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女儿国的三分钟调查(一)

  发布于 26 天前  26 次阅读


官网,就是官方网站。

“陆心同学?”

“嗯?婷姐知道怎么做网站吗?”

我只好老实的摇头,“不知道。”

“吴蘅?你会吗?”

按照经验,吴蘅同学大概会在三四秒之后给出回应。

“……我会一些后台的代码。页面的代码的话,我倒是有认识的人,会不会帮忙,那还不好说。另外太复杂的功能也不太行。”果然如此。

陆心同学从刚才开始就一刻不停的吧嗒吧嗒敲键盘,这个时候突然站起来。

我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就知道那是她找到了使用自己那几乎无穷无尽的精力的方向。

“那就做吧!没有任何不做的理由!”

陆心同学顺手拿起了手边的那个头花,像权杖般挥舞它。

如果是平时,她一定会在手中挥舞着她那个放大镜的。虽然陆心同学在活动的时候实际上几乎不会用到它,但那是她一种饶有风味的兴趣。只不过十一假的时候,她的那个放大镜摔碎了。陆心同学又不愿意买一个新的,坚持把找回来的碎片包装起来,邮回了老家,据她说,会让家里人找买这物件的老店,试试看能不能修复。

所以现在她手里不再是那个精装的放大镜,而是买贵的便宜头花。

陆心同学左右来回走了两遍,嘴里念着“需求、规模、草案,设计、时长、上线……”一堆我听不明白的词,突然又停住脚步,直看着吴蘅同学的脸,“你在嘲笑我?”

“我没这样说。”

“‘没这样说’,那就是这样想的了。我确实没做过网站,你有什么教我?”

“钱。”吴蘅同学直截了当地说,“你要做网站,至少需要一个服务器。你要用那个吗?”他轻轻转动眼球,示意着活动室内的电脑,机箱里的风扇发出不堪重负的呜咽声,“我知道,你不会愿意用那个。”

陆心同学点点头,又说:“如果真的没有别的办法,那也只能接受现实。不过自我会说这种话以来,还从没接受过现实呢!你是说要买新电脑?”

“也可以购买云服务。不过我觉得用一台电脑就够了。”

“你想要新电脑?”

“随你怎么想。”

我心中的对这还是有很多疑惑的,主要是没什么心理准备,陆心同学却在这个时候叫了我的名字。

“婷姐?”

“诶?”

“待会一起去学生会吧!”

“诶?”我脱口而出,“要去谋朝篡位吗?”

陆心同学停下脚,奇怪的看着我,“怎么这样想?我难道有这种表现?”

“不、那个……没事。”

不对!才不是没事!

“我?”我惊讶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还有我的事?”

“当然了,”陆心同学抱着胸,把那健康茁壮的两团挺起来,“你才是推理文学的社长,要和学生会交流,必须要婷姐出面呀。”

我马上就被说服了,尤其是看着吴蘅同学也没有任何异议……不对!

“要要要要要做什么?”紧张的牙齿都在打颤。

“去申请经费。”陆心同学理所应当的看着我。

我是真的以为要有什么惊天东西的大计划,这下是很有落差。但是,经费?什么经费?

“买电脑的经费。”陆心同学耐心的向我解释,“我们是社团,按照规定,应该可以向学生会申请活动经费。婷姐去年的时候,社团没有申请过经费吗?”

“我记不清了。”我老实回答,“去年的我只是社团里不起眼的新人,经费这么重要的事我没接触过。不过你这样说我好像有印象了,让我再回想一下。嗯,对了,是有这么一回事。我们去年有次举办了一个去外面的密室逃脱的活动的时候,我听到负责采购的学长,向另一个学姐埋怨说这学期的活动经费审批下来要比上一年慢了两个月,然后那个学姐回他说不是比往年要多嘛。大概就是这样。”

“嗯,挺好,给了我参考性。那么婷姐,你知道今年这边的经费问题吗?”

“额,不知道。”

“很好,那我们可以用这个理由去和学生会交涉了。那边是有专门的人负责?还是直接找会长?不,我决定了,直接找学生会长好了。吴蘅?你去吗?”

吴蘅同学显然还没决定下来,他没决定的时候,就会这样一直思索着、沉默着,像发呆一样不说话。

“那就一起跟来吧!”陆心同学替他决定好了。

于是我们三个一起向学生会所在的教室去。

学会会有着自己的办公区,我是去年入学的,但当时就听前辈们说过,学生会以前和我们这些普通社团一样,是在这边的旧教学楼里,有一个固定教室用作活动室(并不像我们这些社团似的需要提交申请)。不过是两年前(现在是三年前了),学校新建好了一栋办公楼叫嘉禾楼的,学生会的基地就整体搬过去,在二楼占了三个教室。好像是那栋楼的某个出资人的儿子当时在这里入学,马上就进入了学生会,还担任了财务的职位。那时候前辈们提起来的时候,都很羡慕的说学生会每次出去社活,他们的财务总能够个人出资,享受到更多东西呢。

“你们对学生会长有了解吗?”陆心同学问。

我只能摇头,吴蘅同学还是一如既往的,在稍微等了一会后,说:

“是去年的财务会计升上去的。”

“诶?那不就是!”

我赶紧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大家。

“原来如此,很好,很棒!婷姐!你提供了很有用的消息呢!”

说的我心中悄悄乐了起来。

陆心同学领着我们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到了嘉禾楼下。那是一个五层高的建筑,我也来这里上过课,听过讲座。穿过旋转的玻璃门,陆心同学应该也是来过的,径直走上楼梯,转过一个弯,就能看到学生会的门牌。

陆心同学一马当先的敲门进去,我也跟上,虽然我心中的一开始抱有对学生会的好奇,但实际看一下,却又觉得确实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大教室的罢了。里面的人不多,里面的一个男生站起来,说:“你好,有什么事吗?”

陆心同学便拉着我上前,“你好,我们是社团,来申请经费了!”

那男生迎过来,头发似乎打过发胶,梳的一丝不苟,在面前一站,红光满面。

“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晚?群里发的消息没看到吗?已经结束了!这学期社团经费的申请日期早就过了!你们谁是社长?”

陆心同学便指着我。

诶?我?

我回头去看吴蘅同学的反应,却发现他的身影就站在门外。原来他根本没进来!我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姣好的身影随着门的合上而消失。

诶?他不进来吗!

那男生就站在我面前,“那你没收到消息吗?”

“我,那个,没加入什么群……”我结结巴巴的回答。

“不加群?”那男生显得极为惊讶,“现代社会,不加聊天群能行吗?把你的账号给我,我是群主,把你拉进去。”他说着话,掏出自己的手机,解锁之后点开软件,快速的滑动两下,“快点。”

我颤颤巍巍的想要找手机,陆心同学横走一步,把我挡住,“等下,那个什么时候加都行。既然我们已经来了,就当面谈一谈。”

哇!感谢你!陆心同学!我可应付不来!

那男生一下子挑起眉毛,“谈什么?我不是说了,已经过期了,你们自己注意着下次发消息的时候吧。那个,你!把手机给我呀!”

“等等。”陆心同学又拦住了他的手。

那男生的眉毛一下子挑的更夸张了,“你是谁?你是社长吗?”

“那你是学生会长吗?”

那男生的脸变得更红了,“会长哪有那么闲?这位同学,谁的时间也不是那么闲着的。你要是不服从我们的安排,也不要无理取闹!”

“这位同学,还不到生气的时候。”

“我是学生会副会计!”

陆心同学很显然的停顿了一下,“原来如此,怪不得能交两三个。婷姐,我们走吧,怪不得吴蘅都不愿意进来,他肯定早就知道学生会的情况了,回去,我要和他算账!”

什么?我心里的疑惑,真是希望大家能理解呢!而且,那男生的表情更像是受到了惊吓,

“你说什么!什么两个?!”

他高声说,陆心同学根本没理他,而是对我说“先去化学院,那边的女生更好找到。”

“你等等!我让你走了吗!”那男生的声音这下带着点慌张了,居然伸手来拉陆心同学。我看到陆心同学的眉毛一下子就竖起来了,这是她要发脾气的前兆。

这、这怎么办?我要拦着她吗?该怎么做?我几乎想要把身体挡在这两个人中间,但到底是没那个胆量。眼睁睁看着陆心同学一下把那男生的手打开,“你干什么!”

这下就连教室内其他两三个看戏的人都坐不住了,纷纷站起来。

陆心同学那兴致勃勃的表情一看就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搞不好她的目标马上就要从“申请经费”变成“搞倒学生会”了。我着急的来回张望,刚好进来的门这个时候从外面被打开,我还以为是吴蘅同学听到动静要进来了,刚觉得松一口气,却看到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走进来。

那是个带着细框眼镜的男学生,斜状的衣领打的很整齐,看着有超过年龄的沉稳,他一进来,好像稍微愣了下,然后左右看看,“怎么了?”

“会长!”有个离得近的女生赶紧走过去,指着我们,“他们要来申请社团经费。”

原来他就是那个很有钱的学生会长。

“这样啊,”学生会长走过来,“你们坐下吧。小李?”他和我们面前的涨红脸的男生说,“刚好,杜主任问我下个月的文艺演出的准备工作,说是有新需求,你去帮我和他说一说吧,新的要求也在心里估计一下,能满足的就答应下来,满足不了的就说要和其他老师商量商量。”

那男生(小李)便点点头,匆忙忙离开。

学生会长这时候走到我们身边,示意着两张空椅子让我们坐,

“请坐吧,要喝水吗?”

“那麻烦了!”陆心同学说。

我心中的真是紧张,虽然事后回想还是有点莫名其妙的。但听着那人说:“我是学生会长。不过没课的时候才会过来——你说要申请经费?你们是哪个社团的?”

陆心同学自己大大方方的坐下,又拉着我坐在她旁边,“这是诸葛婷,是推理文学社的社长。你知道推理文学社的情况吗?”

“哦,我听说过,去年闹得还挺大的。那你呢?”

“我是陆心,是今年新的社员,当然,我们现在活动的时候使用的名头,是美少女侦探社,这个你知道吗?”

我感觉到自己又受到了许多的目光,但应该只是错觉,毕竟这里本来也没几个人。

为我们端水过来的女生听到陆心同学的话,惊叹起来,“啊!我知道!会长,你记得吗?我们之前聊过的,我们学校的那个侦探社团!”

“哦,我想起来了。”学生会长很帅气的微笑,“九月末的那个黄金劫案。当时报道的就是你们吗?毕竟你们都没有真人出镜,长什么样子我不清楚。”

“对!就是我们!”陆心同学得意的点头。

那女生把水杯放到我们手里,我低声的道谢。她看着陆心同学,稍微感叹着“美少女的社团呢……”然后又快速的看了我一下,转身走到一边。

是呀是呀,与陆心同学比起来,我就和“美少女”这个评价搭不上了是吧。我懂的,懂的。

学生会长耐心的听了陆心同学说了自己的请求,关于经费什么的,陆心同学在这里没有直接的说什么新电脑,而是换上了一副相当官方的口吻。而且用的还是推理文学社的名义,不但要求和以前一样的经费,还希望能够继续向上抬一抬。这时候就需要我来搭话了,不过来的路上陆心同学就和我说过,只要跟着陆心同学的说法,表示同意和点头就好了。

我还是觉得,这才是正常的嘛!像刚才那个李同学那样一下就拒人于千里之外,怎么能让人心服呢?

他们来回说了不少话,但我必须承认自己没能记住多少。大概我就是缺少这种能力啦。只是一开始还能兴致勃勃的听着,之后就只是麻木的应和着陆心同学的话而已。

他们聊了十多分钟,才好像有了点结果。

“无论你怎样说,这位同学,李同学之前说的是没错的,因为已经过了申请的时间,所以无论你怎么说,学生会这一学期的经费安排没法再变。因为我们这边也已经向学校那里提交了报告。”

陆心同学顿了顿,她那自信的笑容倒是完全没有动摇,“要我提供以前‘变化过’的例子?”

“不是,不是这个意思。”不愧是学会会长,没有被陆心同学压倒,“我是想说,不如这样。因为你们是侦探社团,我才这样想,不如这样吧,我私人赞助你们经费,可以吗?”

哇——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看到那位学生会长看着我温和的笑,我才觉得自己是不是给陆心同学拖后腿了。

“不过,是这样的,我也有我的要求。”

“要侦探?”

“没错。我从高中的时候,就有一个一直在心里弄不明白的谜题。如果你们能帮我解答的话,我就用我私人的钱包,支付你们社团的经费。或者叫委托费,你会更开心一点吗?”

他又补充说“我肯定付得起。”

不用回头看,我都能感觉到身后那边的女生们露出了星星眼。哎呀,这样想加入美少女侦探社以来,我的观察力也应该是提高了的吧!

“谜题?”陆心同学的语调发生了变形,“我要先听你说谜题。”

从那种彬彬有礼又充满力量的官方感觉,填充了好奇心,兴奋感,还有一种迫不及待的、狰狞的、向猎物伸出爪子的感觉。

我知道,如果是符合陆心同学心里的题目,即使一分钱也没有,一点回报也没有,她也一定会马上动身,向谜题冲过去的。

“倒不是很危险的事。”

“不如说危险的话更好!”

“这样吗?”学生会长笑起来,“不过没有,我没有那么危险的事能委托给别人。是这样的,我高中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女孩。”

“你不会一边把那个女孩设为屏保,一边在聊天里和另一个女孩打得火热吧?”

“哪有那种事?你说谁呢?”

“早就走了,请继续说吧。”

“我高中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女孩,不过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也不是我要说的重点。那时候,我很喜欢那个女生,只是真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又会有些害怕和她说明白。所以我和她之间的交集虽然关系挺好,但实质上有限。也就是,我并不清楚她在学校之外的什么情况。

所以有一天,刚好在放学的时候下了雨,她也没带伞。我便邀请她说,可以让我家的司机送她回家。”

陆心同学问:“你们的学校是哪里?”

学生会长便说了一个距本地不远的有名高校的名字。

陆心同学点点头,“你们是考进去的?还是特长生?”

“我们都是考进去的。我最后到这个大学,一方面是我的成绩只算中游,一方面是因为我爸。他是这里的投资人之一。而那女孩的成绩要好的多,考到外地更好的大学了。”

陆心同学点点头。

“那我继续说了。她接受了我的邀请,我就问了她住在哪个小区。然后和她一起上了车,我怕引起她的误会,所以自己坐在副驾驶,让她坐在后座,然后让司机先送她回家。

路上的时候,我觉得她好像很紧张,不过我觉得那也很正常。到了她居住的小区的时候,我又觉得在小区门口拉起车杆的那个女人,看我们的眼神很奇怪,但也只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不过,等到把她送到楼下,我越来越觉得有哪里不一般。可是那种奇怪的感觉究竟从何而来呢?我好一会都摸不着头脑。

一直到最后出去的时候,我的司机——那是我爸雇给我的,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才念叨了一句,‘真是个女儿国’。”

“哦?这样说,那个小区里面只有女性了?”

“对。后来又有两次,我自己也去看过。果然,那个小区里,进进出出,都只有女性。就算是我的那位女同学的家里,也只有她和她的妈妈,不过她家里具体的情况,她没有说过,我也没有特别去打听。”

我忍不住说:“只是巧合吧?”

学生会长冲我笑笑,“也说不定,就是普通的巧合。但‘巧合’也算是一种答案。这件事困扰了我许多年,你看,我今年已经是大学三年级了,和那位女同学也没有什么联系,所以我想,自己也可以抛下道德的包袱,请几位侦探,帮我解答疑惑。”

我是拿不定主意的,只是用求教的目光看着陆心同学。

我以为她会像那样,双眼闪闪发亮。但并没有。陆心同学看起来很冷静,要我来说,可以说是“兴趣索然”。

“嗯……”就在我以为她要拒绝的时候,陆心同学却点点头,“也可以。我们去调查,一周之内把结果给你,然后你给我们经费。虽然我觉得你这件事情里的疑点少得可怜,几乎是一目了然,不过既然是侦探,我就不对委托人多说什么了。”

“你这样说,让我觉得你胸有成竹。”

“那是对的。”

“那我就满怀期待的等着了。哦,要交换联系方式吧?是电话?还是软件账号?”

“打电话吧!”

他们交换了手机号,陆心同学就带着我离开学生会。

“好了,婷姐,虽然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很棒的案子,不过,也可以作为这无聊日子中的一点调剂。给它起个名字吧,婷姐,你不是文学系的吗?给这次的调查起个名字,让我稍微燃起一点斗志吧!”

她这样说,那我便想,

“女儿国的调查?”

“挺好,就这样!先去找吴蘅,然后看看郁喵有没有空!去做这个!女儿国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