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道枫和传 前传上 我不道呀

  发布于 2022-02-24  92 次阅读


是什么?不知道唉。要怎么?不知道唉。

一张空白的纸,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了几点墨水,那墨水兜兜转转,在这张纸上画出了三个圆圈,远远看去好像一张呆滞的脸。

突然地,他长出了头发,长出了后脑勺,长出了身体,竟然一副人模人样。

“我是谁……我不道呀。”

步道确认了自己是谁,他向周围看去。

“这什么鬼地方。”

他所看见的是一副完全由空白构成的世界,什么都没有。

很奇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为什么会有纸和墨水,还有他——这么个莫名其妙的东西。

一屁股坐在白色的地面上,他开始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

没有,答案是没有。他的大脑没有内置这些东西,也没有任何人告诉过他。

他醒悟自己并不是为了什么,要做什么而存在的,而是他存在着,并且只有他一个人,怎么都好,什么都不必在意。

这时,就和之前纸张凭空长出躯体一样,他的手里长出了一支笔,一本簿子。

步道不解地看着它们。

要做什么?不知道唉。能做什么?不……他竟然知道唉。

他翻开簿子,用笔在里面写写画画。

先画一撇一捺,再画一个歪歪扭扭的半圆,再将这一张纸撕下来,丢出去。

当它落到白色地面的瞬间,一棵歪歪扭扭的大树变了出来。

与他在纸上画几乎一模一样……的难看。

步道捏着笔轻点下巴要画一棵好看的树,似乎很有难度。

于是,他尝试在纸上写一个充满幻想的「树」字,再将它丢出去。

很神奇地,竟然也变出一棵大树来,虽然和他心中所想的样子有些差异,但毫无疑问是一棵正常模样的树。

这样不是方便多了嘛。

就这样,他在纸上又写了「树树树树树树树树树草花草草花草草」,将这一片空间用林子和草地包了起来。

嗯,充满大自然的美感。

但他仍觉得还有不足的地方,像他这样的人物,怎么能以天为被,以地为床?

于是,他在纸上写上「屋子」。

这次他没急着将纸丢出去,而是盯着它左看右看,仔细斟酌之后,在后面又加上其他描述——「与周围环境十分融洽的木质屋子,有一层阁楼,有四面二开的窗户,旁边还有一间仓库……」

写到这里他顿住了,总觉得还不够,但也不清楚怎么写才好。

突然,他眼睛一亮,另翻开了一张纸,写上「雪」字,然后将它丢上天空。

不一会,鹅毛大雪就飘了下来,地面也攒起一层厚厚的积雪。

为一片纯白的空间加入色彩,如今又将它重新染为白色,这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没有人知道,恐怕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是他觉得很开心。

加入其他颜色也好,再染回白色也好,只要想就去做,连意义都不能束缚他。

这时,他再往屋子的那张纸上写道「……里面有土炕、有暖炉、有暖桌、有空调、还有壁炉和烟囱……」

总之让人感到温暖的东西都来一份。

然后终于心满意足地将它抛了出去,一座漂漂亮亮的木屋落地。

步道畅快地走了进去,为了让这里更有生活气息,他还在木屋的前院放了「就算冬天也能耕种的田地」、「就算很冷也不会冻结的水池」。

虽然好像没用,但至少元素是齐全了。

在暖和的木屋里面,他躺在土炕上、暖炉旁、空调下的暖桌里,一会透过窗户看看外面的雪景,一会又盯着壁炉里的火焰星子看。

嗯,已经不缺什么了,他想,以他贫瘠的大脑想。

这里的物件已经很足够了,它们让人感到很暖和,更具体地说,它们让人的身体很暖和。

步道突然一愣,他不明白自己的思考中为什么会加一句「身体」的限定,除了身体还需要什么吗?

他将簿子挂在墙壁上,后退3米距离,然后将笔瞄向准它一扔。

笔在上面自己写出了「朋友」两个字。

啊,是朋友啊,原来我还需要朋友,他恍然大悟。

步道兴致冲冲地取下笔和簿子,正要撕下来。

突然地,他又止住。

他觉得自己或许该隆重一点。

于是他大手一挥,屋子内地方凭空大了一倍,选了中间一块空处,拿着笔在上面画起歪歪扭扭的魔法阵。

叫魔法阵或许并不合适,因为正常人不会将一个又一个不圆的圆叠在一起,把叫它们魔法阵。

显然,步道也是这样觉得的,他手再一挥,原先画下的魔法阵全都被抹除,然后悻悻地在纸上写出「魔法阵」三字,撕下来丢出。

地上出现了一个奇妙瑰丽的魔法阵。

早这样多省事,他心想。

他再翻出原先写着「朋友」两字的纸,再往里写上「friend、друг、Freund、venami、vän……」。

然后他再翻开一页,写上「咒语」两个字,撕在放手中抖擞一下,上面就出现了朗朗上口的……诵文。

差不多就差不多吧。

步道把写着「朋友」两字的纸放在魔法阵的中心,然后开始吟唱诵文。

“““

……

汝当以混沌自迷双眼

汝即囚于狂乱之槛者

……

出来吧你。

”””

魔法阵与吟唱对应地,浮现出奇异的光芒。上面的一层层光环图案飘浮到空中,像粒子对撞机一样,极速地旋转着。

当光圈闪到极点的时刻,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冒出了庞大的浓烟。

待尘埃落定,步道面前出现了……空无一物。

失败了吗?

“我在你的后面。”

步道回头,终于看见了自己的 Servant。

一只黑猫,一只头顶沾了片红色枫叶的黑猫。

“你为什么不从魔法阵那边出来?”

“因为那边烟很大。”

有理有据,步道点头,他接着问。

“你是个什么东西?”

“……”

黑猫没有回答,棕色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他也很耐心地等待回复。

很久之后,大概30多年的时间。

黑猫开口了……

“跟着我念,你是谁?”

“你是谁?”

“我是你的愿望。”

这看似作了回答,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回答。

“我的愿望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自己的愿望要自己想。”

这个问题没法再继续了。

步道接着问了最后一个重要的问题。

“你叫什么?”

“你觉得我应该叫什么?”

“二狗?”

“叫我枫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