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这是丸吞吗

  发布于 2024-03-10  143 次阅读


在玩非想天则的时候,和群友一起打羽毛球很有意思,但正确的打法应该是趁着弹幕掩护的时候冲上去进攻。

黑色的气雾凝聚在露米娅的手中,她挥出一道黑鞭击散了饶实的气团,然而在气团的后面,还藏有一根小木棍,但是投掷的力道显然不足,这还没有投到她就要落下了。

不对——

不起眼的小木棍瞬间爆发出强烈的光亮,刺痛了露米娅的眼睛,她还听见了饶实从地上猛然跳起的声音。

这是要打近身战?

“休想得逞。”露米娅向前方发出大量弹幕,只要饶实跳上来就会撞上。

然而,她没有听见弹幕击中的声音,怎么回事,他跳起来但是跳得不够高吗?

实际上,饶实已经跳到了她头顶,他跳的时候是向侧边跳的,躲开了露米娅的弹幕,并且在空中召出心星之手借力再一踏,跳到了露米娅的正上方,他右腿高高踢起,在空中画出一个半圆,脚后跟重重地落在露米娅的肩膀上。

降华蹴,非想天则中美铃的招式,没有教过他,但他觉得很帅,看了几次后就一直自己偷偷地练习,现在正好用得上。

体重、身体扭转的力道、落下的势能叠加在一起,连露米娅也被他从半空中打了下来,落在地上,但也仅此而已,她仍然双腿站在地面上,想靠这一击就击倒她果然异想天开了吗?

还没结束,饶实抓住露米娅的领子,将她撞在旁边三人合抱宽的大树上,右手掌摁在她的肚子上,双腿扭转发力,,心星之手作用在他的手上,后背衬衣上的加速魔法阵也催动到极限,强烈的劲力贯通在他的身体内,在腰部汇成一点,瞬间通过手臂手掌,如同炮弹一般打在露米娅身上。

力道传过去的瞬间,空气中传来一道剧烈地空爆声,噼里啪啦,连她身后的大树树干都从中间裂开一道巨大的缝隙。

这是饶实目前威力最强的招式,红美铃曾用这一招打过他,算在消力的范畴里,可以用水形太极拳的功理施展,仅轻轻一下就让他在躺在地上,连气都差点喘不过来。

对妖怪的效果又如何呢,饶实还没有对其他人用过。他轻轻松开了手,露米娅失去意识般地脱力在他的手臂上。

效果好成这样?他是不是下手太重了?

“从人类的角度看,你还挺强的,我就不让你了。”倒在饶实手上的露米娅忽然开口说到。

不好,饶实刚想要疾退,却发现露米娅的身体在溶解,她变为黏稠的黑色液体紧紧缠上了他的身体,不消片刻便将他整个人包裹住了,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套进了黑色塑料袋,马上就要丢进东京湾。

不过幻想乡没有东京湾,能给他丢进雾之湖去吗?至少那里会有人捞他。说到水的话,他突然想到了——海绵宝宝,你知道海星是怎么进食的吗?这会不会就是宵夜妖怪的吃人方法,这时候呼救还来得及吗?

在这团黑色塑料袋中,饶实感觉不到上下左右的方向,用力击打袋子内壁也没有效果,难道说他已经被吃掉了?

似乎正要回应他的疑问一样,饶实感觉自己正被袋子带着向上飞,然后猛地将他向下甩。

这是什么?这是地面!

饶实感觉就像是有个人拎着装他的袋子,一下一下地将他往地面砸去。这种场面他见过,小时候在农村里面,有个人去集市买了一只肉狗,就是这样装在袋子里一下一下摔死,然后再处理。

现在他也是一样的处境,反抗不了。

不,还有办法的,还有办法的。他左手伸进衬衣的口袋中,拿出了咲夜给他的空间项链,把里面的东西一鼓脑全取出来,幸好他在出发前怕肚子饿,从厨房搬了一个大柜子进去。

这一大柜子取出来,呯的一声,瞬间挤爆了包裹着饶实的黑色塑料袋,他终于得见天日,不过最后一下和这柜子一起摔在地上太狠了,他感觉全身骨头都要散架了,一动也动不了。

然而,散落在地上的黑色黏液重新聚集在一起,跳到饶实的背上,反扳起他的右手,重新凝聚成露米娅的样子。

“这样就是我赢了。”露米娅坐在饶实的背上说,“败者必须答应胜者一件事,我要你带我去一次人里。”

被她压在地上的饶实嘴里一阵泛苦,原来就这件事吗?他还以为要吃了他呢。如果早这么说,他就放弃抵抗了,直接sir,this way.

“行行行,完全OK。”

“还有,”压在他背上的露米娅继续说,“你刚刚是不是摸我胸部了?”

?????????

不是啊,大姐,你这身材还分胸和肚子?

见到饶实迟疑,露米娅又用力反扳了一下他的右手,痛得他一阵龇牙咧嘴。

“对对对,就是这样,全是我的错。”她赢了,她说了算吧。

得到满意的答复,露米娅放开饶实的右手,从他的背上起身让开。身上终于一轻,饶实尝试用右手起身,一瞬间的疼痛让他又趴在了地上,经过那样的发力,又被这样反扳,这只手已经用不了了,只能等回到红魔馆,让防死魔法修复他的身体。

吸了几口气,饶实用左手将自己撑了起来,现在他已经浑身都是泥土,干净整齐的执事服也变得皱巴巴,他一边用虚化的心星之手将脏东西捋下来,一边和露米娅说话。

既然现在是露米娅想要他帮忙做事情,那他随意一点也没关系了。

“你去人里干嘛?不如说你进得去吗,里面有村卫还有白泽半妖,会被打出来的哦。”

“不用你管,带我进去就好,慧音说只要有人类陪着我,我就能进出人里。”露米娅对他没说什么好话。

不过,看来她不是第一次去人里了,既然能去,那他陪一次也不会有什么事。

“那好吧,正好我也要去人里,只要你不是去做坏事,我就带你一起去。”

饶实把身上的泥土全部弄掉,尝试把他丢出来的大柜子放回空间项链里面去,但他一只手拿不起这东西,就算经过刚才那一摔,也没有什么损坏,连滑划痕都没有,不愧是红魔馆出身的。

他对露米娅说:“帮我一把,不把这东西放回去,我们可去不人里。”

露米娅没有说话,不情不愿地双手将大柜子举起,很轻松地就塞进了饶实左手拿着的空间项链里。

“你比我想象得要强得多啊,早知道就不和你打了。”

露米娅看了他一眼:“那你为什么不干脆认输呢?”

“我以为你要吃了我啊,脑子一热就动手了。”

“哼,我明明就不吃人,误会了是你自己的错。”她抱着双手,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真的吗?

“我看那里就有一具骨头,不是你吃剩下的。”饶实指向他来时的方向,正好在那棵树的背面,从这边能看到那具骸骨的侧面。

“什么骨头?”露米娅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

不知道是不是他错觉,那具骸骨好像移动过,头骨的部分转向了这边,空洞洞的眼眶正好对着他们。

经过他这一指,那骸骨竟然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大步跑走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