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南国小镇的黄武大学

  发布于 26 天前  29 次阅读


在陆心同学的怒火下,吴蘅同学最终还是戴回了假发,又对着西北角的更衣镜整理了一番,最后从他自己的小包包里面熟练的拿出各种化妆品,给自己补妆。

虽然我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孩子,看到这种阵势也要觉得自己在女子力上输了一头。

诸位读者们看到这些描述,可能会感到许多一头雾水的地方,不过那要说起来就没完没了。毕竟从九月初陆心同学、吴蘅同学她们入学以来这一个半月,实在是发生了许多事情。如果各位真的会感兴趣,那就请等以后有机会了,我再向大家慢慢说明吧。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活在昨天的人失去过去,活在明天的人失去未来,活在今天的人拥有过去和未来”,所以重要的是现在,现在的这一分、这一秒。

那么不但上一分钟,现在这一分钟、和之后的每一分钟,我都是十分钦慕陆心同学的,趁着她也坐回到东边大书架旁的椅子上,我也稍微侧着身子和她说话,“陆心同学,你是认识那个助教吗?还是你也选了那个电影课?”

“我没选那门课,和我本专业的课程冲突了。不过助教,我是在开学前认识她的。我不是提前一周就来这边了吗?那时候在城里玩的时候,刚好帮她解决了一个小案件。婷姐昨天下午去图书馆了的话,说不定见到过她,一米六多一些的身高,比婷姐稍微矮一点点,穿着米色的上衣,带着红框的眼镜。”

我首先回忆了一下,“没有印象,因为我不像你们那样善于观察,所以也可能是遇到了但没记住。”然后再次心悦诚服,“陆心同学,你怎么知道我昨天下午去图书馆了呢?”

“如果要感到惊讶,婷姐,至少把你放在那边的《福尔摩斯探案集》书脊上的标签挡一下吧。郁喵根本不看侦探小说,吴蘅看书从来都是电子的,所以这本书一定是你带来的。至于我为什么知道你是下午去的,婷姐,我不但知道你昨天没有课,而且之前你向我推荐一家披萨店的外卖的时候,说了自己昨天吃的他家。你当然不会在晚饭吃那个高热量的食物,那么就是中午叫的外卖——婷姐,你昨天上午睡了懒觉,在寝室趴了一上午,中午叫了外卖,之后有没有午睡我不知道,但下午你一定出门了,因为那本书的夹页里露出头的书签,是昨天女舍楼附近发的广告传单。”

被说中了睡懒觉,我还是怪不好意思的,“陆心同学,真像福尔摩斯一样。”

“福尔摩斯已经过时了!”

又这样口出暴言了。不过这也是陆心同学有趣的地方。

“婷姐,我说这种话,并不只是因为我的狂妄自大(她还是有这种自觉的),而是因为时代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福尔摩斯通过观察和演绎法,能够在十九世纪的伦敦活跃,除了他本人的禀赋外,更重要的是他的学识与见识。想要通过细微的痕迹推断出种种情况,必然要对当时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有所了解,才能够找到合理的可能性。可是到了现代!嚯!太多了!信息太多了!可能性太多了!我如果不是这所大学的学生,又怎么会知道那本书上的标签代表着白虹广场西面那个图书馆的收藏,而不是别的什么旧书店的标记呢?闽粤的方言,我也学习了二十余种了,也不敢说自己遇到一个南方人,一定能说出他的家乡话呢!”

“话是这么说,不过福尔摩斯只是‘文学史上最著名的侦探’,从文学上来说……”

“文学!婷姐!你要这样说,就应该回到你那些宝贝的莎士比亚和歌德上面!”

“还有王尔德。”我赶紧补充。

“……还有王尔德!又何必放着这满书架的推理小说不顾,去别的图书馆借一本福尔摩斯的《血字研究》呢?”

颇为凌厉的说完这些话,陆心同学突然咂咂嘴,

“是呀,婷姐,你怎么突然想要看福尔摩斯了?而且不从这间教室里一大堆的侦探小说里找?反而要去图书馆借?”顿了顿,陆心同学才在我期待的目光中说“你是去借参考书的,在途中才突然决定要找一本侦探小说看。”

一直在另一头的圆桌那里坐着玩手机的吴蘅同学,这个时候才搭了一句话:“昨天,白虹广场有作家的签售会。”

“作家?谁呀?”

“明景虢。”

“谁呀?”

“言情的。”

“那算了。”陆心同学失去了兴趣。“婷姐,你看着也不像对那个言情的感兴趣的。所以只是看到作家签售,燃起了想要读书的心,又因为在美少女侦探社里面,所以想要看一些侦探推理小说喽?”

我还是想为自己辩解一番的,“其实我以前就在推理文学社……”

“哈!婷姐!你在推理文学什么的呆了一年,其实对推理小说根本没燃起兴趣嘛!不然又何至于一想到推理小说,就只有第一反应的福尔摩斯,还是第一个案子!”

我无话可说了。

毕竟陆心同学总是胜利的。她现在只是暂时没有事情去发散精力,才随时把和她对话的人视作敌人而已。我是面对陆心同学只能投降的,要和她作对的任务,还是交给吴蘅同学吧!

一旦这样去想,我就要忍住在椅子上摇着上半身宣扬胜利的欲望,一只手轻轻捋着头发,一边向吴蘅同学找话题。

“吴蘅同学关注着明景虢的消息吗?我是到了那边以后才知道这件事的。还是吴蘅同学昨天也过去了?”

他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又稍微转着脸,向同样看过去的陆心同学那边看了看。

然后又看回了我。

虽然他作为“吴蘅同学”的时候,一直是这种清凉的冷美人的感觉,说话的时候也总是这样或深思熟虑或稍在眉宇间显示让人怜爱的困惑,慢悠悠的再开口 ,但那一瞬间,我还是觉得,他马上就看穿了我的目的。

所以我才有点怕他。不仅仅是因为他是男扮女装。

“如果你们,”吴蘅同学慢悠悠的开口了,还是那种清凉的嗓音,似乎是为了更好的女装,而特意联系过的伪音,真是羡慕……我是说真是厉害,“稍微关注一些本地的论坛的话,就不至于这样消息闭塞。或者多看一些报纸,虽然现在各路报纸的重要性和销量都在衰退,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上面就不会再出现有价值的信息内容,更方便的是在许多电子刊物上依旧能浏览。大概这种官方纸媒的权威性还能够顺着惯性保持些年——反而相对来说,蜂拥兴起的自媒体不靠谱的就太多了,而且网络的即时性也降低了信息的可信度,毕竟都是些没调查过的东西,随便看看可以当做娱乐,当真了就会吃亏。”

陆心同学当即说:“短平快是市场化商业化的趋势——而且不要随随便便就长篇大论,我讨厌社会与哲学的理论。我不关心什么主义和舆论场,我只要案件。你不是每天都收集那些信息吗?最近没什么杀人放火的,可以让我们去凑热闹吗?”

“杀人放火肯定有的,只是我们待在东扬州府的这个乡下,没有什么热闹可以凑过去。”

额,吴蘅同学?我们这里可不是什么乡下哦,虽然不是一线,但三线的大城市还是算得上的哦!何况我们的这个黄武大学近些年来的上升势头很好的哦,要多看看这个官方发表的广告哦!不看广告,怎么富国强兵,不看广告,怎么重拾信心呢!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我有点怕他,才不敢说出来。

不过陆心同学没有在追究下去,而是站起来,拖着椅子到了角落的办公桌那边,坐在那台年纪不小的办公电脑前,开始吧嗒吧嗒的敲起了键盘。

看也知道,各位读者们,我们都是大学生。或者说哦,我们只是大学生而已。人生的阅历还很有限,如果发觉了我们的对话中有着什么奇怪的、偏颇的地方,那也请原谅我们吧!毕竟“人生不过是受苦难”,我们受到的苦难是苦难,你们看着我们,也是在受苦难呀!

那么,请容我在这一小段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时间里,向各位再次介绍这里。

这里是南国的小城,虽然吴蘅同学刚才说了东扬州府,但其实是它南部边缘的地区,向西与江州府相望。东南与西北都能远远看见茂林丛生的山脉,在两山之间的平坦地区,就是我们所处的这座小城。

而黄武大学,是本地颇有名声的学府。

倒不是因为它的历史悠久——虽说如果从还是明清时候的旧学院开始算的话,倒确实够悠久了。不过它现在会稍微出名,是因为这几年,黄武大学中出来了几位颇有影响力的人物。最出名的大概是那位吧,在东海的岛礁填土造岛营建新的特区城市的那位市长,就是从黄武大学的政法系毕业的。

陆心同学就是政法系,按照她的说法,是因为这里的政法系录取分数最高,所以她才选的那个。

我的话比不了啦,只是很普通的文学系,主要侧重西方文学。最喜欢的作家是莎士比亚、歌德和王尔德!什么?这是三个人,算不上“最”?请原谅我吧。而且听说过吗?“三位一体”!

咳咳,稍微兴奋了一点,大概是因为说到了自己的爱好。这是我不好的习惯,还希望大家现在原谅我,我会尽量在以后改正。

那么,吴蘅同学,我对他不很了解,现在也只知道他是历史系的。而且似乎高中的时候还不女装的,是从来到大学的新环境的时候 ,开始用新形象出道。虽然刚才陆心同学因为他在神圣的美少女侦探社里面换回了男人的形象而生气,但一开始坚持把他拉进来的,其实就是陆心同学啦。

我们还有两位成员,还请容我暂时先卖个关子,等到她们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时,再向各位读者们一一介绍。

——哦,她们可都是货真价实的“美少女”,不是吴蘅同学这样扮成“芙蕾雅”的“托尔”哦。

而美少女侦探社,是陆心同学创建的,或者说还没有创建起来。创办新社团的手续还是现在进行时,似乎是因为黄武大学中的社团已经太多了,申请的流程开始变得复杂起来。另外因为太多了难以管理,于是社团的管理权下放到学生会手里,是真的成为了学生会说的算的事情,反而让普通社团的申请流程变得更漫长了。

陆心同学当然是不愿意一直等到下半学期的,刚好我所在的推理文学社因为没有成员而濒临废除,于是她找上了我,带着大家加入了推理文学社——实质上呢,就像大家所见的那样,这间在过去四十年属于推理文学社的教室,现在已经姓“美少女”啦!

陆心同学为什么会对“美少女”这样坚持呢?我从来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问题则是:

难、难道在大家眼中,我也是美少女吗!

按照陆心同学宣称的“只有同时满足‘美少女’和‘侦探’,才能待在这里!”的美少女侦探社,我自觉既不是侦探,难道是因为“美少女”的元素,才格外开恩,给我在这里留下了一席之地吗?

一旦想到这一点,这一个月以来我就开始认真控制体重、健康饮食。

最近则在犹豫要不要也向吴蘅同学讨教化妆品的学问呢……

“决定了!”

陆心同学说,

“我们美少女侦探社,也要有自己的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