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女儿国的三分钟调查(二)

  发布于 24 天前  7 次阅读


从嘉禾楼里走出来,没见到吴蘅同学的身影。

另外,我身边的陆心同学,这时候也有点懊恼的皱眉头。

“草率了,”她说,“我还是觉得这次的案子没什么乐趣。不过现在也没有别的案子,姑且接受、姑且呢。婷姐?你好像有许多问题?”

“那确实有很多,比如说,那个一开始的男的。我想了想你们的对话,陆心同学,你是说那个人是个渣男,脚踏两条船吗?”

“差不多吧。”

“是他在拿出手机的时候,你看到了他的屏保,还有聊天软件里面的记录。”

“大概看到了。”陆心同学笑着说,“所以我不像吴蘅他们那样每天抱着手机或电脑,因为这双视力良好的眼睛,可是我的宝贝。”

“那化学院是怎么回事?”

“啊,婷姐,因为我是这所大学的学生,所以才会知道,那个屏保上两个人的合照后面的背景,是咱们学校第三食堂靠窗的位置,就在化学院旁边。”

“那说不定是那个男生在那里?”

“婷姐,你这样说,就是没有注意到他起身的位置,那个桌子上放着他学习时候的参考书,我认识的那一本是陈教授的《经济学史》,是经济学院考研究生的指定参考书,加上他说自己是副会计,我就可以知道他是一个正在为考研做准备的经济系学生,那么化学系自然就是另一个人。”

我再次对陆心同学心悦诚服。

“我们接下来做什么?”我问。

“我跟那个会长要了那个小区的地址,还不近呢。等和其他人商量一下,然后看看大家的时间安排,今天是周四,看下是明天还是后天去现场调查。”

陆心同学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吴蘅?你去哪了?”说了几句,她把电话挂掉,“走吧婷姐,哦,对了,你今天还有几节课?”

“下午有一门修辞学讲解的课。”

“我下午有两个,晚上还有一个选修。那先回活动室,吴蘅已经回去了。中午一起去吃饭吧。”

我答应下来。

我们大家周四上午都没有课,所以约定的每周共同聚集在活动室的时间,是周四上午。至于周末,则要根据大家的实际情况再做约定。

回到活动室,吴蘅同学果然已经待在里面了。

陆心同学也坐下,问他:“你之前就认识那个会长?”

“官网上有他的照片。”

“你为什么自己回来了?”

“里面有个姓李的人。”

这是吴蘅同学的怪癖,我是不知道为什么啦,他总是很不喜欢姓“李”的人。

陆心同学问他:“官网上连其他人的信息都有?”

“我可以把网址给你。”

“好呀。”

马上,陆心同学的手机就响了通讯软件的滴滴声。

吴蘅同学说:“就算你不喜欢在网上查消息,也可以多关注一些报刊。虽然我看的是电子版,但既然是报刊,肯定也有纸质。别的不说,本地的报纸,和校内的报道刊物,你看看那些总没问题吧?如果你看了那些,就不会对学生会内部人员的构成一无所知了。”

“我并不想了解学生会的人员构成和其他的什么东西。”陆心同学坐在电脑前,挺直着后背,对着手机一个个字母的敲着网址,“我承认你说的对,但就像我不想在网上查消息一样,那些信息太多了。我想要避免接收到太多的讯息。”

这话让我不解,“可是陆心同学,你不是要做侦探吗?那么能够关注了解更多的消息,对侦探来说是好事吧?”

“啊呀,婷姐,你不是正在看《福尔摩斯》吗?我虽然说什么福尔摩斯已经过时了,不过他其中有些话我还是很赞同。比如说,知道过多的信息,并不会让我变得更加智慧,只会让我再寻找脑海中那些必要的内容的时候更费力。了解那些时下流行的消息对我有什么用?我既讨厌梗,也讨厌和别人共情。所以那些对我无用的,即使一时记住了,之后我也要忘掉它们。”那样说着,陆心同学却突然洒然一笑,“也许会忘掉。”

陆心同学放松似的向后靠在椅背上,“有了经费之后,我要把这个换成转椅!不过学生会!果然呢!他们会计的职位是空的!”

我问她:“那说明什么呢?”

“说明现在的这位从财务会计升到学生会长后,没让人替代自己的职位。我心里虽然是有猜想的,不过我不能把毫无根据的猜测说出来,婷姐,如果我确定了什么,会和你说。”陆心同学又抬起头,向东边墙上挂着的钟表看去,“郁喵该回来了吧,她一向最有时间观念了。”

就像是证明着陆心同学的话,我们这间小教室的门被从外面推开,在座的大家之中,我距离门最近,首先和走进来的人打招呼:“郁喵同学,欢迎回来!”

周郁苗向我点点头。

她是一个小巧的女生,一米五出头。要说第一印象,那一定是“时尚”。打理得妥当的头发染成淡金色,在末端打着轻微的卷。带着闪耀的蓝色的耳钉,涂着樱色偏红色系的唇彩,抬起右手纤细的手指整理着耳边的一丝丝乱发,可以看到湛蓝与明红的美甲。轻轻眨着的眼睛,因为美瞳而显示出明亮的黑色,稍微向上的眼角,稍微透露出一点如猫咪般的狡黠。

周郁苗同学,这个名字是因为她的父母都是小学老师,而起的“育苗”,是她自己在高中时候改成了“郁苗”,理由是“郁郁乎文哉,喵从周”这样我搞不懂的原因。也让我们称呼她“郁喵”。不过考虑到她小学的时候连跳三级,是我们大家之中年龄最小的,说不定这只是童心未泯的表现。

“大家喵,学姐们,喵回来喵。”

我说了,她果然很奇怪。不过声音很甜,大概含糖量特别高。她稍为之苦恼,说话的时候时不时就会变得很小声。

陆心同学抬起头,问她:“你去面试了?”

郁喵看起来莫名其妙,“我看起喵像是去面试喵?”

“我第一眼以为你去约会了——你今天的妆比平时要精细了好几倍,而且向成熟风格打扮,职场风的衣服,最重要的是换了完全不一样的发型,而且并不打算长久保持——做头发那么麻烦呢。你这样子出去,说自己已经大学毕业了两年也没问题。我一开始以为这是去和社会人的男人约会去了,不过口红和手提包——把自己打扮成立派的社会人有什么好处?你是去面试了吗?”

“我要行使自己的沉喵权。”

郁喵提着自己的小包包在教室中心站住,环顾了一圈,

“学姐们喵什么坐的这喵分散?”

那当然是东边一个龙头,西边一个龙头,我这种小虾米,只好在更远的地方瑟瑟发抖。

郁喵拖了个小凳子,在西边角的大圆桌——和吴蘅同学大概隔了六十度——坐下。

“那么!”陆心同学说,“有这么件事!”

她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你们这几天什么时间有空?”

“我不行喵,”郁喵小声说,“周末已经约好了和别人去逛街。”她躁动不安的踮着脚,“渣男,喵,该死,喵!”

郁喵有时候就是会这样碎碎念,我一开始也很不适应,不过现在差不多习惯了——但还是要说心里话,朱步有正经的精神病证明,但我觉得其他的这几位真的不需要也去做做精神鉴定吗?

这一会时间,吴蘅同学度过了他的“冷静期”,说:“为什么要去现场?既然这么明显,查一下开发商和产权不够吗?”

这么明显?真的这么明显吗?总不会这一屋子只有我是笨蛋吧?

“因为我想要活动,”陆心同学说,“让我坐在屋子里,什么都不做,远离谜题和犯罪——简直要我的命!”

吴蘅同学问:“政法系这么闲吗?”

“背书而已。”

真的假的?我对陆心同学的这句话有所怀疑,毕竟我在文学系,也经常被家里人说“就是背书”。但实际上当然不是那样。

“那周六!后天!我们三个去现场调查!”陆心同学做出结论。

第二天(周五),我在食堂吃完晚饭,一时没什么事情,就又去活动室,决定靠昨天落在那里的《福尔摩斯》度过时光,并可对他人假装自己在做文学复习。到了活动室后,发现吴蘅同学和郁喵也在那里,在大圆桌的里侧并排坐着。虽然天色才刚刚开始暗一点,天花板上的日光灯已经开的大亮——这是郁喵的习惯。一见到我推开门,郁喵一下子站起来。

“额,晚上好,怎么了?”我以为自己犯了错,想着要怎么请求他们的原谅。

小巧的郁喵抬头看着我,不知怎的,总有种自己被俯视着的错觉,她在明亮的灯光下舔舔嘴唇,“诸葛婷学姐,晚好喵。”

“晚好……喵?”

“我和吴蘅……先辈,在研究侦探话题。”

“哦,”我找着椅子坐下,注意到他们面前的桌上摆着一本厚厚的地图书,一沓报纸,还有一个冷淡金属风格的小小笔记本电脑安静的发着光。

吴蘅同学撑着下巴看着郁喵,淡淡地说:“你这样,把我们变得很可疑。”

“喵、不好意思喵。”

吴蘅同学的脖子没有动,只是眼睛向我这边转,“她因为约了人,不能和大家一起行动,感到失落。想要提前一天先查出点结果,明天作为给陆心的贡献。所以找我帮忙查资料。”

原来如此。这下让我心怀愧疚了,撞破了他们的私下行动还算罢了,破坏了给陆心同学的惊喜就不太好了。

“要我回避吗?”

“不用,”郁喵摇摇头,“喵经结束已。”

她应该是说“已经结束了”。

郁喵很快收拾了桌子上的东西,放到自己的小包包里。不过那地图书太厚了,她试了一下,放不进去,最后还是抱在胳膊上,打了招呼离开。

那台笔记本电脑果然是吴蘅同学的,他快速而流利地敲着键盘,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作业。我和他没什么共同话题可说,只是看自己的书,虽然封皮上写的是《四签名》,不过正如常见的那样,这本《福尔摩斯》里面还辑录了三四个案件的故事。

直到天空完全黑了,吴蘅同学才收拾东西离开。我则要等到九点以后,才带着《福尔摩斯》回去自己的寝室。

躺在自己软软的枕头上的时候,差不多稍微回想了一下在活动室的小插曲,没有玩手机也没有看剧,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

周六早上八点,我们在东门前集合。我来的时候,陆心同学已经背着书包早到了,说自己只比我早了几分钟。郁喵有没有把自己的探究结果告诉她呢?陆心同学没有提,我也就不知道。吴蘅同学倒还是一如既往的准时准点的从那个竖写着“黄武大学”的大门中提着包走出来,也从这种地方仿佛显示着,他在思维上果然还是个男生。

陆心同学自然是不喜欢用“嗒嗒”之类的约车软件(其实有时候没办法也会用的),伸手拦住一辆路过的出租车,大概方向是东,跑了小一个小时,期间陆心同学很乐意的与我讨论福尔摩斯相关的情节与背景故事。等到了地方,陆心同学付了钱,最后从车中出来。

“就是那边,”陆心同学指着一个方向,“弯碕小区。”

我虽然没有住过,却也知道,那应该就是所谓的“高档小区”。面前一条宽阔的柏油路通向里面,两旁是茂密清新的绿植,而没有多少商铺。大概是这边离市中心也较远,没有许多来往的车辆,地势平坦,采光明亮。越过精装修的栅栏与墙壁,看到里面一栋栋不过六七层高的复式建筑。我猜还会有一片片整齐的草坪和花园,因为我看到冒出头的柳树梢了。

陆心同学这一会,已经从她的背包里掏出一顶大大的遮阳帽和两副墨镜,分别给我和她自己带上。吴蘅同学不用这些,大概是他平时的样子就足够‘伪装’了。她又展开一张大大的纸质地图,对我们说:“我们是从外地来这边旅游的,婷姐,你可以说方言,或者不说话。嗯,先去小区门口‘路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