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陆心同学的美少女侦探社

  发布于 26 天前  22 次阅读


“我想要的,当然是胜利!”

陆心突然就这样说。

陆心同学是我平生所见的人物中,极为出挑的那一个阶层。如果要比喻的话,那就像是魏武帝曹操见到邹氏……不对,是见到赵子龙长坂坡七进七出那时候似的,定要投去羡艳不已的目光。这个例子大概没有那么好理解,但那即是我希望大家能稍微原谅我的地方了。

如何向各位介绍我认识的这个陆心同学呢?这无疑是对我一项艰巨的挑战。从外貌上来说,陆心同学秀丽端正,是这个黄武大学里数得上号的美人。虽然她自己这段日子开始苦恼于小肚子上增加的一点点赘肉,但以我和她一起去浴池的经历起誓,那只是她对于“美少女”这一词汇的执念在作祟而已。

她的身高适中,胸部挺拔,黑色的头发用一个心形的发卡向脑后盘成清爽的团子发型,在上午的阳光下显示出金色或棕色的剔透感来。除此之外,更为重要的是,陆心同学那举手投足间的风范,尤其是眉宇间总是充满着的自信的光芒,便使她时刻能够闪耀于人群之中。各位也应当能够理解吧,一个人从内而外散发的光彩,能够让本就是脱去毛料的明玉怎样吸引着旁人的眼神!

那便是能够率领着阿尔戈号众英雄的伊阿宋,或者带领着以色列人渡过红海的摩西。这样的陆心同学,除了她,还有谁有资格成为这间挂着“美少女侦探社”的教室之中的我们的领袖呢?完全没有!

“婷姐!别发呆!过来帮我按住他!”

这是在叫我了。

诸葛婷,就是我了。我的话,倒也不是谦虚,实在是确实没什么可说的。在这间十七八平米的教室中,我比其他人唯一的一点优势大概只有年龄。比大家大一个年级,虽然是学姐,却并没能建立起威仪。如果要把这“美少女侦探社”成立以来,诸位成员所奉出的贡献列成表格,那么我无疑是最渺小又不起眼的角落了。唯一能让我稍微安心继续呆在这里的是,到底这间教室还是由我提供的。

不要误会了各位读者们,并不是说这间教室是我的“所有物”,而是因为这间教室——这间在文件上隶属于“推理文学社”的教室,因为曾经的推理文学社的成员们的退出,在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情况下,才能够让给陆心同学做“美少女文学社”的小小基地。

顺便,从程序上来说,“美少女侦探社”作为一个大学社团还不存在——真是可惜——所以现在的大家都还是推理文学社的成员,而我也只好忝为推理文学社的社长,在理论上领导大家的活动——理论上而已,真是诚惶诚恐。

“所以婷姐!别发呆了!快来帮我按住他!”

“我很尊敬陆心同学啦,不过这就有点……”我为难的说。

而且,请原谅我啦,陆心同学,你叫我按住的,可是那个吴蘅同学!

这样看过去,在陆心同学对面,隔着一张大圆桌子闪躲着的吴蘅同学,就是这里的另一个成员了。那是一位看着令人怜爱的美人,整齐的黑发垂到肩胛的位置。还是一如既往的在头发的一侧戴着黑底银边的小小圆帽,随着他快步的动作一上一下,不由就要担心会不会什么时候就突然掉下来。窄头的黑色皮鞋在地砖上哒哒作响,白色长袜上方的黑色及膝裙和上身的浅色针织罩衫一同随着动作翻动着边,那便是少女活动的趣味。至于表情,虽然稍显冷淡,却也稍微带着一点微弱如月光的笑意——那是和对方熟悉之后,才能够察觉的笑意,昭示着其人的好心情。

我是有些怕他的。

“陆心同学,你是为什么一定要按住吴蘅同学呢?”

“看也知道吧?婷姐!”

这个时候两个人围着圆桌的“二人转”刚好又到了陆心同学背向我的时候,她便转过身来,冲我举着手里的东西,

“我要把这个!插到他头上!”

“这样一听就怪吓人的……”

不过陆心同学手里的,其实是一朵五颜六色的花。再仔细一看,应该是那种头饰,是叫插花?还是头花来着?

我倒是不用压抑自己的好奇心,这侦探社的成员们大都很愿意向别人解惑,“那又是为什么?一定要给吴衡同学插上吗?我看他好像很不愿意的……”

“我想要的!当然是胜利!”陆心同学又这样说了,

“那是什么意思?”

“我要打败他!这家伙最得意的地方是自己的审美,那我就要在审美上打败他!所以我要证明我挑选的装饰能让他更美丽!而他不愿意让我得手,我自然就要制服他!”

说着话的时候,两个人又像捉迷藏似的绕着圆桌转了两圈。

陆心同学开始稍微喘息了,“要不是步步还没出院,她一下子就能把你捉住!”

那确实,就连正在看戏的我也不禁要点头。

哦,陆心同学口中的“步步”,是和她同年级的朱步同学,这个月大概一整个月都要在精神病院疗养。

不过,要让陆心同学善罢甘休,那恐怕不比示巴女王的难题要更简单。我也只能在心里悄悄地双手合十,希望吴蘅同学自己想办法啦。

“不要……”

又绕了一圈之后,吴蘅同学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就好像只小心洒下了一点点白糖的冰沙,

“不要把自己在赤乌楼那里犯的错,在我这里撒气。”

陆心同学停住了脚步,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善罢甘休了,“吼,赤乌楼,你知道我是从那边买的了。”

“我之前就和大家说过,那边的商店里都是些次品货,在那个一楼的饰品店里卖的东西都是次等货卖高价,一定是托关系才开起来的。你还是去了。我还知道你去看了赤乌楼楼上新开的那家健身馆。”

陆心同学楞了一下,然后流露出懊恼的表情,“我用手机查消息的时候被你看到了?”

吴蘅同学轻轻摇头(他在摇头的时候也十分注意仪态的端丽),“是你在论坛上的搜索记录。而我会去看记录,是因为你今天来迟了。”

陆心同学一下子把目光转向了这间教室的另一端,那里与她身前的大圆桌对应的,是一个小一些的方形办公桌,上面摆放着一台办公电脑,是我们美少女侦探社珍贵的公共财产。

“你是去调查我的行踪的,”吴蘅同学还在冷静的说,“还是不相信我周末没参加你们的活动,是真的去健身房锻炼了吗?”

“我当然是有理由怀疑你这种说法。”

“那是你的事情。不过你没有进去看看吗?只和前台说话?”

“我还是进去看了的,只是到了要我先试一试器材的步骤就走了。”陆心同学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你的判断……一个是我回来的时间,我晚到了半个小时,不像是有时间试过健身了。还有什么?哦,我知道了,因为我这件很不适合运动的外衣,要是脱下堆到一边,这下摆的材料一定会留下褶皱,就不会是这样早上从衣柜里拿出来保持到现在的整洁了!是!我待了一会,马上就离开了!因为那里的人总是念叨着要我买会员,烦死了!”

“你是从出门左拐那边的电梯下楼的,这样到一楼,刚好能看到那个讨厌的饰品店。不过你这种人,怎么会这么轻率的买东西?你是和某个朋友一起去的?不对,没有同年龄段的女孩子会陪着你去健身房逛街,你是在出来的时候遇见朋友的?她是从同一层的电影院里出来的,没有男性,那就是某个寝室里的朋友一起去的吗?”

我还没能理解完吴蘅同学这一堆话呢,陆心同学突然笑了起来,“行啊,你要是能猜到她们是哪个班的,我就不再要把这朵花插在你头上。”

吴蘅同学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拿出来手机,翻了一分钟左右,“传媒的……四班或六班?”

陆心同学似乎并不惊讶,“你查了课程表。”

我只好弱弱的举起了手,把两个人的目光吸引过来,“那个,稍微照顾一下我?”

陆心同学看着吴蘅同学,那意思就是让他解释。吴蘅同学要在一阵短暂而让我尴尬的想要把脑袋埋在胸里的沉默后,才用那清凉的嗓音说:

“陆心去赤乌楼的时间很早,那里的电影院排班的电影也不多,考虑到电影的开场要更早,那时候就只有一部儿童片、和一部小众的外国电影。同寝室的女生结伴看电影的话,不太可能一早上直接就去看,而更可能先逛街才对。所以我想,那更有可能是某个课程上的任务。查一下开学一个半月以来与电影有关的课,确实有一门“电影结构的艺术表现”,再看看这门课有哪些专业、班级要选,最后再看今天上午没有课程的空闲班级,就可以筛选出一个小得多的范围。”

吴蘅同学口齿很清晰,说的也很快,说实在的我还是没有完全理解呢,不过不妨碍我作为普通人先发出感叹:“真厉害,简直就是福尔摩斯!”

听到这话,陆心同学一下发出一声笑,“哈!婷姐!福尔摩斯已经落伍了!”

这才叫口吐暴言呢。

而陆心同学紧接着,就一步向吴蘅同学接近(她原来趁着吴蘅同学向我解释的时候又悄悄向他靠近了些),同时高声说道:“答案错误!正确答案是教那门课的老师的年轻女研究生助教!和她的同学一起去补充电影储备了!快来带上这个吧!”

对我来说,陆心同学这一下可真是出其不意。但对于吴蘅同学来说,则似乎也是不出所料。在陆心同学刚扑过去的时候,他就已经借着圆桌的阻挡闪到一边,在陆心同学接着说出后面那一段话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又回到了那种老鹰捉小鸡的形势。

终于,似乎是察觉到陆心同学决不放弃的决心,吴蘅同学才认输般说“好吧”,而停下躲闪的脚步。

这让陆心同学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

于是吴蘅同学伸手,要先把自己头上的小圆帽摘掉——

同时一下子把头发连着头皮都拽了下来!

不对!

我是真的吓了一跳,然后才反应过来,那只是他连着摘下了自己的假发。

因为说了一会话,他的各种举止又是那样的惟妙惟肖,我又差一点忘了,

“吴蘅同学”可是个男人!是作为女装系侦探待在这个美少女侦探社的!

陆心同学发出了高昂的惨叫,“啊!你不能!不能这样!穿着这套衣服就不要卸下妆!你不能!不能用男人的形象!出现在这里!待在我的——”

她一下把双手拍在面前的圆桌上,“啪”的一大声,吓得我几乎在椅子上坐不住,

“待在我的——‘美少女侦探社’!”