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回来了

  发布于 2024-03-23  77 次阅读


饶实正跟着咲夜返回红魔馆,手机给他藏在了衬衣口袋中,在香霖堂的时她直接将霖之助扒拉开,掀开他衣服查看伤势在哪里真是把他吓了一跳。

饶实还以为这事在他返回红魔馆,伤口恢复之后就算过去了,没想到妖怪贤者会去报信。在满是监控的现代社会,这些事情不和人说完全没人知道,到了幻想乡,反倒是什么都藏不住。

咲夜的步伐特别快,每一步都重重地踩下去,两人之间的气氛如同暴雨来临之前的乌云天,饶实感觉她生气了。但是为什么呢?是因为他吗?为什么会因为他呢?

“咲夜?”饶实尝试理解这个他现在的处境。

“为什么不马上回红魔馆,你知不知道,你在外面不一样,是真的会死的。”咲夜低声说道。

“咲夜……走太快了,我伤口有点痛。”

听到他讲的话,咲夜脚步一顿,步伐慢了很多。

“太冒失了,你太冒失了,你这样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来采购。”她严厉地说,语言的情绪化很重。

饶实不是不理解她的想法,但正是理解他才感到困惑。扪心自问,他觉得自己绝对称得上自私自利,只要自己过得好,别人、窗外事,洪水淘天他都不在意。

他也常以这样的心思去揣摩别人,所以他能自己做的事情从来不麻烦别人,这是他最大的友善和礼貌,在前一世,除了廖廖几个人,这个方法总行得通。

然而咲夜在担心他,只不过是同事而已,明明才相处两三个月,连他的为人都没识清,竟然要担心他的安慰,这不是有些可笑吗?

饶实右手忽然抬起,用力扇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格外用力,格外响,在他脸上留下一个通红的掌印,那块皮肤全部龟裂般地疼痛。

咲夜听到声响回头,被他脸上的手印惊到,眼疾手快一下抓住了他的手腕问道:“你在做什么,为什么要打自己?”

饶实因为疼痛倒抽了口冷气,他也没想到自己给自己一下也会这么痛。他觉得自己刚刚那个想法不好,所以下意识地就要打消掉,但在咲夜面前做出这样的行动,他又得解释了。

“嗯……肯定是那些袭击我的人类,他们对我用了催眠的精神咒术,让我自己攻击自己,回到红魔馆应该会好的。”他随口扯了个慌,应该不会有人找死人验证吧。

“如果你在路上还会攻击自己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咲夜将饶实的手腕放下,双手扶住他的脸颊,她的脸慢慢向他贴近。

饶实:???

他下意识地想要远离,然而咲夜的手却扶着他的脸靠近。

饶实与咲夜的额头碰到了一起,好像一股温暖轻柔的感觉从她的额头传来,好似有一层无形的滤网经过了他的灵魂,繁杂无序的想法全部被过滤,一点也不剩。

“这是大小姐教给我的一个魔法,可以解除迷惑精神的魔法,有效果吗?”

在极近的距离,可以轻易闻到咲夜头发上的清香,她向饶实说话,呼出的温热气息落在他的脸上,令他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饶实稍微错开了脸对着无人的侧边说道:“嗯,好多了。”

咲夜松开了扶住他两颊的双手,看到他这副怔怔的模样,忽然觉得好笑:“你该不会是害羞了吧。”

饶实眼睛一直向着侧面,不面对咲夜的视线。

“嗯,我害羞了。”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刚刚眼睛都差点瞪成斗鸡眼了。”咲夜笑道,转身朝前走去,催促说:“快走吧。”

她不敢再回头,怕饶实发现她的脸也红了,本来她觉得这没什么好害羞的,但饶实这样的反应,令她也害羞了起来。

饶实抬起头,看向咲夜的后背,目光平淡。他其实没有觉得害羞,只是有些不习惯,之所以那样回答,是因为说害羞能最方便地结束刚刚的情景。

咲夜这副大方的样子,想来也不在意,对他们俩都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他跟着咲夜一路返回了红魔馆,期间一股无名的沉默一直笼罩着两人。饶实不觉得有什么,咲夜却觉得格外煎熬,她在想后面的饶实在用什么目光看着她,她刚刚所做举止是不是有些不恰当。

在经过红魔馆大门口的时候,美铃刚想挥手向他们打招呼,却看见了饶实脸上鲜红的掌印,以及走在他身前一言不发的咲夜。

饶实对咲夜小姐做了什么?这是她下意识的想法。

饶实倒是很平常地向她挥了挥手,身上好像并没有严重的伤势,外界的杀伤性武器似乎也夸大其词了。

所以饶实到底对咲夜小姐做了什么?

不过咲夜就在旁边,她也不敢问,只是回头翻出她的八卦小本本把这件事记了下来,之后一定要侦查清楚。

来到红魔馆的地下大图书馆,大小姐、二小姐都还没有醒来,只有帕秋莉和小恶魔在这里。饶实从空间项链里拿出左轮手枪,放在帕秋莉面前的书桌上。

“那个外乡人就是拿的这东西攻击的我,用法很简单,一般的妖精都能轻易杀死,出其不意的话,妖怪也会被重创。”

这是外界围绕着杀戮这一目的,制造出来的武器。

“我想着大小姐说不定会感兴趣,就带回来了。”

帕秋莉拿起桌子上的手枪,翻看了几下,饶实为她简单解释了弹匣和子弹以及发射原理。听罢,帕秋莉握着手枪向一旁弯腰整理书籍的小恶魔屁股扣动了扳机。

一声枪响,小恶魔立马捂着屁股跳了起来。

“帕秋莉大人太过分了,竟然拿我来试验武器的威力。”她揉着屁股跑过来哭诉道。

帕秋莉没理她,确认了手中武器的威力,她向饶实说道:“这个的结构不复杂,我之后教你仿制的办法,就作为你的武器使用吧。”

她将原件先收了起来,说是不够好看,蕾米莉亚肯定不会喜欢,等饶实仿制熟练了,再做一支更华丽给蕾米莉亚。

“先来决定怎么处理这个吧。”帕秋莉将一直放在书桌边上一个玻璃罐推到饶实身前,里面有几缕白色的雾气上下翻滚,像沙漏一般。

“这是袭击你那几个人的灵魂,妖怪贤者送过来的,你打算怎么处置?”

饶实定定地看向桌子上的玻璃罐,他自然不会同情那些人,但与他同样的人类,现在成了灵魂,他仍然几句话就能颠覆他们的一切。

说不清楚,但他感觉这超出了自己的本分。

“将他们放了吧。”观察着饶实的表情,帕秋莉觉得他会这么说,毕竟只是一个不经事的小孩。如果他真这么说,她就将这些灵魂先收起来,之后再悄悄毁掉。

饶实沉默了很久,终于开口道:

“把他们做成贤者之石怎么样,免得浪费了。”

帕秋莉:老人地铁手机.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