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道枫和传 前传下 赛博朋克步道行动

  发布于 2022-03-04  129 次阅读


“他们都是哪来的呀?”

步道的小屋里,步道躺在摇椅上,一晃一晃地看着面前的电视屏幕。

这里没有电视台,所以它上面显示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最开始是苍白的大地,然后出现了很多个会移动的小点,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一个动物世界一样的节目。

“在你那样不考虑逻辑的创造之后,它们为了填充逻辑的空洞,就诞生了。”枫和为他解释道。

什么都知道的黑猫趴在旁边小桌子上的垫子里,十分懒散地摇晃着尾巴。

那小桌子和兽人新手套装有点像。

步道哦了一声,随后偏过头来看着枫和说……

“要消灭他们吗?”

枫和略微抬头迎上他的目光:“要消灭他们吗?”

问题又被抛了回来,因为这对两人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步道拧着眉头想了一会,最后说:“怪麻烦的。”

他百无聊赖地按着手里的遥控器,电视上的节目逐渐从动物世界变成了猩球崛起。

“把他们这么放着也好麻烦呀,有什么轻松的办法能把他们一锅端了吗?”

“要不要拜托旁白公司托管?”

那是什么?枫和提了一个步道完全不知道的东西。

姑且,他按着枫和的指示打了10856电话号码。

“喂,您是新生的创造者吗?……啊对对对,我们公司提供世界的托管服务……报酬只需要给我们借用您力量的许可就好……好的,合同就这么定下来了。”

对方似乎对这一流程已经烂熟于心,业务说明行云流水,步道甚至连疑问都没来得及提出来,就被解答了。

他挂下了电话,很快就看见面前电视的内容改变了。

“我请您吃: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

“打南边来了个哑巴 腰里别了个喇叭……”

步道眉头一抬,这效率还真不错。

他问枫和:“你怎么知道有这个?”

“你不知道但应该知道的东西,我都知道。”

……

在另一边,一群人忙碌了起来。

“有新的用户了,快分配一个专门对接的旁白……”

“先放几个相声节目上去糊糊样子……”

“世界模型?套个中西合璧的模板就好……”

“搞起来搞起来……”

……

在旁白们的努力下,这块地方逐渐热闹了起来,多了很多不认识的人、很多没见过的事。

但似乎和一直躲在森林小屋里的步道没什么关系……也许以后会用得上吧。

一天,步道听信了枫和的谗言(他小声语),到了世界的搜索引擎。

据说只要抛入关键词就能找到公开的世界,但说起进入别人世界这种事,光听着就让人迈不动脚。

“枫和,我累了,想回去了。”步道蹲在一处角落里头,指头不断在地上划圈圈。

“你才刚出来10分钟不到好吗。”

“这里的重力是家里的十倍,我已经筋疲力尽了。”

枫和盯着他看了一会,步道看她不回应,直接在地上打起了滚。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如果不回去,我就一直在地上打滚。”

步道在地上像时针一样绕着枫和打滚。

枫和不想理会他,但看到周围的人形光幕都开始看向他,并指指点点。

“这小孩以前没见过啊,是新来的吗?”

“这只猫怎么带小孩的呀?”

“真有意思。”

……

步道滚了一会儿,滚累了,就停下来看看枫和松口了没,如果没有,他就继续滚。

大概过了7年的时间。

发现这样下去没完没了,枫和终于松了口。

“我有时真弄不清,你到底是社恐,还是社牛。”

团呼呼的猫手唤出一个光屏,一下一键地在上面打起字来。

不用打太多字,能检索到自己的世界就好,她想。

摁下Enter键,一人一猫化作光晕,消失在了原地。

……

“终于回来了,家里的空气就是要比……呼,咳咳咳……”

从光晕中出来,步道立即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却发现什么都吸不进去——这里没有空气。

虽然他也不用呼吸。

“我们这是到哪了呀?”他询问站在他肩膀上的枫和。

枫和轻轻跃起,趴到他头顶上,打量起四周。

这里是由白色和橘红色构成的简洁空间,半空中有许多字样飘在那里,一个蓝白裙着的人偶从天空中系着绳子吊下来。

“这好像不是我们的世界,我明明搜的是我们的关键词……”

步道走上去,用手指戳了戳人偶,突然它被绳子猛得扯上了天空,原本悬浮在半空中的文字也全都砸了下来。

同它们一起下来的,还有一个会动的方块。

“欢迎你们来到步致枫,我的个人网站,你们可以叫我步致道欸,这个网站近期搭建起来的,访问者一直都很少,欢迎你们。”

方块十分热情,他说了两遍欢迎。

他的身体像扑克牌一样,只有一块平面,上面写着“因为没有钱,所以没有立绘”。

经过一番攀谈,双方明白了怎么回事。

“因为我们的名字一样,所以你们就走错地方了?而且你也有只枫和”步致道欸方块瞪着不存在的眼睛说,“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他口中的枫和指另一个写着「因为木有钱,所以木有立绘」的方块。

趴在步道头上的枫和说:“据说世界每一个人都会两个人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网络更是缩短了世界的距离……”

纠结这种事也没用,两个步致道欸其实都没有仔细听枫和的话。

“相遇就是缘分,交个朋友吧。

“你是创作者吗?要不要在我这里注册一个账号,不好放在自己那边的东西发到这里来都可以。”

步致道欸方块这么说着,顺手就把网站和自己的名字改了,簿之枫,簿之道誒。

他很满意,觉得比之前的名字好得多。

他继续热情地和步道说:“要不要再留个友链,虽然你不是个人网站,我们两人都没有流量可以分流,但加一个人就感觉踏实了很多。”

“乐意之致。”步道说,“四个字太长,就叫你簿之吧。”

……

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人,步道也邀请簿之到他的世界去。

簿之方块踮着两个直角,一晃一晃地走在步道的世界。

“兄弟啊,你这地方叫什么名字,我怎么看着怪慎人的。”

在他眼中,到处都是密密麻麻地挤着歪曲的字——土草土树土光光土草土草土树土光土草土树土草光光花土草……

但在步道眼中,这里却是十分寻常的草地风景。

听了说明,簿之摸了摸不存在的脑袋说:“可能是我没有安装文字转图片的引擎吧。”

接着他看见步道拿起「电话」两个字,在一旁神神叨叨起来,什么旁白,什么眼镜,什么看。

然后一个眼镜就出现在了他的直角上,戴上之后就能看见正常的景物了。

“阿波辞得,这里的名字。”

“还不错。”他笨拙地竖起了一个直角。

两人相谈甚欢,没注意到一个人影走近了他们。

金色稍暗淡的长发,头上还冒出了两枚黑色末白的猫耳,穿着黑色长裙的女性为他们各递上一杯茶水。

步道呷了一口,簿之方块则直接将茶倒在了脸上,茶香浓郁、口齿余香。

品完,两人才后知后觉地向来人问:“你是谁啊?”

得到了对方的一个瞪眼,没有回复,她就走开了。

步道与簿之相互对视了眼,耸了耸肩。

“话说,枫和跑哪里去了?”步道突然想起来说。

……

两人闲逛了许久,由文字构成的世界真的很有意思,只要7个字就能让两人逛这么久。

把别人邀请到自己的世界好像也不坏,步道想。

“***,你这样就满意了吗?”突然一道不曾听过的声音从一旁的树上传来。

步道抬头看去,有一人踏在树的枝丫上,光线从上扑散下来,一时看不清他的脸。

“把什么都放弃,什么都忘掉,好不容易逃脱了一切,现在你又要重新给自己加上枷锁吗?”

“你是谁?”

“我是你永远也甩不开的现实,我知道你叫什么,住在哪里,教室里坐哪个位置。”

他从树上跳了下来,大大的两个字写在他的脸上——「害怕」。

按照这边的规律,他的名字就应该是害怕了。

“我是深藏在你心中的恐惧,害怕。”他叉着腰,手指直直地指着步道。

嘭——步道突然拿出一支手枪,正义的子弹打爆了害怕的头。

“和长辈说话的时候,要带敬语。”硝烟弥散,步道一脸微笑地对害怕说。

“我有异议。”无头尸体大喊道。

嘭——他没有了。

……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应该出场的人物基本都出场了,我们就把无聊的前传跳了过去,赶快设置了一个酒吧场景,作为以后展开故事的地方。

“就像赛博朋克酒保行动一样。在充斥着放纵气息的空间,与人商谈人生的烦恼——新时代的垃圾场。”

步道穿着酒保的衣服,用毛巾不断擦着手中银质的杯子。

他用的是刚才擦桌子的毛巾,杯子也几乎快要被他擦出了磨损的痕迹,但这不影响他是个优秀的酒吧老板。

枫和被放在了一个会自动旋转的盘子上,爱的魔力转圈圈,是可爱的吉祥物。

“这算不算半途而废。就想之前的朋友之旅一样,写到一半就停了。还有,能把我抱下来吗?”

“不行,因为很可爱,所以不行。”

“不可能会有正常人认为这样可爱的。”

枫和抛出了常识。

“这里的正常就是认为这样很可爱。”

步道修改了这里的常识。

他擦着手里杯子,继续念叨。

“写东西真的好难,明明在脑子里过的时候,感觉还是个不错的故事,一旦写出来,就立马觉得幼稚了。”

“一定是写得太少了,在这个时间线上,你就是个小孩。写得多了,就会像岁数一样,无可避免地增长。”枫和竟然安慰了他。

步道看了她一眼,又说回了之前的话题。

“前传到这里就足够了,必要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为所欲为的世界,步道的诞生,枫和的召唤,簿之的巧遇,害怕的强塞,最后再来一个角色作为这里的开始吧。”

叮咚~酒吧的门突然被推开,两人恰巧停止了聊天,步道十分卖力地给制作银粉,枫和在盘子上有一茬没一茬地转圈。

“欢迎光临。”“喵。”

进来的是一位1米48长发长裙的女孩。

“我的生活很是苦闷。”

“我懂,我懂。”步道点头。

“群里的人总是喊我大姐姐,但我根本就不是大姐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