,刀自古郎女!佛徒子,为吾之暗目,监察佛子徒孙!苏我屠自古!吾之重要之人,苏醒吧!同吾并肩而行!』

『物部氏之子,反佛之布都姬!神灵末裔,宗教推动!汝身躯为吾铺路!物部布都!吾之重要之人,苏醒吧!与吾等前行!』

高贵的金光闪闪中,传说中的圣德太子,真实存在的丰聪耳神子立于大祀庙空中!

随之而出现的,自然是布都与屠自古的声音。

『臣子物部氏,物部布都,自愿侍奉太子殿下,直至混沌始末、海之枯无、石亦烂全,人类与我等消亡的最后时刻。』

『臣子苏我氏,苏我屠自古,自愿侍奉太子殿下,直至混沌始末、海之枯无、石亦烂全,人类与我等消亡的最后时刻。』

“见过太子殿下。”霍青娥向着丰聪耳神子拱手以礼。

“无需此言,我早已不是圣德太子,直呼其名便可。”神子拱手回礼,并不是以圣德太子的身份,而是以丰聪耳神子的身份进行。

看见小僵僵宫古芳香后,倒是多为稀奇的看了几眼,在见到小僵僵那害怕的神情,神子多少也猜出了什么,便无视了她。转而走到了,由邪仙霍青娥带来的'人性充电宝'霍景恒身前。

霍景恒整饬了下自己浑身上下的仪容仪表,这位太子大人可是日后的又一位上司,体内还留着属于自己的灵力。

所以当霍景恒被召唤出的那一刻,神子绝对会察觉出一丝异样,所以这也算是先给顶头上司带来一个好印象。

“太子殿下。”一句尊称,先由霍景恒说出口,本性是一会事,用礼仪是另一会事,装作和演戏则完全不是事。

神子带着和善的笑容看向霍景恒,也不打量一番,而是直接拉满亲和度,浑然不在意霍景恒的外貌与仪容的说道:“亦是那句,不必唤我为太子,现不是,后更非,更何况汝乃是唤醒我的必要人物,我体内大部分灵力,还皆是汝的呢。”

“抱歉,我也才刚苏醒,并非那种出世已然全知者,因而谈话略有稀奇古怪,但我定会全力学习现代话术,请多关照。”

霍景恒内心的部分负面情绪,也随着神子的道歉而消散,连忙摆手开口说:“不知...神子小姐,找我有什么事?”

“我寻少年,自有心中不明事,然也不会寻你是否。”神子依然是满怀笑意,自身高贵而冷厉的女王气势,完全败给了她自身的亲和度。

“不知少年,有何需求。只要是我能做之事,定能给个完美的结果。”

“神子小姐,来的路上,上仙已经救过我一条命,帮助你也是她的要求,感谢你的关心,唯恐难受啊。”要不是霍景恒现在依然在演戏,强行压下了心目中学习过师父们作死技巧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作死心理,彬彬有礼的说完话。

“青娥她乃她,我可是我,并非完全一致,她救过你,你送我灵力,我回报你,此乃道家因果关系。”某种意义上,神子所说的这句话非常的霸道。

此时的霍景恒内心,有些纠结要不要搞事...没办法了,为了能够继续的演下去,他还是说出来符合自己现有身份的请求:

“要不,神子小姐送我三块平安符?气运机缘就算了,那种事情可遇不可求,我就要三张可以保命得平安符,无论是往里面放攻击手段还是护盾,都行。”

“理应如此。”神子当场给霍景恒制作了三道保命平安符,一道防御,两道攻击,往这里面注入了许多并非是神子体内的霍景恒自身灵力,这可是神子自身所拥有的灵力,里面也有许多神子亲自放的些许魂魄。

要是把霍景恒的灵力放进去,那可真的是白嫖了,神子高傲的性格不允许自己这么做。哪怕做完三道平安保命符,神子的脸色苍白了许多,刚唤醒就动用魂魄,何况还是圣人专属的魂魄,不可回复的那种,实属有些伤身体。

三块平安符确实有些少,不过霍景恒见神子的状态,也没有嘴贱的多要几张平安保命符,这令布都和屠自古,都把想要杀了霍景恒的心放下一部分。

待霍青娥把霍景恒送出梦殿大祀庙后,神子才回头,面对着屠自古、布都、小僵僵和霍青娥,深吸一口气,血丝淡了几分的脸颊笑的非常真诚:

“大家,吾之丰聪耳神子,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