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女儿国的三分钟调查(三)

  发布于 24 天前  11 次阅读


我们在一条街外找到了一家咖啡厅,进去又坐下后,陆心同学首先问我说:

“有什么发现吗?”

陆心同学自己不说,却这样问我,难道以为我已经有着名侦探的水准了吗?

总之把之前观察到的东西说了一遍。

“不错哟,婷姐!”陆心同学用台湾腔说,“还有吗?通过我们刚才在小区入口那里的经历?”

“陆心同学装作外地人向她问路吗……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啦,女保安是不是很少见?”

“是呀,婷姐,尤其是那是个年轻有活力的女保安。她的谈吐虽然不很文雅,但直率而清晰,不像是没受过教育的人。婷姐,她这样的人居然甘愿做一个小区看门的保安,这说明什么呢?”

我本来想说“说明了什么呢?”来应和她,不过还是稍微燃起了一点点的自尊心,苦思冥想的回答:“说明,说明其中一定有着她不得不做保安的理由。”

坐在对面一直不说话的吴蘅同学笑了一下,很快又收敛了表情。

我很受打击。

“首先,是这份工作的环境优渥。”陆心同学说,“不过等一下,我改主意了。吴蘅,你刚才笑了?你一定有所高见了?”

吴蘅同学不说话。不过,难道说,陆心同学是在为我说话吗?

“吴蘅?你一定看出来什么了?”陆心同学又追问。

要我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陆心同学是时不时会显示出这样咄咄逼人的样子来。因此又可以说,能够在任何时候都冷静的面不改色的吴蘅同学,也真是厉害。他们才是可以一起被称为侦探(“美少女”这一点姑且容我稍作保留)的逸才。

在我还胡思乱想的时候,吴蘅同学慢慢的说:

“也会(重音)有这种可能。”

“那说说看?”

“什么?”

“说说看你的高见。”

“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

“算不上高见。”

“低见也可以说嘛。”

“没有意义。”

“什么意义?”

“因为要说的话,会变成长篇大论,我讨厌长篇大论。”

“那就直接说结果吧。”

“那也不行。”

“那也不行?”

“因为我知道答案。陆心同学,你想要听答案吗?”

就连慢条斯理的吴蘅同学,在陆心同学的连续追问下,语气也变快了。但当他这样说,陆心同学反而沉默了一下。

“嗯,其实你什么也没看出来。”

吴蘅同学的嘴角慢慢浮现出一点笑意,“也会有这种(重音)可能。”

大概对于他们来说,打哑谜真的很有趣。不过我真的不这么觉得,

“那个?”我弱弱的举起手,“什么?吴蘅同学要是知道答案的话……”是昨天和郁喵的时候查到了什么?“为、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呢?”

“因为婷姐,那样的话,我会失去娱乐。”陆心同学说,“另外,婷姐,你也可以放轻松一些。我们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别的什么东西,就是单纯地来玩。如果不是为了来玩,这种简单的谜题,我才不愿意来!”

是、是这样吗……

我被陆心同学说服了,我总是很容易被说服的。虽然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但我的好奇心并没有旺盛到那种程度,大概我并不能算是一个优秀的侦探助手角色?但同样的,难道陆心同学真的需要助手吗?

“我说,”陆心同学的注意力回到了吴蘅同学身上,“你的话,难道不能给出足够我们娱乐的信息吗?”

“我应该没有那种义务。”

“即使是美少女的请求?”

“笑死我,等你比我还要美的时候再说吧。”

陆心同学的眉毛竖了起来。

“好吧,我不勉强你说,但要勉强你做。待会我们一起去那里面调查。婷姐,你在这里等着我们!”

诶?

我也想和大家一起冒险呀——虽然想这样说,但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想要冒险,所以连连点头,“诶?不带着我吗?”

啊,糟糕,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明明点头却还在疑问!丢死人了!

我一下觉得脸在发烫。

陆心同学哈哈笑着说:“虽然婷姐你也挺奇怪的,不过没关系,我就是喜欢你这些奇怪的地方!”

我觉得脸皮更烫人了。

“不过婷姐,你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我待会回来,会把经过和你说的。”陆心同学一边说,一边开始脱衣服……等下?

“陆陆陆陆心同学?”

“别这么惊讶嘛婷姐,我要换衣服——也就是换一身装扮,”说着话,她从包包里掏出来另一种样式的太阳镜和鸭舌帽,还有一件淡色的小坎肩。

我再转头去看吴蘅同学——诶?你谁呀?

那里坐着一个我完全没印象的人。

我要瞠目结舌好一会,等到陆心同学都换装完了,才勉强认出来,那就是吴蘅同学。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应该就是我和陆心同学说话的时候——就换了打扮,发型、帽子、妆容、尤其是气质,都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刚才还是清凉的冰美人!现在就成了成熟的大姐姐!

太奇怪了!真的太奇怪了这个人!下次问问他的化妆品都是什么牌子的吧!

“另外,婷姐,如果你在这里等待的时候很无聊,”陆心同学说着,把自己面前那个塞的满满当当的大份薯条推到我这边,“那就可以把我这个问题当做作业。听好了,婷姐,为什么这个硬纸折出来的盒子里,会满满当当的塞满薯条?”

“这是和这个案件有关系吗?”

“大概吧!”陆心同学甚至把内增高的鞋子也脱掉,换上了一双俏丽的小皮鞋,然后招呼着吴蘅同学,“走吧!”

他们就这样走了。

真厉害,我是说,虽然早就知道他们是这样厉害的人,但还是会觉得很羡慕。

但又可以说,我是羡慕不来的。那只好在这等待的时间中,冥思苦想一番陆心同学留下的谜题。

我心里准备是要等到半个小时到一小时的,点了一杯可乐,用吸管嘬着,对着满当当的薯条发呆。

大概等到我续的第二杯可乐也快喝完了,对面墙上的分针从2又转到2,开始向6接近,而我已经开始为第二十一根薯条起一个有辨识度的名字的时候,才突然有个人快速的走过来,停在我身边。

我吓了一跳,抬起头,仔细辨认了一会,才发现是陆心同学,她不知道怎么已经又换了一身装扮。顶着的团子头也解开了一半,在脸颊两侧贴着脖子落下来,衣服的开领好像也变大了,脸上带着小巧的粉色眼镜,也涂上了口红,让她显示出成熟的诱惑力来。

“陆心同学?”

她点点头,已经拿起了自己之前放在那里的包包,还顺便拿起了吴蘅同学的包,稍微皱了下眉毛,“准备走。”

“吴蘅同学呢?”

陆心同学向外面看了一眼,我也看过去,发现隔着一条街,吴蘅同学之前装扮的样子的背影,匆匆的走远。

“我们走反方向。”陆心同学这样说,我仿佛有些明白,他应该是去做引开什么人的操作?

我匆匆挂好斜肩包,端起没喝完的可乐,拿着没怎么吃的薯条,亦步亦趋的跟着陆心同学一起离开。

“陆心同学?”我小声的问她,“那个薯条的谜题是怎么回事呀?为什么这里面会塞满薯条那个?”

“哦,那个呀,”陆心同学回过头,看着我递过去的薯条,随手抽出了最长的那根放到嘴里吃掉。

啊!皮特大哥!我、我会记着你的!今天之内!

陆心同学一边小心着不要蹭到口红,一边笑着回答我:

“当然是因为,这个包装盒子,就是为了装薯条才生产的呀!”

我可真是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