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女儿国的三分钟调查(四)

  发布于 24 天前  11 次阅读


“也就是说,”陆心同学一边拉着我一起快步走着,一边说,“包装盒是为了装满薯条才加工出来,小区是为了成为女儿国而被建造出来。”

做着成熟装扮的陆心同学,拉着我一路走到下一个公交站,刚好一辆公交车停下来,陆心同学甚至没关心车次,就又拉着我坐了上去。

扔了四枚硬币。

坐到了最后排。

我被她的架势吓得不敢问话,生怕暴露了什么秘密。不过很快,陆心同学就转过脸对我说:“别这么紧张,婷姐,我们又不是在做违反法律的事。既然不违反法律,那么做什么都可以。”

我心里是觉得陆心同学这话说得不对啦,不过我可生不起反抗她的话的力量。

陆心同学又抬起头看了看公交内的环境,“今天是休息日,坐车的人还是太多了,再过两站,我们就下车。”

我还是乖乖点头。

公交车的两站很快就过去,陆心同学又带着我下了车,期间毫不客气的吃掉了“彬彬”、“阿伟”还有“杰哥”等等,我也吃了一些薯条——即使起了名字,也是薯条嘛。

然后,在路上一边走路,一边听着陆心同学讲述之前的经历:

“我们进了弯碕那里……就是那个小区的名字,婷姐不会是已经忘了吧?总之我们进去了,那个女保安没表现出什么关注,也许是她也经常会看到不认识的女人进进出出?刚进去之后是一片小花园,转过一个弯,才看到楼房拔地而起。我又看到转角那里二楼的窗户阳台上,挂着内衣裤——当然是女式。而且从样式上,马上就可以作出判断,那是充满着胭脂水粉的俗气品味。什么叫‘胭脂水粉的俗气品味’?哎呀,婷姐,这是我说不出口的东西,等回去之后尽量用笔写下来给你看吧。总之,一个羞耻心淡薄而下流的人,大概率是庸俗而低下的(这自然又是陆心同学常做的暴论)!不过对于侦探活动来说,这种对象也有着属于他们的便利之处。

所以,我们马上就选择这栋楼,走楼梯,在二楼,敲响那一家的门。我故意敲得很重,想要惹火里面的人,果然马上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喊:‘急着找死啊?干什嘛?!’哎呀,婷姐,吓了你一跳!哈!没什么可怕的,婷姐,这就像是猫拱起后背一样的伪装罢了。我?我自然是很礼貌地说:‘您好,是来收物业费的。’

于是呢?我们就听见里面出拿来一个尖刻的女人的声音,大概就是说了一句,‘什么物业费!?’然后突然像是话说到一半那样,声音戛然而止,我当然是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于是虽然听不清内容,却听见刚才那个女人说什么话的样子。我就知道了,她是在打电话。

再之后呢,我就和吴蘅又换了几栋楼敲了几家的门,还是那一套,不过自然,我们都是找低楼层的人家,毕竟那样方便立刻撤离——而且,同样很果然,没有一家会因为听我们说‘收物业费’就来开门,甚至有的人家明显里面是有人的,却没有给我们回应。婷姐,想到什么了?”

“其实这种高档小区是没有物业费的?”

“哈!很有趣的想法婷姐,以后可不要去搞房地产。”

唔。

“婷姐,我是想,这说明她们之间是有联系的。也就是住在同一个小区,这些女人们之间有着自己的联络渠道。他妈呢之间并不是没有关联的,相反,她们之间的联络非常紧密,而且她们的性质也大差不差。

不过这些自然还不够。婷姐,无论是我,还是一直跟着我的吴蘅,我们都在等着另一件事。这所谓‘另一件事’会不会发生,是这次案件的性质的决定性因素。不过那也没有很久,婷姐,在敲过第七家的门之后,吴蘅就跟我说‘有人来了’。有人来了,哎呀,婷姐,他这样说,自然不是说有什么路过的住户,而是有专门的来找我们的人来了。

哎呀婷姐,不要紧张,我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吗?至于吴蘅,哈!那家伙最擅长逃跑了,不必管他。因为他擅长这个,但我也想他说不定会在关键时候丢下我自己跑了——总之吴蘅说有人来找我们了,哎呀婷姐,这说明什么呢?”

我问:“是保安吗?”

“真是好问题,婷姐,虽然当时的我还没看见那些人,但现在我可以提前告诉你,没错,是保安。”

那我可以试探着说了,“说明高档小区叫保安真的有用?”

“哈!很有趣的想法婷姐!但我们可以更进一步的去想象,那就是我当时就可以认定的,那个人并不是单纯的有钱人,而是这个小区的管理人,拥有者,是这片女儿国的‘主人’。”

“那个人?”

“你还没有反应过来吗婷姐?哦,你不是没有想象到,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陆心同学这样说,不过她说的对,她总是对的。

“里面都是……”我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某个人的情人?”

“是吧,根本没什么难想的。”

陆心同学亲切的搂着我的胳膊,

“我们一开始就可以设定这样一个设想,接下来就是要怎样去验证、或者推翻。不过毕竟如果把一件事情想象的恶心又讨厌,那么大概率就会是真的。所以我是不觉得会有别的可能性的啦!”

……再说一遍哦,陆心同学总是会这样口吐暴言的,而且绝对不会悔改。要是在每一件我不认同她的事情上来回争论,那就没完没了了。所以姑且一听就好。

“那么之后呢?所谓‘主人’什么的,那又是什么?”

陆心同学兴致勃勃的说:“这样讲吧,婷姐!听到有一个全是女性的小区——那并不是‘全是女性’,而是‘只有女性’。她们之间会是毫无关系的一个个个体吗?那自然不可能。那么她们就是一个互有关联的整体。在确定这样一点之后,就只有两种可能,第一,这个整体是有着正当的情况而形成的。第二,这个整体是有着不正当的原因而形成的。

所谓正当的情况,比如说那里其实是家属区——是吧?不过是这样一个豪华的小区,那就不可能了。以此类推,什么‘男人都出去打工’,或者他们都是‘同一批事故遇难者的遗孀’,也不太可能了。

而且婷姐,所谓豪华小区,生活奢侈,但她们并不是什么城市精英,却一个个养尊处优,没有正经工作,吃喝不愁——这很明显就是在被人养着。我们这个群体是学生,被家长养着。她们这个群体又会是什么呢?被谁养着呢?”

陆心同学这样一说,那确实只有那一种可能了。

“但是问题还并没有被解决呢,婷姐。也就是决定我接下来行动方针的问题:这只是单纯地有钱人买下了一个小区来做自己的后宫,还是这个小区本身在设计的时候就是为了这个功能而存在的呢?一个简单的判别方法就是判断那个人在这个小区的权力范围——婷姐,所谓保安会做到哪种程度,可以反映出驱使他们的人是怎么样的情况。

我本来以为自己会见到一个女子保安大队呢,不过来的其实是四五个男人。另外在短暂的追逐戏之中我可以确定,他们有着明确的目的而来。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打算问清楚我们是什么人,是不是真的来收物业费的,而是一开始就抱着要把我们赶出去的目的而来。因此即使离开了小区的范围,也不能说他们就不会追上来要威胁我们一番——所以吴蘅才要我先换装躲开,他再引开那些人。所以婷姐,这就是结论,驱使他们的‘主人’有着至高的权力。所以接下来,只要查一下那个小区的开发商、管理单位、以及相关的推动者、投资人之类的就好。”

原来如此,这样看来确实是很简单的事情,怪不得一开始陆心同学就提不起劲。

陆心同学低下头摆弄了几下智能手机,“今天早上,郁喵给我发了个文件。是她整理好的文档,还贴心的转成了pdf。”

哦,说这个我就精神了,毕竟是我知道的事情嘛!

“那、那是什么文档呢?”

“是她说昨天晚上调查的资料,为了保持新鲜感,我到现在还没看——这样一看,果然是那个小区的立项建造信息。有趣。”

“那不是很棒嘛!”我为郁喵开脱,“郁喵大概是觉得今天不能陪伴敬爱的学姐参加社团活动,所以用这种方式努力吧!”

“是吗?我是不觉得郁喵是那种孩子——她还处在寻找刺激的阶段,真的会沉下心来查找资料吗?不过这个疑问就让我们先放到一边吧,婷姐,你看这里,这个名字在这个档案里可是真有分量!”

我把头凑过去,在陆心同学的手机上看到她指着的那个人的照片和名字。

挂着一长串什么头衔的董事长的名字,

依大贵。

真是个有既视感的普通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