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厥版本的永生传第二章

  发布于 2022-02-15  92 次阅读


朝天阙②:「」

神子最近挺闲的,虽说因为霍青娥的想法,从而已经加入人间之里的宗教信仰争夺战,但老实说,神灵庙收了许多前来拜师学艺的人,那个神子霍青娥亲自教过?

除开真的是很有天赋,神子才会'巧合'的相遇并指点一二,其他基本都可以当做是神灵庙招收的杂役?还都给工钱呢。

何况教那些杂役道法打扫卫生的'学徒',也不是她或者邪仙来教,而是由布都酱。

屠自古保持幽灵状态已经一千多年了,体内的灵力全部都转化成怨灵的雷霆,自己都用不了,也忘记了许多道法,哪能误人(杂役)子弟啊。

布都在教导的方面,做的就很不错,无论是杂役还是天才都能教好,因此布都所做的事情比任何人都多。

当然,这也只是开始,等后面杂役来教杂役,那样就可以解放布都了。

霍青娥这几天简直是比神子还宅,天天待在自己的屋子里面,还根本就不让神子进去,这几天除了最初一见,神子这个神灵庙的主人甚至都没看到过霍青娥的身影。

至于神子嘛...除了出神灵庙去人间之里宣传自家外,也就是隔三差五的去隔壁命莲寺窜门。

明明在当圣德太子的时候有是真的忙,现在反而就闲不下来了,只能自己去找事。这也不能全怪神子,毕竟一千多年对于沉睡的人来说,也就是一睁一闭的事。

对于神子来说,几天前还在作为圣德太子刚刚躺进尸解棺,现在身份转换成了神灵庙主人,幻想乡三大宗教头子之一。

唉,还是放心不下那个人啊。把大部分灵力交给我...现在的我有多强,对那个家伙的惭愧就有多高。

今天的神子,正满脸忧愁的坐在命莲寺的接客房内,手指无意识的搅动着面前的咖啡,这杯咖啡还是寅丸星给她泡得,咖啡旁边也有一些小吃与水果。

见神子心不在焉的样子,命莲寺的主持圣白莲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对方这个新邻居这几天经常来命莲寺发呆。

也不知道怎么了,理论上来说神子与圣白莲这对宗教头子的关系应该非常差,结果对方竟然管都不管神灵庙和命莲寺其实是异教,何况双方还都在人间之里抢信徒。

“神子阁下,明明是这几天才刚刚来的新邻居,为何这几天都往我命莲寺走动,还动不动神不守舍。”圣白莲觉得,如果自己再不管的话,可能神子真的会把命莲寺当成咖啡馆和休闲地带。

听见圣白莲的话,神子才收回魂不守舍的表情,端起咖啡泯了几口,只不过依然没有准备开口说话的意思。

其实圣白莲的小心思神子都明白,换位思考一下,如果神灵庙有这么一个动不动心不在焉不开口,蹭这种咖啡喝的人,多半她也会开口。

但是现在不行,神子目前说话还是有那种半文半白的习惯,别人听起来会怪怪得,还没有完全的修改过来,所以无论如何神子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开口,大不了换个地方发呆,等自己的白话学的差不多,再来命莲寺朝这位佛教主持道歉。

当神子一饮而尽手中的咖啡,准备离开,圣白莲并没有阻挡,在她的感知中,神子可是很强,拥有浓厚得灵力,拦下的话可能会出现误会,打起来她还不一定是对手。

只是在神子即将走出命莲寺大门的时刻,圣白莲出现在神子身后,幽幽的说道:“倘若神子阁下还会来,我也不会制止,但也请阁下以后对我等解释一番,毕竟你我皆是不同的宗教主持,此地也不是餐饮馆。”

那是自然,我以后定会向汝等作解释,但并非现在。神子心目中闪过这道应该对圣白莲说出的话与歉意,点了点头,离开了命莲寺。

圣白莲身边立刻出现一只金黑双色发的寅丸星。“也许是有什么难言之处吧,白莲你也不必在意,无非就是提供一些咖啡小吃和水果吗。”

“她今天还是没有开口...我也不是很在意那些东西,主要是担心神子阁下,我们还好,命莲寺基本上在幻想乡扎根了,但是神灵庙不一样,神子阁下继续出现在命莲寺,外面可能会有些流言蜚语。”

“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神子阁下经常来命莲寺,要知道我们在妖怪之山的风评不是很好,可能会误会我们从而针对她们。”圣白莲说出了她的担忧。

“别担心啦白莲,神子阁下那么强,妖怪之山大部分大妖怪都打不过她,完全不会出事得。”

“也是啊,神子阁下那么的强,应该可以避开可能会来自妖怪之山的针对吧...”主要还是神灵庙刚来幻想乡没多久,何况对方还正在妖怪之山与人间之里传教呢,这样一搞,妖怪之山岂不是泡汤了?

圣白莲也是因为担心神子的传教事业,有些患失患得了起来。

可是圣白莲并不知道的是,神灵庙要向妖怪之山传教只是说说罢了,就连在人类大本营的人间之里,宗教头子神子摆摊招信徒都是无所谓和解烦,能在人里看见神子在传教这件事已经是非常随机的事情。

最有传教兴趣的布都已经被许多想要来修仙的人淹没了,现在已经是疲惫不堪,本着要负责的心态,布都教的很认真,基本就是一教就到底(杂役的程度)。

屠自古本来加入道教也是因为神子,因为神子在哪里,屠自古就会去那里,所以她才会支撑住1000多年没人聊天,天天飘来飘去梦殿大祀庙和神子棺材上方发呆的时光,现在的她就是一个看神灵庙大门得幽灵门卫。

霍青娥现在还是在研究如何在神灵庙把霍景恒召唤过来,目前就是妥妥的科学狂人,沉迷学习科研无法自拔。

圣白莲对于神灵庙的认知,挺年轻片面的,毕竟神灵庙势力也才刚刚搬入幻想乡这几天,不认识不熟悉很正常。

————————

距离神灵庙来到幻想乡的天数,已经是第六天,神子照例在神灵庙里享受空闲时光,可能是自身的适应能力较强,现在她身上来自圣德太子的身份责任对神子的影响减小许多,理所应当,神子也在神灵庙享受起来自屠自古亲手做的下午茶与甜品点心。

好生的休闲。

“时光之道,竟是如此之快?本以为就是停歇片刻,不曾想已过几时辰。”神子不禁感慨在幻想乡里的时光飞逝。

命莲寺里主要是有外人在场,神子也不敢说着奇奇怪怪的半文半白的话,但这里是神灵庙,除了杂役就是神子的亲朋好友。

前几天收到了来自圣白莲的说道后,神子也不再踏足命莲寺,而是如同一样的呆在神灵庙发呆,或者是出现人间之里摆摊。

又泯了几口桌上的咖啡,砸咂嘴,脸色顿时绿了几秒,随后又装作享受的拿起甜品咬了下去,神色略微复杂。

为何命莲寺咖啡就那么好喝?屠自古所做咖啡就如此的离谱?

不过...这些甜品是真的好吃,亦比那个叫寅丸星做的还好。

神子微微眯眼,把桌上咖啡放置一旁,享受着这一天的美好休闲时光与屠自古亲手做的美食甜品。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不远处,只见布都端着一杯饮品,急急忙忙的跑到神子面前,也不顾自己头上的乌帽都斜了。

把手中的奇异果西瓜汁放在神子的桌上,有些羞涩的把头上乌帽扶好,紧张的眼神飘忽不定,见其说道:“太子殿下,这是我专门为你所学习制作的饮品,请您先试试?”

“我早已说过,别用尊称称呼我,别用'您',之前不是挺好的吗,要'你'啊,布都。”

气的神子很多半文半白的话都没用。看着布都那宁死不屈的样子,神子很烦躁的,狠狠的咬了几口点心,口齿说话依然清晰,说道:“都说了好几遍了,要么布都汝等唤我为太子殿下,去掉'您',要么去掉太子殿下,汝等继续唤我为'您'。尚且别混着用。”

“知道了知道了,太子殿下。”布都傻傻笑了笑说道。你每次都这样说,结果每次都不会改,蒙混过关。

神子甩了个白眼给傻笑的布都后,面不改色的看一眼仍然只动过一口的,屠自古亲自做的咖啡,怀着最坏的心理打算,俯首喝了一点,布都所制作的奇异果西瓜汁。

“嗯!”顿时双眼明亮起来,但随后苦恼的皱皱眉,看向一脸非常激动的布都,很是担忧的说道:“布都,我记得汝还有应当所做之事,怎么就学习起这些东西?汝之精力与时间够用?”

并不是在意那些来神灵庙想要修仙结果被雇佣来打扫的杂役们,而是担心布都最近会不会太忙了,没必要为了自己而去学习这些饮品。

“太子殿下,不麻烦不麻烦,哎嘿嘿。”布都先是一笑,随后故作高深的说道:“为了太子殿下,一切都是值得的...何况我也不是很累,能给太子殿下行事是我的荣幸。”

'啪'的一声,神子重重的用手掌拍自己的额头,非常无奈的看着布都,嘴边抖了抖,深深的呼吸一口气,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啧,说的我好像是个废物一样,要知道前几天还是我亲自给自己泡茶做甜品,今天要不是屠自古硬要给我做这些...嘛,布都虽说是好意,但这也太养废物了吧,我又不是不会做美食,何况明明这几天都是我亲自下厨啊!

“怎么了?太子殿下。”布都歪了歪脑袋,一脸困惑无辜的看向神子,仿佛再说'难道我做错了吗?'

“...无事。”神子默默的把屠自古的咖啡放在了布都的手中,请示喝一下。

“这是给我的嘉奖嘛?太子殿下。”布都毫不犹豫的一口闷了屠自古住的咖啡,片刻间,只见布都眼神呆滞,手脚冰凉,整个人都懵住了。

本是罪魁祸首的神子却是坏坏笑了几声,脸颊抽搐强行忍住笑意的挥挥手,整个人轻松了许多:“布都,汝就先去休息吧。”

“是...是!太子,太子殿下!”看着布都很狼狈的逃走的背影,神子微眯着眼睛,终于不用压抑自己嘴角的弧度,顺手拿起桌上一个糕点就是往嘴里塞,明明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时光。

嗯...嗯...

“妖怪贤者,专门来监视我等,是为何意?”半载后,神子眼里充满了不屑和与之相对不善的笑意,朝着一旁不知何时出现的间隙看去,象征性的把佩剑放在腿膝上。

顺手用右手把头上依然带着的耳机,摘了下来,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褐发,摇晃了晃自己的双腿。

一息间,神子对面无人的椅子出现一道长长的裂痕间隙,打开折扇的八云紫,缓缓从间隙出现。

'啪嗒'八云紫合上折扇,敲了敲手心,眯着眼睛满脸笑容的说道:“不愧是圣德太子啊,天赋异禀的圣人,哪怕沉睡了一千多年,实力依然很强嘛。”

“呵!”神子冷笑一声,此时此刻身为神灵庙主人和幻想乡三大宗教头子的气势,直追八云紫:“幻想乡鼎鼎有名的妖怪贤者大人,不知找我何事?竟然肯亲自来我神灵庙一回。”

“嘛嘛,别那么冷漠,要知道我可是在你们搬家的时候,帮了大忙的呢。

更何况,我手里,可是有你想要的东西呢。”八云紫'啪'的一声又打开了折扇,好似非常害羞的把下半脸隐藏在折扇后面,眼神中的戏谑和看工具的眼神着实令神子感到一丝不爽。

这种被安排的感觉实在是太让神子不爽了。

但是没办法,虽然她有掀谈判桌子的能力,却因为某些种种原因,还是重新做上了谈判桌。

“别那么孩子气嘛,圣德殿下——”“请唤我为神子小姐,贤者大人。”拍了拍桌子,神子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妖怪贤者的话。

“好好好,神子小姐。”八云紫的脸上依然带着神秘莫测并十分危险的笑容:“我可是带着诚心来找你,帮我做几件事情,东西我可以给你。”

“一场异变。”八云紫徒然往前仰,双臂膝抵在桌上,胸部贴着桌面,调笑的道:“我需要你在幻想乡搞一件很大的异变,给灵梦那些人找找事情做。”

神子挑了下眉,下意识的动用了自己的能力观察八云紫,确实发现了一些想法,可那也算是聊胜于无。

“果然,汝敢出现在我面前,想必也早有所防备我的能力。”神子沉思了片刻,看着八云紫:“具体的计划呢?需要我做何事?”

之前一直没见面,这位妖怪贤者就是担心我知晓她的计划?可我人生地不熟的何须如此,除非是事关布都她们吗...可意欲何为呢?

还是说另有所图,或者纯粹是不想告知我?唯恐只有那位旧地狱的觉妖怪,才能够窥视一二妖怪贤者的思想吧。

“没有规划,你们全程自由的搞就行了,咱就只需要一个要求,把这件事搞大,最好惊动整个幻想乡,事后该给的报酬和医费我自然会亲自奉上。”

八云紫的眼中闪过一缕神秘的异样,把这个要求交给才来幻想乡6天的神灵庙势力之后,微笑的让间隙吞没自己,等最后的间隙凭空出现又消失后,神子再也感知不到窥视感与八云紫或者其式神八云蓝的气息。

缓缓闭上双眸,左手抵住唇下思索,右手抓起膝上的佩剑,就是往身边一扔,这佩剑抖动了下,自主的漂浮在神子周围。

不一会儿。屠自古幽幽然的飘了过来,手里端着几个甜品,待把装有甜品的盘子放下,她才慢悠悠的离开。并没有同神子聊天。

可是她没看见的是,神子的褐瞳中,出现了一丝的悲伤,后悔和懊恼,看向屠自古离去时的背影和裙底下的幽灵萝卜腿,自我恶心和自我怨恨已经浮上心头。

事已至此别无他法,八云紫也给了条路子,神子不确定八云紫给的东西就一定可以让屠自古脱离幽灵状态重新活过来,同自己一样成为尸解仙仙人,但总归还是得试一试。

幽灵状态下,屠自古容易被抓去轮回,这便是神子最担忧的事情,虽然成为仙人就是在和死神作对,但是成为怨灵还不去投胎或是消亡,这不是跟地府作对?

何况要知道,死神和阎魔对幽灵可是具有特攻,在梦殿大祀庙和神灵庙的时候还好,神子可以自豪的说那群家伙根本就攻不进来,可是在外面就不一样了。

在她看来,屠自古都被关禁闭1000多年了,现如今肯定是会想要出去玩的,一时半会神子还是压得住,可久而久之容易压出事。

至于找阎魔通融通融,她可不觉得就凭外物可以动摇那位古板的幻想乡阎魔四季映姬,她也没什么人脉可以去拜访四季映姬。

神子甩了甩脑袋,端起布都所做的饮料一饮而尽后,又努努力的把屠自古刚刚带来的美味佳肴吃个干净,抽了张纸抹了抹嘴角的残渣。

站起来抬头看向天空中的炫彩星空,伸了伸懒腰顺带打了个哈欠。

目前神灵庙与梦殿大祀庙并不在命莲寺的墓地地下,她想迁到那里都行,哪怕幻想乡崩溃了神灵庙与梦殿大祀庙都不会有事。

目前而言,一切都还算是那么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哦,对了,去找找青娥吧,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办法,毕竟脑回路和思想都和我们不太一样,说不定还可以一起把这次的异变做的轰轰烈烈响彻整个幻想乡。

刚迈出几步,突然就听见远程有一个爆炸声,不用想也可知道犯人是谁,目前布都根本停不下来,除了教道法就是教道法,那么也只有霍青娥这位邪仙有空搞出这件事来。

一个瞬移,神子立马就显现在霍青娥的桐木门前,神灵庙就没有什么地方是她瞬移不过去的,但霍青娥毕竟算朋友,尊重一下隐私,所以没有立即出现在屋内,而是在屋外。

“青娥,汝还尚好?”在外面踟蹰了一会儿后,里面便没了任何的声响,霍青娥也没给自己回话,神子又说了声打扰了,上前推开了有点年代的木门。

神子左右看了看,也没有开启感知,而是如同捉迷藏的鬼一样,慢慢的陪霍青娥玩。

到了某个房间后,神子突然猛的回头,头上没带稳的耳机还摇晃了下,只见霍青娥带着略显诡异的笑脸,给她招了招手。

“啊,是神子啊,我在这我在这~”

“汝又弄出了什么事?需要我收场吗?”神子好奇的问道,她早已默认了霍青娥是个闯祸精搞事怪。

“完全,不需要呢。”霍青娥慢悠悠的飞到神子身边,双手搭在神子的耳上,轻轻的按摩她的太阳穴。

神子先是迟疑了片刻,在确定了霍青娥并没有被掉包后,又伸出手摸了摸霍青娥的额部,不禁喃喃说道:“没病啊,仙人也不可能生病。”

面对神子得话,霍青娥只是笑了笑,忽然双手像是在拥抱一样环抱住神子的脖子,在她松了口气的时候,如同害羞般的说道:“太子殿下,本邪仙,已经是有夫君了喔,而且刚刚把夫君召唤出来了呢~”

“唉唉唉唉唉唉??????”

“青娥你,你刚刚说...说什么?!”神子的脸颊不禁的打起了哆嗦,褐色的瞳孔中尽是震惊 甚至都忽略了霍青娥刚才话里的神子殿下这四个字:“真的...真的吗?什么时候的事?”

“咳咳...”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入了神子耳机下的耳朵里,她努力平复下来心情,但头上类似耳朵的,翘起来的褐发,还是紧张的垂下了。

神子转过去,却发现是一个比较普通的一个人,神子并没有看低的人,以貌取人的坏习惯,而且她自身的能力,也在一瞬间发挥最后的功效,却依然看不透。

不知是错觉还是幻视,她总感觉面前那个男子的笑容,非常的像霍青娥,同样的恶劣,都是人间之屑。“你好啊。”

面前那个人间之屑开口了:“我叫霍景恒,是青娥的夫君喲。”

“是吗......”神子不知为何,心里轻松了许多,冷静了许多的说道:“汝为青娥之夫,亦是我的朋友,以后请多关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